<
桐树小说网 > > 无限进化之吞噬巨兽 > 第十九章 渡河……与分别!
    雨林黄昏。

    临河红帆树的叶隙间,太阳渐渐收了它通黄的光线,被炙烤了一整天的红帆叶干巴巴的才喘过来气,几个滋生在河水中,体型硕大的雨林花蚊便落在上面,哼着飞舞,正想将针管插进去吸取养分的时候……

    哗哗哗!

    下方的河流被幼豹踩踏出一阵响动,水花竟然溅起了半丈多高,将那些花蚊子和在树中间布网的各色蜘蛛浇落的缩成毛茸茸的一团。

    嘶嘶!

    唐骁也紧随其后,落入河中。

    保持着呼吸的频率和心跳,在长途奔袭中,无论是人类还是其余任何碳基动物,最重要的就是保持体内能量的消耗速率和节奏。

    已经连续奔跑了半个多小时,即便是幼豹也无法再保持最初的那种速度,唐骁甚至已经与其齐头并进,隐隐的还有反超的趋势。

    而那些鬣狗虽然没有如唐骁一般经过专业的训练,但是大自然就是最好的老师,在经过亿万年的进化中,他们在长途奔袭上的能力并不比唐骁弱许多。

    吊在后面的不远处,此起彼伏的怪叫着。

    相比之下,反倒是幼豹最为不堪,这就是它最初胡乱消耗体力所产生的恶果。

    唐骁心中十分惋惜,如果他们可以交流的话,有他的指导,或许早就甩开了这些鬣狗,也不用逃跑的如此辛苦。

    第一次,用蛇身渡河。

    没有预想中的困难,只需要顺着河流的流动的力量,保持着身体的平衡,同时蛇头摆动,控制方向即可。

    呼哧——呼哧——

    才上了岸没几步,幼豹就停了下来,大声的喘着粗气。

    它浑身的毛皮沾了水,更是加重了它的负荷。

    “我跑不动了。”幼豹用爪子在地面上快速的扣出这几个汉字。

    唐骁凑过头看去,心中不禁有些可气又好笑。

    准确的说,现在真正陷入危机之中的是这只幼豹,自己这幅身躯,随时可以钻进一处树洞躲避,没想到皇帝不急太监急,它自己竟然还如此的没有意志。

    查看了一眼地图,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已经渡过了环形河,进入了那一片被孤立如岛的地区,离最初引导者给他们发送集合信号的地方已经不远了。

    赶过去向他们求助?

    土狼群可不是开玩笑的,姑且不说即便是引导者,能否战胜,可是从一开始他们那种冰冷的语调来判断,对他们没有利益的事情,他们是绝对不会出手相助。

    而且幼豹所说的宝物,也很有可能落入他们的怀中。

    贪婪之心,人皆有之。

    “嘶嘶嘶!”

    唐骁快速的吐着信子,然后从地面上扭动着身躯,形成了一个宝箱的形状。

    幼豹在这方面倒是十分聪慧,很快便理解了唐骁的意思——

    “宝物,不远,小型瀑布,跳下去便是。”

    幼豹在地面上写道。

    唐骁心中快速思考,权衡利弊。

    “呜……!汪汪!!”

    后方鬣狗追击的越来越近,隐隐的已经有破开水面的声音传来,这说明它们的先头部队也已经开始了渡河!

    这声音让幼豹又是一颤,她有些焦急的看向唐骁,在地面上写到:

    “我把宝物的具体地址告诉你,我去集合地点,引导者一定有办法保护我,否则宝物的位置太远,我坚持不到的。”

    事到如今,她的心中还是对引导者抱有极大的幻想。

    唐骁心中冷笑。

    不过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那个宝物一定有什么野兽守护,她的目标太大,再带着她也是个累赘。

    当然,这一切要建立在她所说的不是谎话。

    只不过,现在带着她一起行动,说不定连鬣狗这关都过不了,就更别提什么宝物了。

    唐骁吐着信子,快速的点点头。

    幼豹心中一喜,她也知道时间紧迫,快速的从地面上刻写道:

    “东南,10里。”

    然后又画了一个瀑布的图样和一个向下的箭头,以及一个洞穴。

    说起来楚倩的运气也真是不错,不仅先天随机到的血统优良,在一转生的位置还见到这么一个藏匿宝物的洞穴,在系统的提示下,她探着头进去看了一眼……

    结过,就被不明生物如同鹅卵石大小的眼睛,和巨大的吼声给吓了出来,然后越跑越远,直至引导者出现,将坐标发了出来,才追悔莫及。

    唐骁蛇头一点,表示收到。

    幼豹松了一口气,清澈的眼神中充满了感激,对唐骁低吼一声后,便又重新恢复活力般,快速的向集合地点奔去……

    唐骁则快速的往旁边一个废弃的破树洞一躲,看着呼哧带喘,吐着长长的舌头露出獠牙的一只只鬣犬,不断的从自己身前窜过……

    他心中不禁有些异样。

    那只幼豹单纯的个性,很有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的花季少女,在地球上或许很讨人喜欢,可是在这种充满残酷丛林法则的世界中,有很高的几率只能以悲剧来收场。

    这些鬣狗或许会在她赶到集合地点前拦截住她,或许集合地点压根就不存在,或许那指引者是比鬣狗更为危险的存在……

    “我在乱想些什么呢,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还管其他人的死活?

    挲挲挲——

    鬣狗奔跑时,摩擦地面和低矮植物的声音渐渐的远去,直至消失不见,唐骁才算是确认了安全。

    从树洞中钻了出来,按照幼豹指引的方向,保持着匀速前进。

    在路上还会时不时的捕猎一些昆虫,一方面是为了补充体内能量的消耗,另外一方面,也是想尽快的将昆虫系基因达到20%,讲昆虫系和猛兽系结合起来——

    有着昆虫的坚硬甲胄,和猛兽系的迅猛进攻手段,光是想一想,就感觉到实力会不只提升一个档次!

    10里的距离,对于现在的唐骁而言,不算远。

    在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山,黑色的帷幕升起在雨林的天际时,

    哗啦……

    哗啦……

    瀑布飞流直下,击打在鹅卵石面的响动声,就已经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