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你这个样子 是找不到他的
    那名为狂先生的家伙,似乎真的就只是来看看苏景而已!

    眼见苏景要离开,他也不出面阻止,反而主动递给了苏景一囊水……这举动,却反而让苏景心头一坠。

    他倒真希望这个家伙是来打自己主意的,这样的话,他的话能信几分就很值得商榷了,但他倘若真的只是来看看自己的话,那么他的话,便十有八~九了吧?

    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儿,已经遭受到了这般可怕的命运,如今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竟然却要……

    虽然理智告诉自己,她直接死了才是真正的解脱,但苏景心头,终究还是有些唏嘘感叹。

    至于狂先生的提议……

    他想了想,还是采纳了。

    当下掉转了方向,往大乾方向奔去!

    苏景的速度不慢,片刻间便已经在这荒原沙漠上不见了踪影!

    狂先生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喃喃道:“还真是古怪的小子,明明不过才炼气境开了二脉的程度而已,就算是真的跟那些大宗派内核心弟子一样的教育,这未免也太离谱了吧?他竟然抱着两个人长途奔波了半天,连汗都不淌一滴,他的真气就这么浑厚?还是说……消耗的真气,在运动中就能补足?永不枯竭吗?这可是只有到了先天境界从有的特质,他究竟是……嘿,再加上道武双修,有意思,太有意思了……以前怎么没想到,他竟然能让我这般震惊……”

    说着,脸上不自觉露出了怀念神色,喃喃道:“不过说起来,他可是更像她了。”

    正自低声沉吟着,背后,一道尖锐的轰鸣声响起。

    伴随着修诚愤怒的大喝,“你这狂徒,竟然敢戏耍你道爷?还不速速给道爷我束手就擒?”

    狂先生回头看去,看到那从天而降的道人,顿时哈哈笑了起来,看着修诚道:“修诚先生,我都已经败在你的手里了,哪里还敢戏耍于你,只是不敌所以逃跑了而已,不过我倒是很困惑,你是怎么知道我本名叫做狂徒的?”

    修诚喝道:“你这狂徒休想蒙混过关,我可是知道的,你根本也是冲着这个叫苏景的小子来的是不是?”

    “没错,我确实是冲着他来的,不过可惜,我没想到你这道家第二高手竟然这么厉害,我完全不是对手,没办法,有你在,我是没办法再打他的主意了。”

    狂先生嗯嗯的点着头,直白道:“所以我已经打算放弃了。”

    “你……”

    修诚顿时一滞,怒道:“你能不能有点武者的尊严?”

    狂先生挑眉道:“可你们道修不是素来都看不起我等武修,认为我们没脑子没尊严的吗?再说了,我都打不过你了,再强撑尊严,岂不是要没命了。”

    “这……”

    修诚顿时无话可说。

    “所以你去找那个苏景吧,我不知道你要找他干什么,我只是因为跟他颇有渊源,所以才会阻止你而已,但如今我已经尽力了,嗯,没错,我已经尽力了!”

    狂先生举起双手,表示自己已经不打算再坏修诚好事。

    修诚皱眉,道:“你当真不阻止我抓他了?”

    “当然!”

    “好!那道爷今日里就放你一马,倘若你敢言而无信,那么我定然要了你的小命!”

    “不敢不敢!”

    “那我这便去抓他!”

    修诚戒备的看着狂先生,后退了几步,然后直接御剑直接飞走,虽然感觉之前跟自己战斗的时候,这狂先生未必便尽了全力,很想跟他痛痛快快的较量一番,但如今这苏景最为重要,反正依着自己阴阳道宗的资源,想要找到一个人还不是轻而易举。

    到时候……

    定然要再找这家伙一较高低。

    想着,虽然仍然看不到苏景的身影,但依着之前自己从那飞信中得到的消息,这苏景似乎是打算往大唐去,那么自己便顺着这个方向便是了,在大唐边境堵他。

    当下……

    修诚的身影直接化作光影,消失不见了踪影!

    狂先生看着修诚远去的身影,小声感叹道:“哎呀……修诚道长,你走错路了啊,那小子可不是往大唐去了,他是先去的大乾边境,而从大乾边境再往大唐,可不是那条路了,你这样的话,是等不到人的。”

    细微的声音,修诚自然不可能听的到。

    而狂先生似乎也仅仅只是揶揄一声而已,当下看着再度空旷的沙漠,叹了口气,难得自己百忙之中抽出了空闲,还是去看看昔日故人吧!

    而且还要告诉小宛,苏景已经平安的逃脱了生天了。

    想着,他转身往流域方向奔去!

    而此时……

    苏景施展轻功奔跑了一阵,停了下来,小心的帮月儿喂了些水。

    “唔……嗯……”

    小姑娘眼睛虽然迷糊,但似乎仍然保有自己的意识,抬头看了苏景一眼,脏兮兮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苏景小心的收好水囊,继续往前奔跑,口中轻声道:“你一直醒着?”

    小姑娘点了点头。

    “那刚刚那个人的话,你也听到了?”

    小姑娘沉默了一阵,再次点头。

    苏景道:“你睡一会儿吧,待会儿就到了,到时候,我给你们找些吃的。”

    小姑娘倔强的摇了摇头,然后拉过了苏景的手,轻轻的在他的手心里划了起来,痒痒的感觉,似乎是在写字。

    速度很慢,但苏景如今感觉敏锐,却清楚的感觉到,她写的,似乎是……

    小姑娘在苏景的手里写了许久许久,良久之后,似乎是困倦了,才慢慢的放下了手,轻轻的喘息起来。

    苏景却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问道:“你是说,之前我的表姐楚人美为了要做一件事情,把她的女儿寄养在了你的家里,然后她却一去不回,后来你家也发生了盗灾,你的父母家人全都死了,只留下了你和我表姐的女儿相依为命,而后,机缘巧合之下,你们被卖到了流域之内?”

    小姑娘点了点头。

    确实……这样也就对的上了,苏景心道当初自己的表姐似乎也是说自己的女儿正寄养在别人家里,等着她去接她……

    小姑娘犹豫了一下,又拉过了苏景的手,慢慢的写了起来。

    苏景感觉了几个字,问道:“你说聆月吃了很多的苦,让我好好照顾她?”

    小姑娘点了点头,眼底闪过暗淡神色。

    “抱歉。”

    苏景似乎体会到了小姑娘的心思,她一定是为了照顾自己的小妹妹,才坚持着活了这么久,如今眼见她终于从那人间地狱里逃生,一直以来坚持的信念也崩塌了。

    以前能坚持的痛苦,突然都变作了催命的死神,再也无法抵挡。

    她遗憾的,恐怕是没办法再看着自己的妹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