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白胡子老爷爷还没长成呢
    一轻功最高的赵鹤,竟然反而是最后一个跳上平台的人,甚至于……当他跳上来的时候,脸上的气色,连张乘云都给吓了一跳,震惊道:“赵……赵兄弟,你这是怎么了?”

    “没……没什么……”

    赵鹤此时的神色当真是不太对劲,气若游丝,面色惨白,宛若随时都要咽气的将死之人似的,再加上他之前被君莫言以飞剑在身上切割出了无数道密密麻麻的伤痕,此时包扎后,身上到处都是白色的绷带……

    俨然行将就木了!

    他恶狠狠的直接把背上的范松给甩了下来,上气不接下气的接连喘了几口粗气,才明显中气不足的怒骂道:“范松,你这混蛋,我虽然号称飞天魔神,却没有真的长着翅膀,你竟然跟我玩什么斧在人在,斧亡人亡的把戏,这么有种,刚刚怎么不抱着你的斧头一起跳下去?一百多斤重的兵器,非让我带上来,你特么不知道老子是伤号吗?”

    “可你不是上来了吗?”

    范松满脸无辜道:“事实上,赵兄弟你比我想象中的更有本事,我这二百来斤再加上斧头,怎么也有三百斤朝上,你竟然都能把我们给背上来,果然厉害,我范松这回是真的服了,日后日月神教之中谁敢说你赵鹤没本事,我定然大大的打他一个大耳剐子,然后告诉他今天发生的事情,让那些有眼无珠的家伙们知道,赵鹤,可是有着真本事的,不是谁都能背着一百多斤重的大斧子飞上山顶的!”

    “你……你这莽货,哪个要你的赞誉?”

    赵鹤几乎气到吐血,他仿佛哮喘一般,剧烈的喘息了几声,连吵架的力气都没了,颤巍巍的扶着巨石坐下,虚弱道:“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感觉从离开日月神教开始,我就诸事不顺,各种倒霉的事情都找到我的头上……我得休息一阵,真的得休息一阵了……”

    说着,他慢慢的靠在巨石上,声音渐渐的低了下来,而后是沉沉的鼾声响了起来,看起来,他真的是累坏了。

    范松无辜的摊了摊手,道:“怪我喽?我的一身功夫全在斧头上,如果没有斧头,我上来跟不上来有什么区别?只是帮你们呐喊助威的话,你们也不会乐意的吧?”

    曲无忆等人顿时皆是忍俊不禁,显然,刚刚发生的事情一目了然,范松轻功不行,便由轻功最好的赵鹤负他上来,可范松可不似慕容若这么好伺候,他的武器可是开山神斧,武林中神兵利器倘若排个名次,恐怕是谁也不服谁,都认为自家兵器乃是武林最强!但事实上……倘若按重量排个名次的话,那么很明显,开山神斧纵然不在第一,也绝对前三了。

    偏偏范松还死活不愿意放下兵器,他抓着赵鹤不松,赵鹤要么坠下去跟范松同归于尽,要么就拼尽全力上来,看来……

    “果然人的潜力是不逼不行的啊!”

    苏景看着沉睡中依然双脚微微颤抖的赵鹤,赞叹道:“经此一役,日后,赵大哥的轻功,定然会更上一层楼,甚至于说是天下无双也说不定!”

    说着,他嗯嗯的点头,心头却早已经连肚皮都要笑破了。

    “这么说来,我还没错喽?”

    范松顿时理直气壮起来。

    曲无忆淡然道:“我倒是觉得,为什么不找根足够长的绳子吊在斧头上,然后等你们都上来之后,再用绳子把斧子给拉上来呢?”

    范松顿时一拍脑门,惊叫道:“啊呀,我给忘记了!”

    张乘风看着已经昏沉睡去的赵鹤,叹道:“曲长老,这话的话,待会儿赵兄弟醒过来了,还是不要跟他说了,不然的话,恐怕他会受不了这个打击的。”

    曲无忆答道:“明白了!”

    她转头看向了众人站立的巨大平台,这平台从山体突出,而延伸而来的地方,却是一处辽阔的山洞,山洞幽幽,不知通向何方……而在山洞斜方,有一条羊肠小径蜿延而下,似乎是下山的方向!

    她点头道:“这里倒是不错,还有个山洞……只不过此处不似经常有人来往,却也有人居留的痕迹,更刻意开辟了一条小道,看来……”

    “估计是给犯了错的弟子们闭关思过的地方吧?”

    苏景心道这里可不就是传说中令狐冲开始屌丝逆袭的地方吗?

    就是在这个地方,令狐冲遇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位白发老爷爷,然后学得了绝世剑术独孤九剑,从此在剑术上再不曾遇到敌人……

    想不到如今,我竟然也有机会到这里来!

    可惜……

    早到了八十年。

    别说白胡子老爷爷了,估摸着如果真有风清扬这个人,年龄恐怕还没自己大呢!

    至于他到底是从何处学来的独孤九剑……很遗憾,如今正处在团战中,再加上还有奇遇任务……

    恐怕自己也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探查这一方面了。

    看来,只能与这套号称可破尽天下武学的剑法擦肩而过了。

    虽然心头略微有些遗憾,但事实上……苏景却没什么失落的心思,仅仅只是觉得可惜而已,毕竟现世可不是金庸位面,独孤九剑威力再强,顶天先天级别的武学,而哪个门派里面没有七八十来种先天级别的武学?

    在现世,先天武学很是稀罕,倘若放出去,甚至于可能会引发灾难也说不定,但在宗门之内,却也没那么稀罕,君不见慕容若就掌握着至少两门先天级别的武学么?或者说……更高?

    “苏兄,在想什么呢?”

    慕容若问道。

    “啊……没什么,只是在想,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吗?”

    苏景正色问道:“之前看你买那么多干粮的时候我就想问了,张长老你似乎早有预谋的样子?”

    “不错!”

    张乘风正色道:“教主已经在信中与我说了,他若攻山,会以三朵烟花为信号,到时候,才是我们出手的时候,教主从前面强攻,我们从后面杀出,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恐怕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们竟然会藏在这里!”

    “但我不觉得华山派如今知道了我们来袭,会束手待毙……他们肯定会做些什么的!”

    苏景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道:“不如这样吧,我倒是有个提议,不知张长老是否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