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当令狐冲遇上风清扬?
    “咦?好像有人在叫我!”

    苏景此时,正沉浸在吸星大法的快感之中……

    将吸星大法融入了明玉功中,是一步险棋,纵然有着主神的依仗,也委实冒着不小的风险……当然,有风险自然就会有回报,其收获却也相当惊人!

    现在的话,苏景赤手空拳与周遭的敌人交手,已经可以敏锐的察觉到,这些五岳弟子们出手之间,一招一式皆带有真气流转,而其内力散溢在外……

    显然,这是真气不够凝实,所以浪费了部分所致!

    但随着苏景出手,明玉真气极度内敛,一拳一脚,将自身真气带出,那汹涌的真气漩涡,竟然将那些散溢的真气给生生吸回了体内!

    从冲进来到现在,也已经打了数柱香的时间,但苏景的真气不仅未有丝毫减弱,反而更强了三成左右!

    虽然因为明玉功的融合速度赶不上,无法将这些真气给彻底吸收,但吸进体内再行吐出,对敌之时,招式的威力竟然也是越来越强!

    他心头快意的几乎要哈哈大笑……如果说之前明玉功可以让他有着持~久战的资本,体内真气永不减弱,只要自己精力不耗尽,那么就永远在巅~峰状态的话,那么现在,自己却更进一步了!

    自己将会越战越强!

    而且虽然这些真气大部分都用来消耗在与敌人的交手中,但可以预见,等到此次大战结束,自己体内多少会留下些功力,到时候,明玉功定然也会更再上一层楼!

    自己已经得到了传说中类似于赛亚人的体质了!

    “哈哈哈哈……来吧来吧!”

    苏景甚至于连真武剑都不用,只是以拳脚,以七伤拳将身周的敌人尽数轰开……而收招之际,更将他们散溢体外的真气给强行吸了回来!

    “令狐冲!!!”

    突然,一声爆喝!

    一道潇洒俊逸的身影已经直接越过了那些低级弟子,冲入了包围圈中,一剑正刺苏景……大喝道:“你竟然是魔教的奸细,我信错了你!”

    出招长剑轻吟,嗡嗡之声不绝于耳,显然此人功力不凡,剑法更是相当不凡!

    此人剑眉星目,可不就是风清扬么!

    苏景哈哈笑道:“都说了,日后你我切磋较量的机会多的是,如今,可不是有机会了吗?”

    刚刚修炼得吸星大法,体内功力又暂时进益了三成有余,苏景此时正自战意兴隆,眼见强敌既至,他大笑道:“来的好,看我破你独孤九剑!”

    风清扬瞳孔一缩,心道他怎的知道我新得的这部绝世剑经的名字?!我明明从未曾告诉过他……

    “来吧,让你品鉴一下我墨家剑法的厉害!”

    面对风清扬,苏景自然不会如面对那些低级弟子们那般托大,而是大喝一声,掌中直接青光凛冽,真武剑出鞘,瞬间无尽墨色蔓延,向着风清扬淹没而去!

    而一点青光,更是在无尽墨色之中,宛若青蛟奔腾,更是让风清扬面色剧变!

    他得到的那部绝世剑经有提及,只要有招就一定有破招,可这令狐冲所施展的剑术,却神奇无比,竟然可令天地失色,尽成黑白之势……而他出剑,便是笔墨翻腾,无尽墨意几乎要将自己淹没,纵然有破绽,也都被隐藏在了墨色之中!

    一时间,纵然是独孤九剑也无招可破,只得纵身躲避!

    心头不自觉暗恼,可恨……这一招看似剑法,实则以内功逼敌,自己若内功高深些,以破气式,当可应对此招!

    但现在……敌人的真气,却明显比自己更为深厚!

    “哈哈哈哈……独孤九剑可破尽天下剑招,怎么不来破我的剑?”

    苏景真武剑护住自身,陡然间,墨色剑气旋转起来,整个人宛若陀螺向外冲去……这一招却是墨家剑法的最初起手式,名唤墨守成规,以转为主,但倘若敌人侵入,却立时便能反客为主,卸去敌人势头的同时,将敌人重伤!

    而此时,真气足够,苏景才终于领悟到墨家剑法的高超之处!

    倘若是实力达到先天境界的高人施展此剑术,怕是天地之间尽是黑白之势,到那时,敌人恐怕躲都无法躲避……

    纵然自己功力远远不到此等境界,却也相当不俗!

    风清扬何时见过这等古怪的剑术,当下只得一退再退!

    不时遇到疾射而来的剑气,他便以独孤九剑将剑气破去……

    但面对苏景本体,却毫无把握!

    而更可怕的是……

    两人不过交手几招间,这个令狐冲的真气,竟然比之前隐隐然强了些许的样子!

    天地之间,墨色更重!

    难道他竟然越战越强?

    风清扬哪里想象的到,世上竟然会可于战斗中吸纳敌人功力的神功?

    廖廖数招间,苏景已经大占上风……

    而此时,远处……

    躲在暗处的四人,“那个轮回者要死了。”

    卫恭脸上露出了惋惜的神色,道:“四个人,被我们杀死一人便可获得五百点气运值……君兄,你真的不准备上前抢杀了那个家伙?我们已经损失了一千点气运值了,如果不想办法挽回损失的话……”

    “怎么杀?”

    君莫言叹道:“如今四岳剑派的掌门都要取他性命,我们能怎么样?贸然出去抢杀他的性命,只是无端得罪了这四个人,而且据我估计,应该是只要对方轮回者死亡,我们就有奖励!罢了,就算不是如此,我们也不值得为了区区五百点气运值犯险,主线才是最重要的,我们还要借助这四人的实力来消耗敌人的实力呢……对了卫兄,你现在可能确定到底谁是土著?谁是轮回者?”

    “当然能确定了!”

    卫恭正色道:“基本上我们的判断都没错,只在那鬼修身上犯了错误,看来,他们也知道我们有儒修,所以隐藏了那个鬼修的身份,至于其他的……那个使斧头的莽汉,那两个使熟铜棍的定然也是土著,还有那个使剑的,他会七伤拳,定然是土著无疑了!至于正在被四岳掌门围攻的那人,还有那两个女子,以及那名鬼修……则是轮回者!”

    “好!”

    君莫言道:“现在的话,那个轮回者已经必死无疑了!我们大可以将目标放在那鬼修身上……”

    “可那鬼修不离那名小女孩身侧,显然是害怕我们出手攻击他。”

    “无妨,早晚有机会!别忘了,华山派的两位掌门还没出手呢!他们想抢葵花宝典,非得先过他们这关不可!”

    君莫言冷冷道:“自古邪不胜正,我就不信那个什么日月神教的区区八位长老,难道还能跟五岳剑派的掌门匹敌不成!”

    他仅剩的一只手猛然紧紧攥住,死死的盯着曲无忆!

    纵然在众五岳弟子的包围中仍然闲庭胜步……

    只有她最轻松!

    他想上前……

    但想起那如鬼如魅的双环,君莫言喃喃道:“还是先放过她吧,正面对敌,可不是什么聪明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