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感情这东西 最好不要讲
    苏景拳劲刚出,眉眼猛然一凛,只觉得肩头剧痛袭上……

    那本来老实插在自己肩头的飞剑,竟然隐隐欲动,有想要冲出来的迹象。

    “杀!!!”

    他咬牙,用力一拳向着下方砸去,浑然当作自己的身体不复存在,纵然再如何的剧痛……忍了再说。

    一拳砸下。

    七伤拳的凌厉拳劲已经如雷霆轰鸣,正中下方肖剑身体。

    肖剑动作顿时一滞,脸上神色蓦然的呆滞了下来,呆呆的看着苏景……

    然后,嘭的一声,胸~前一道血雾直接喷了出来。

    七伤拳,一拳七伤,七者皆伤,威力之强骇人听闻。

    肖剑整个人已经直接无力的跪倒在了地上,保持着跪坐的姿势,悄然没了声息,他的内脏已经全碎了。

    “你……你竟然敢杀他?!”

    孔元亮大怒,喝道:“我要你死!”

    说着,那正在苏景肩头挣扎的飞剑方向猛然一阵偏转,直接自他身体之内,向着心脏刺去!

    苏景顿时大急,正要伸手将飞剑拔出来……

    心头却蓦然一震,只觉得完全深入自己身体的那把细小的飞剑,此时正与自己肌肤相贴,其隐隐然散发出一股震荡之感,而飞剑也正是借着这股震荡之感,不停的向着自己的肉~体内部刺去!

    这股震荡的频率,其节奏,却似乎正与自己之前在剑典之中所读的一句话相合!

    他喃喃道:“能遣之者,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三者既悟,唯见於空;观空亦空,空无所空!”

    蓦然间,心头猛然一阵豁然开朗!

    心无其心亦无其形,无其物方得其空……唯空方可自在……

    莫非,这竟然是操纵飞剑的秘诀所在吗?

    当下本来准备去抓飞剑的手突然停住,不需以所谓道家神念来锁定,因为此剑就在自己体内……

    苏景将所有的注意力都落在了自己身体之内。

    而后……

    正准备将苏景斩杀的孔元亮怔住了,只觉得……自己苦心温养多年的飞剑,竟然隐隐然的,不听自己的号令了。

    就那么卡在对方的身体之内动弹不得,甚至于有要往……

    只能说,两个灵魂互相的融合,楚南强大的执念,正代表着强大的精神力量,苏景的精神力之强,显然远远凌驾在孔元亮之上!

    “给我出去!”

    苏景高喝一声,飞剑立时宛若上了膛的子弹,直接从他的身体里飞了出去,带起了一蓬鲜血。

    脱离了身体,飞剑立时重新归于孔元亮的控制之下。

    但刚刚那片刻的失控,却足以让其面色大变,震惊莫名。

    “怎么了孔师兄?!”

    “他……他刚刚,竟然强行夺走了我的飞剑的控制……”

    孔元亮和赵真两人面面相觑,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震惊之色,并非道家之人,却能强行夺取道家剑修的飞剑,这是何等可怕的天赋?

    “莫非是……”

    赵真眼底浮现惊骇神色。

    而筱竹,目光却只是呆呆的望着已经死去的肖剑,脸上莫名露出了忧郁的神色。

    从刚刚苏景动手开始,她就一直没出手,只是看着两人生死相搏,就好像被人给束缚了自由一般……现在一方分出了生死,她仿佛也脱离了控制,终于忍不住幽幽叹道:“你终究还是杀了他啊,之前在边塞内帮他说话,其实就是为了……”

    “就是为了亲手杀死他。”

    苏景轻轻抚~摸了一下刚刚被孔元亮刺穿的肩头。

    一股冰冷之意弥漫开来,那正在流血的伤口,逐渐冰封……

    苏景曾经看过一部电视剧,一名身受无数刀伤的高手,在伤口被冰封之后,行动之间竟然丝毫不受影响……之后他也曾尝试,然后发现虽然不可能完全不受影响,但确实,能将其影响降到最低。

    动了动手臂,除了隐隐的刺痛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感觉了。

    苏景脸上露出了冷咧的表情,摆开架势,道:“现在的话,肖剑和任锋,这两个出卖我的人已经被我给杀了,按我的想法,咱们就此分道扬镳,从此之后,老死不相往来,但我想,你们应该不会老老实实的放我走吧?那么,是要拼个生死吗?”

    姜离喃喃道:“苏兄弟……”

    苏景微微笑了笑,脸上表情稍稍柔和了些许,道:“多谢姜前辈你之前的药了,但抱歉,我不信以德报怨这一套的,肖剑既然敢出卖我,我便决不能容忍他活下去……不过杀了你们的同门,恐怕你们也是容不下我的了吧?”

    他目光扫过。

    除了筱竹神色复杂,姜离脸上带着些不舍之外,其他人,无不是面带怨愤,显然,对于苏景并没有以怨报德,反而残酷的杀死了他们的同门师兄肖剑,他们其实很不满。

    “这件事情的话,我们也做不得主,总之……苏景,现在你不能走,肖剑乃是我派宗主师兄的弟子,他被人杀死,你必须要跟我们到阴阳道宗一行,看看我们宗主怎么说。”

    赵真踏前一步,喝道:“但你放心,筱竹师妹定然会为你说话……”

    苏景冷笑道:“那就是要不死不休喽?你们两个很厉害吗?我是真不觉得……最起码,如果真打起来,我有七成把握在付出重伤的情况下,把你们所有人都杀掉……”

    “你……”

    赵真顿时语滞,可想起刚刚这家伙情愿身受自己师兄弟等人的攻击也要杀掉肖剑的举动……这就是个战斗疯子,虽然自己等人未必会输,但如果他真的揪着自己一个人打的话,说不定真能在被自己的同门打死之前,先把自己给打死。

    显然,孔元亮也是一样的想法。

    这个小子的功力看起来不深,但功法层次却相当不低,恐怕也是墨家最精锐的弟子,而且这种拼命的打法……

    两人都有点不太敢强势了……

    “你们……不敢动手?”

    苏景嗤笑起来,“那我就走喽?”

    “苏景,你……竟然真的全然不看我们同行月余的感情吗?”

    筱竹突然幽幽叹道。

    苏景一怔,看着筱竹脸上那失落的神态,他轻轻叹息了一声,道:“抱歉!我最恨的便是背叛,之前我可能还勉强视那肖剑为友,但他既然敢出卖我,我自然要亲手杀了他,人有亲疏,我杀了你们的师兄,过往同行的交情,自然便是讲不得了。”

    他喃喃道:“你跟人家讲感情,人家可能仅仅是在利用你……所以感情什么的,既然不能讲了,最好还是不要讲比较好!”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