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柿子还是要挑软的捏
    吃过饭之后,众人没有多说些什么,而是直接睡了下去!

    阴九同样将背后那背着的方方正个的箱子给放下,倚在上面,闭着眼睛休息起来……

    “对了,阴兄弟,你背后这箱子,是什么物事?”

    范松大大咧咧的最没什么脑子,眼见阴九面色一直惨白,却仍然坚持背着一个颇沉的大箱子,早就好奇了,只是互相骑马彼此你超我越,不及问话而已,如今有了闲暇,自然张口问了。

    “这是……对付华山派的秘密武器,只是现在还不能打开给你们看而已!”

    阴九随口答了一句,闭上眼睛休息起来。

    范松不满的切了一声,“搞什么,神神秘秘的……有俺老范在,还需要什么秘密武器吗?真是没意思……”

    说着,开山神斧往地上一横,宛若一面门板,他就躺在上面睡了,不一会儿,粗重的呼噜声已经响了起来。

    其他几人,本来正自睡的香甜,听到那粗重的呼噜声,一个个不自觉的挪的远了些……把他一个人给孤立了起来,倘若这会儿有贼人潜入,怕是立时便能取了范松的项上人头!任谁也发现不了,没办法,都离他太远了。

    第二日一早。

    众人再度上马……

    继续疾驰!

    之前十匹骏马奔跑了一日,早已经筋疲力尽,哪是一~夜能修整过来的,好在剩下那十匹剩余的马匹,这时候又派上了用场,根据众人的计算,这样的跑法,至多三日便可到达华山脚下……倒是不必心疼马匹问题!

    而二十骑马,十个人,却轰轰隆隆的,颇有大军冲锋的势头。

    “这就是魔教十大魔神?!”

    远处山头之上,君莫言脸上露出了困惑神色,道:“那四个轮回者,应该便隐藏在这十人之中,只是……”

    他脸上露出了苦笑神色。

    在他旁边,屈安易也满是迷茫,“这个……我们只知道他们四人的实力,却好像都忘记询问荀磊,这四人的具体容貌了,现在的话,只知道有两名女子,而其为首者是一名小女孩儿,嗯……那其中确实有一名小女孩儿,咦?还是与一男子同骑?莫非这男子同样也是轮回者?”

    “我看倒不大像,是了……”

    在君莫言的身后,名为古月的轮回者突然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这小女孩儿是对方轮回者队伍中实力最强者,可其身形却实在太具有欺骗性,所以,她肯定是故意与人同骑,以此来隐藏自己的身份,倘若我等以为她是个软柿子,想要上去捏一把,恐怕反而要遭受极大损失了!”

    “而另外一人乃是一名面色惨白的鬼修……”

    屈安易道:“鬼修身上都带有鬼气……嗯,是那名背负长棍的男子,他身上阴气好重,只是看起来不像是鬼气,反倒像是被鬼气入侵,不对,定然是他刻意收敛,哼,可惜,他却哪里知晓,我们早已经对他的身份无比清楚,纵然他收敛,也是收敛不得的。”

    “还有那个中间的男人!”

    卫恭指着下方那一名男子道:“我眼睛很好,可以看到那男子似乎呼吸微微急~促,好像是有伤在身……莫非是被人袭击过?”

    众人中,实力最弱的赵流云道:“你是说……荀磊已经动手了?想杀掉那个轮回者,只是却失败了,只能打伤他,却没能取了他的性命!难怪我们没接到气运值奖励的通告!”

    “咦?”

    卫恭眼睛一亮,道:“我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腰上,好像有半截令牌……我看看……似乎是……上书天涯两字,下面那两个我却看不太清楚了?!”

    “天涯……天涯……”

    君莫言喃喃重复了几句,脸上立时露出了震惊神色,众人异口同声道:“天涯海阁?!!!”

    赵流云冷笑起来,道:“天涯海阁,好大的名头,可惜这里是轮回世界,他这么不小心露出了半截令牌来,看来是习惯了炫耀自己的身份,所以到了轮回位面里,也没想到隐藏……”

    “或者说,他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等他们。”

    君莫言自信道:“他们肯定还以为,我们会墨守成规的守在华山派,等他们攻过来,所以,现在对他们而言,还不到紧张的时候。”

    说着,众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是啊,他们恐怕还不知道,他们的底细早已经被自己等人尽数摸了个精光。

    君莫言等人自信于自己等人提前在日月神教之内布置了暗手,再加上两个神海境高人有一个被自己等人克制,无论是天时还是地利,都是自己占优,看着下方苏景等人的眼光,简直就好像是看着一群待宰的羔羊一般!

    “准备好,我们的机会只有一次!”

    君莫言眼见众人已经统一了意见,正色道:“好了,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么我们这便去吧,只是切记注意,不要去招惹那个小女孩儿,目标放在其他三名轮回者身上。”

    “也好!”

    “争取一击必杀!”

    “不错……”

    几人悄悄的隐没了踪迹。

    片刻之后……

    二十余骑骏马,正路过了刚刚几名轮回者站立的山壁下方。

    策马奔腾中,曲无忆突然一怔,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道:“我好像感觉到了不好的气息。”

    “什么不好的气息?曲长老,你的鼻子该不会是属狗的吧?俺老范怎么什么都没闻到?”

    范松哈哈大笑着嘲弄了起来,无关恶意,仅仅只是看着娇~小宛若小孩子般的曲无忆一脸凝重冷漠的小大人模样,他就忍不住想逗逗她,感觉就好像在逗小孩一样,只不过这个小孩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些!

    而范松的话音才刚刚落下。

    突然,一道精芒正顺着他的眼角,宛若流星迅捷,让他双眼猛然一阵泛花,眨眼间不见了踪迹。

    范松脸色瞬间大变,只觉得刚才这一剑倘若目标是他的话,恐怕只此一击,他就要性命不保了!

    他惊叫道:“这……这难道是可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的飞剑之术?赵兄弟小心……”

    话音落下,赵鹤瞳孔已经猛然放大,看着那飞剑距离他越来越近……显然,君莫言出手,第一目标……便是这位腰上别着天涯海阁令牌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