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一百七十章 我没办法跟你好好说话了
    面对气度猛然一变的董小宛,苏景心头反而放下心来,只觉得这样的董小宛才是真正的红楼之主,能在这么个混乱的地方开起最大的妓院,这女人怎么可能是个傻白甜大姐?

    苏景道:“愿闻其详!”

    “你其实装的很完美哦……”

    董小宛仿佛变脸似的,瞬间又恢复了之前的温婉,轻笑道:“你知道六个相貌皆是无比出众的六个人,一旦进入流域,无论如何躲避都会被人起贪婪之心,就算我不找你们麻烦,也有别的人垂涎你们的美色!”

    苏景敲了敲桌子,道:“是她们的美色。”

    “好吧……她们的美色。”

    董小宛似乎看到了苏景的无奈,忍不住低低的笑了笑,道:“所以你想到直接大张旗鼓的进来,这虚张声势的办法,还真有几分兵法中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精髓所在,其实一开始我们还擦肩而过了你记得吗?在进入流域大门的时候?当然,你在车里没看到我,我也没注意到你们,只是觉得能用这般美貌的女子来赶车,车里定然是相当了不起的人。”

    “那破绽在哪里?”

    “破绽的话,在那个女子的自作聪明。”

    董小宛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道:“你不过是个雏儿,不懂这些,但要知道,在我们这些开青楼的人眼里,一个女人究竟是否完壁之身,究竟有否经历过男人,这简直就是一览无余的。”

    “你……”

    苏景顿时恍然大悟,脸上露出了懊恼神色,可恨,自己竟然没想到这点。

    董小宛娇笑道:“所以说你这回是被人给拖累了,那个名叫江素柔的女子固然聪明,可惜跟你一样,同样是个雏儿,不知这些,一个完壁之身,却说什么好久未曾侍奉过他人了,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说谎。”

    苏景道:“再加上昨日里董龙没有回来……”

    “面对无关之人都要撒谎,可见你们躲避的极其小心翼翼,除了面对我的话,你们何必这么郑重其事的伪装?”

    董小宛道:“只可惜这么显眼的破绽,怎么看也看出来了吧?”

    她似乎很是可惜,叹道:“苏小弟你胆子又大,心思又缜密,真是教人喜欢的紧,可惜却碰到了一群猪一样的队友,生生拖累了你……可惜了。”

    “有什么好可惜的?”

    苏景道:“你眼下正距离我近在咫尺,就算被发现了身份,抓了你,我一样能逃出去!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毫无防备的出现在我的面前,但事实上,你真就这么算定了我不会对你出手?还是说,你认为我不敢?”

    他冷笑道:“事实上,这世上,已经很少没有我不敢干的事情了。”

    “是啊……你的胆子本就很大,自然是什么都敢做的。但我敢笃定,你不会对我动手的。”

    董小宛柔声道:“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我来找你,是想告诉你,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那么,我可以保证,不会对她们几个出手,甚至于,我还可以庇护她们。”

    董小宛轻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老鸨子,所以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逼良为娼,将那些女子们打落风尘?”

    苏景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董小宛不满道:“我像是那样的人吗?”

    苏景淡淡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董小宛眼睛一亮,惊奇道:“好有道理的一句话,如果这句话不是骂我的话,我一定要好好的称赞一下你。”

    她轻轻的摸了摸苏景披散在脑后的头发。

    苏景皱眉躲开,不快道:“你做什么?”

    “不……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很想这么做而已。”

    董小宛柔声道:“你可是误会我了,事实上,我之所以能在流域混的这么风生水起,姑娘们的支持,是少不得的,但我从未干过一件逼良为娼的事情,甚至于,我从未逼迫过我的姑娘们去接客过……便好比你带来的那几位姑娘,她们倘若愿意,一样可以选择卖艺不卖身的。”

    苏景道:“你这么好?那为何还要买卖女子?”

    “我买卖女子,自然是为了挣钱的。”

    董小宛正色道:“在我红楼内部,有一个规矩,倘若你能挣到卖身时十倍的价钱,而后将这钱给我,那么,我便可以还你自由身,我不在意你是用什么手段挣这钱,卖身自然快些,但你卖艺,我也一样接受的,我要的只是钱,不要践踏女儿们的自尊,一切只在她们自己的选择,她们若想卖什么,我就允许她们卖什么,除了没有自由之外,其他的,跟在家里几乎没什么两样。”

    她道:“知道为什么,我的青楼不叫青楼,而是叫红楼了吧?”

    “莫非就是因为这样,跟青楼的规矩不一样?所以名字也不同了?”

    “不是哦,是比起青色,我更喜欢红色。”

    苏景:“………………………………………………”

    一瞬间,他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女人。

    董小宛却噗哈哈的低笑了起来,“你无奈的表情真是太可爱了,苏小弟,我越来越喜欢你了,这样吧,只要你留在我身边,时时日日陪我说说话,那么我可以保证,不仅仅是她们五个,连带着其他的百余人,我都不要了,给她们自由,可好?”

    “闲话休说,说你的来意!”

    董小宛又笑了一阵,眼看苏景脸有不愉神色,这才轻笑着擦了擦眼角的泪珠,笑道:“其实吧,我跟董龙的关系并没有你想象的那般亲密,他虽是我的堂兄,但小时候却没少欺负于我,甚至于若非我聪明,恐怕早在十三岁那年,我的清白就毁在他的手里了,不然的话你以为我的亲人,需要落魄到出外采购人口吗?而是我压根懒得照顾他,只不过毕竟我父与他父血脉相连,我若对其不闻不问,恐我父亲不好看,所以才会买下他收来的女子,不然的话,哼,我堂堂红楼,难道还缺他那几个姑娘不成?”

    苏景困惑道:“所以他的死,其实你全然不在意……”

    “不,我在意!”

    董小宛不满道:“我可是已经预付了定金的,可姑娘呢?一个都没见着……那么多钱,我太在意了!”

    苏景:“……………………………………”

    他觉得,已经没办法跟这个女人好好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