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找个风水宝地吧
    小心的将名为月儿的小姑娘放下。

    苏景脸上带着凝重神色,从地上抓了把沙子,以明玉真气将之冷化,而后贴在了她的额头上。

    “怎么样了?”

    宫聆月满脸关切的看着自己怀中的女孩儿,对苏景问道:“舅舅,是不是用冷东西帮姐姐敷一下额头,她就会没事了?我记得上次我病了的时候,姐姐就是用冷水在我的额头上帮我降温,然后我也没吃药就没事了。”

    “这个……我这里有些药,倒是可以给她用一用,只是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

    苏景心道小发烧之类的,用冷水敷额头自然颇有效果,但问题是这小姑娘明显不是单纯的发烧,自己虽然不懂感冒,但也知道这肯定跟她身上的伤口有关。

    他伸手在袖口里摸索了一阵,而后从轮回表里摸出了一颗珍珠,苦笑道:“我不懂看病,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们也没地方可以去,只能说,吃下这药看看了。”

    九珠连环,药效极强,但这小姑娘身体残缺,谁知道有没有效?

    “那舅舅,姐姐她吃下就会没事的吧?她可是……”

    “呃……”

    月儿突然眼皮抖动了一下,挣开了她的眼睛,然后看着满脸关切护在她身边的苏景和聆月,微微笑了笑,正想用手势说些什么……

    旁边却突然响起了一道清越的声音,“小兄弟你既然不懂医术的话,最好还是不要让她胡乱吃药的好。”

    “谁?!”

    苏景豁然转身,脸上立时露出了戒备神色,然后发现莫名出现在自己背后的,竟然是一名白衣文士,脸上带着温文尔雅的笑容,注意到苏景的目光,他微笑道:“不才倒是对医术一道颇有研究,这小姑娘可已经不是耗就可以耗康复的程度了,如果不找人看看的话,贸然用药,恐怕……。”

    “那你快帮我姐姐看看呐。”

    宫聆月焦急的叫了起来。

    苏景戒备的握紧了手中的珍珠,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只是一个路人而已,刚刚跟人切磋,然后不幸战败,被风给刮到了这里来了,刚刚那轰鸣的雷声,你应该也听到了吧?”

    文士微笑道:“我姓狂,你可以叫我狂先生,旁的不说,如果你再不让我给这小姑娘看的话,她可能就真的只能这么死掉了。”

    苏景仔细盯着狂先生打量了片刻,狂先生却只是面带笑容,任由苏景打量。

    片刻后……

    苏景道:“请吧,先生!”

    “嗯,这才对嘛,我本身就是没有恶意的,只是机缘巧合路过而已。”

    狂先生慢慢的走了过来,目光在那小女孩身上扫了一眼,轻轻咦了一声,脸上已经不自觉露出了凝重神色,惊奇道:“这小姑娘的病情,倒是比我想象中来的更重啊!”

    宫聆月惊道:“月儿姐姐她怎么样了?”

    苏景也不自觉露出了关注的神色。

    “这个……需要仔细检查一下。”

    狂先生脸上神色越发的凝重,一边轻轻的捏起小姑娘的手臂把脉,一边道:“我本以为,这小姑娘的话,应该是长期处在精神压抑的状态,如今突然得脱牢笼,所以这病,完全是长期压抑后的产物而已,没想到竟然还不仅仅只是如此……古怪,古怪……”

    说着,他一手替月儿把着脉,另外一只手慢慢的捏在了自己的下巴上,看起来,倒好像是在捋着胡须一般。

    苏景问道:“哪里古怪?”

    狂先生看了眼站在苏景身边的宫聆月一眼,小姑娘一身破破烂烂的装束,再加上黑漆漆的小脸,整个人就好像是刚从煤窝里捡回来的煤球一样,他眼底浮现了然神色,喃喃道:“原来如此,竟然是执念作祟吗?可惜啊……”

    苏景皱眉道:“狂先生,你又是古怪又是可惜,到底什么意思?”

    狂先生唏嘘的感叹了一声,道:“古怪是因为这小姑娘早已经病入膏肓,内有疾病,外有重伤,加上伤口感染,内忧外激之下,她本该早就一命呜呼才是,可她竟然生生撑了这么久的时间不死,甚至于还能活着……这已经不是什么续命丹药能做到的了。”

    他看了一眼苏景手中的珍珠,挑眉道:“这东西似乎蕴含极强药性,然而虚不受补,更何况,这小姑娘体内五脏皆已衰竭,就算是药王再生,怕是也难救她的性命了,这小姑娘几乎已经算是死了……想要救她,这东西只一颗可不行,若以药效而言,你至少得有九颗才行。”

    苏景:“…………………………………………”

    他心头微惊,这家伙倒不是吃白饭的,他竟然能看出来,这东西药效能够叠加……而且九颗……正是九珠联环。

    宫聆月闻言,面色瞬间变的煞白,似是受不得这等打击,惊叫一声,眼睛一翻,直接倒了下去。

    苏景伸手扶住她,问道:“那你又可惜什么?”

    “我可惜这小姑娘早该死去,只因为心有牵挂而活到如今,能凭借意志做到这般地步,这小姑娘倘若有机会成为道修,日后成就之高,恐怕还要更胜当今道家第一高手道无涯!”

    狂先生叹道:“可惜……她遇到你太晚了,不然,若由你来传授他道修之术,定然能让她脱胎换骨,日后,有所成就。”

    苏景冷冷道:“你果然不是路过……看到我施展道家飞剑了?”

    “哈哈哈哈……不错,只是为了看看这个小姑娘的病才信口撒谎而已,当然,我确实没有恶意,而且说的都是实话!”

    狂先生哈哈笑道:“我只是来看看你这个让我吓到几乎连剑都拿不稳的神奇人物而已!”

    “哦?我哪里吓到你了?”

    狂先生正色道:“道修堪称异修之最,只因为门槛最高,入门最难,所以才只能沦为异修,而武修最为广泛,门槛最低,入门最简单,因此道修武修,可谓是由来争锋已久,而你,大概可算是自古以来,唯一一个能同时成为武修和道修的人了,我自然要好好见识一下。”

    “很难吗?”

    苏景慢慢的把昏迷的宫聆月背到背后,而后抱起睁着一只眼睛,却眼睛无神呆滞的月儿。

    他看了那狂先生一眼。

    “自然极难,成为武修需要炼体,而炼体需要汲取身体内所有的能量,包括那一点先天灵识,而先天灵识,正是成为道修的关键!而成为道修需要以精神关注天地,同样需要牺牲身体的素质,总之,这是完全背道而驰的两种修炼法门!所以,我才佩服你啊……额,你这是在做什么?”

    苏景把两个孩子都给背好抱好,道:“抱歉,我真想听你好好的跟我说一说这些秘闻,但我现在必须用最快的速度走出这沙漠才行,可能没空跟你在这里悠闲的聊天!”

    “也是呢,缺水的话,毫无疑问会让这小姑娘死的更快!”

    狂先生笑了笑,直接丢过去一个水囊,笑道:“拿着吧,我已经见到了传说中的道武之体,为表感谢,这一袋水你就收下吧,你可以不喝,但两个孩子还是需要的……”

    苏景眯了眯眼睛,问道:“你……就只是为了来跟我聊聊天的?”

    “不然呢?”

    狂先生哈哈笑道:“不过我若是你,现在可不会直接往大唐去,你要去那里,最起码也要大半日的功夫,而在这里往南五十里,正是乾国边界,那里山清水秀,环境甚好,你不如先到那里休整,顺带的……”

    他看了那名为月儿的小姑娘一眼。

    顿了顿,继续道:“顺便给她找一处好风水吧!”

    苏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