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无心插柳柳成荫
    马车里逐渐恢复了平静。

    所有的女子们都不再说话,看着敷完了药后,盘膝而坐的少年……

    那般可怖的伤痕,上药的时候,尽管张家姐姐已经尽量手轻了,但只是不小心的碰触,都可能会让里面的脓水流出来,只是看着都觉得痛楚,但这少年竟然全然面色不变,好像痛的不是他本人一般。

    这般狰狞的身体,这般美丽的面容,当美丽和丑陋结合到一起,反而给人一种近乎妖异的吸引力。

    所有人都清楚……他定然有着非同寻常的来历吧?

    也许……他真能救我们?

    几名女子的眼底,都不自觉的浮现了希望的异彩。

    而此时,苏景压根没有精力去关注外物了,直到此时,他才真正意识到,圣阳补气丹的神奇之处……

    毫无防备之下,被炼精化气的道修以符咒硬生生轰了一记,若是常人,恐怕早已经丧命,而自己,却能顶着这般严重的伤势活蹦乱跳不说,更在沙漠中狂奔了一日一~夜,纵然自己的忍耐力远远胜过常人,若没有一个强大的体魄,恐怕也根本不可能做到这样的程度。

    而且除了这个伤势之外,还有孔元亮给自己造成的伤势……

    想起孔元亮以飞剑攻击自己的时候,自己那一瞬间的震荡,从而强行夺取了他的飞剑控制权。

    那种震荡的感觉……

    仿佛一把钥匙,瞬间打开了剑典的大门。

    苏景突然感觉,之前自己苦读尚且无法领会贯彻的道家剑典,似乎随着那一丝震荡,被敲开了一道缝隙。

    虽然才只是缝隙,知晓的仍然仅仅只是一点点,但却已经不再是之前那般毫无头绪了。

    直到现在,摆脱了生死的困扰之后,苏景才终于有空闲去细细斟酌剑典之内的内容,而随着他的冥思苦想,在他怀中,那一把细小的银色飞剑……之前从李修缘手中夺来的武器,轻轻颤动不休……

    显然,多亏之前孔元亮相助,纵然身受重伤,但也多亏了这样,苏景终于得以踏进道修的大门。

    才刚刚迈进了一只脚,甚至于如今连炼精化气的大门都没摸上,但只要有进步……那么早晚的事情而已。

    苏景压下心头喜意,深深的吸了口气,继续凝身静气,以真气自体内缓缓在那伤患之处流转,正与外面九珠连环珍珠的药效相互辉映,灼热的痛楚感以极快的速度消了下去!

    一时间,马车内,相对无声,所有人都不自觉的放松了呼吸,生怕会影响了苏景的修炼,从而耽搁了自己的求生之路。

    直到三个时辰后。

    马车外面……

    响起了一阵嘣嘣嘣的敲门声,而后是巨大的闩木被放下的声音。

    灼热的太阳光照了进来,本来阴凉的马车里,立时涌进了一股燥热的空气。

    苏景神情不动,只是盘膝打坐的双~腿猛然一伸,整个人正斜倚在了一位姑娘的身上,正是之前那位帮苏景上药,被大家尊称为张家姐姐的女子身上。

    那张家姐姐本名张清婉,本身便是嫁过人的,是以被男子突然接近,她并没有如少女那般惊慌失措的尖叫起来,反而心底里恍然,看来这位名叫苏景的小兄弟,是不想让人知晓他有伤在身。

    当下,她便对苏景的亲近听之任之了。

    或者说,面对那张比自己还要来的妩媚几分的面容,纵然因为亲手帮他敷药,心知他确实是真正的男儿,张清婉也很难有什么什么被占了便宜的想法,反而觉得……似乎是自己在占这位苏小兄弟的便宜,毕竟这般精致的面容,可不是随意能碰到的。

    苏景这边才刚刚躺好,那边,马车外面也露出了一张丑脸。

    满脸麻子,不知是名字还是外号,反正也是麻子,可不就是之前那还对苏景点头哈腰的家伙么?

    只是这时……

    他的脸上却已经没有了之前那满是恭维的神色,倒不如说,变的颇为颐气指使。

    “喂,你们几个,下来吃饭了!”

    说完,目光在苏景的身上扫了一眼,他眼底闪过浓浓的嘲讽和……迷醉神色。

    苏景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心底里已经默默的判了这家伙死刑,特么的,竟然敢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我,女人也就罢了,你一个大男人……不杀你,我恐怕都枉为人了。

    而麻子似乎并不太想放过苏景,冷笑道:“怎么样?小姑娘,这回知道我们都是些什么人了吧?给我们钱?开玩笑……抓住你,有的是人给我们钱,还指望你那点感谢,躺的倒是舒服,还不赶紧下来吃饭,吃完了我们还要继续赶路,你们倒是会享受,下面就是冰块,阴凉舒适,我们顶着大太阳走路,可累着呢!”

    说着,手里的钢刀用力的拍了拍车辕,厉声道:“动作麻利点!”

    说着,转身往别的地方走去!

    几女的目光不自觉的都落到了苏景的身上,显然,看到苏景那视身体痛楚如无物的淡然模样,他已经不自觉成为了几女的心理支柱。

    苏景左右看了看,挑眉道:“都看我干嘛?下去平常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别露了破绽。”

    江素柔虽然年龄不大,但似乎因为是官宦之后的缘故,在几女中颇有声望,她郑重道:“不错,大家自然点,别暴露苏公子是男人的事情,不然的话,恐怕他就不能跟咱们在一个马车上了,毕竟咱们最值钱的是什么,大家都应该清楚。”

    几女皆是了然的点头,然后看了苏景一眼,都不自觉的别开了脸去。

    反而苏景困惑的挑了挑眉,不解道:“最值钱的是什么?什么?”

    张清婉大概是这些人中唯一一个嫁过人的,脸上虽然颇为别扭,但还是低声在苏景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苏景一怔,啊啊哦哦了几句,干笑道:“原来如此,确实如此……嗯,别暴露了,不然的话,我可不敢在其他人的面前养伤!”

    说着,当先跳下了马车。

    动作一滞……

    似乎是扯到了伤口,但他面色不变,仅仅只是动作稍稍的慢了些,神态自若的往外面走去。

    几女脸上都露出了佩服的神色。

    那样的痛楚,换了她们任何一个人,恐怕都早已经哭天抢地了,这少年竟然全然不放心上。

    果然非常人啊。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