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我没走 因为还有事情没做
    周将军挥了挥手,道:“两位阴阳道宗的兄弟,周某这话可是已经抛下了,你们如果要让周某成为言而无信之人的话,那么说不得,周某也只能让你们阴阳道宗日后,再到不得这流域之内了!”

    “放心,自然不会让周将军失望!”

    孔元亮和赵真两人心都要碎了。

    阴阳道宗确实有一群丹修,但丹药都不是大风刮来的,其珍贵之处……纵然是最低级的培元丹,一次性撒出几百颗也不轻松啊。

    狠狠的瞪了一眼失魂落魄站在那里的肖剑和任锋,对这两个多事的家伙,他们都已经恨透了。

    “好,那我就不打扰诸位用餐了,稍后的话,出城记得跟我打声招呼……”

    周将军深深的看了苏景一眼,赞叹道:“这般漂亮的脸蛋,可惜生在了男人脸上,爱惜些总不会有错的,但日后可千万别蒙着斗笠了,万一被人误会了,可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么好说话的。”

    苏景起身道:“多谢将军目光如炬,这才未叫奸人得逞!”

    “无妨,反正我也有好处,不算白来一趟。”

    周将军抛了抛手里的瓷瓶,微笑着转身离开。

    所有侍卫都散去了。

    掌柜的这才轻轻的吁了口气,放松了下来,刚刚黑龙卫的压迫感实在是太强了,他差点没有吓到大小便失~禁。

    而其他人自然也都惊吓的不轻,眼见黑龙卫离去,所有人都匆忙的结了帐,然后离开,偌大的大厅之内,很快,就只剩下了苏景这一桌而已。

    筱竹这才感激道:“苏兄,多谢你的深明大义,为肖师兄说话,不然的话,肖师兄恐怕就要落在黑龙卫手里,到时候就算不死,恐怕也非得拖一层皮才行了。”

    “别指望我会感激你!”

    肖剑冷冷的看了苏景一眼,道:“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现在才来做好人,想的真美……”

    苏景却理也不理他,只是笑了笑,道:“你们都不吃饭吗?”

    “吃!快吃!”

    赵真坐了下来,不悦道:“总之,今日里发生的事情,我会一字不漏的向宗主分说清楚,筱竹师妹你随意收留身份不明之人,肖剑师弟你更是荒唐到把黑龙卫拉来为你争风吃醋,这般全无脑子……”

    “何必跟他们多说?”

    孔元亮道:“之前还听说道家乃我道门一脉万法归宗的源头,本以为道家弟子该当道法优秀,功力出众才是,如今才知,当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吃饭,吃完了赶紧走,这边塞,我是片刻也不想待了!”

    他还心疼他的那一颗丹药呢,那可是师长赠予的宝物,若服下……罢了,反正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再服下它了。

    真是想想都肉疼。

    至于苏景帮他们圆了场什么的,若没有他的话,也不会有这场风波,这件事情肖剑错了一半,筱竹错了一半,而他,却是全错完了。

    他们自然不会感激!

    肖剑再度狠狠的瞪了苏景一眼,同样坐了下来,道:“任锋师弟,还不坐下,此番未能成功,日后,未必没有机会!”

    筱竹怒道:“肖师兄你!”

    苏景微笑道:“算了,何必跟他计较呢?反正我也没什么损失……吃饭吧。”

    说着,他竟然真的端起了饭碗,认认真真的扒起了米饭,看起来,竟似对刚刚发生的事情全然不在意似的,倒是让道家与苏景同行月余的几人忍不住一阵古怪,心道这可不像这位苏兄的作风啊。

    一顿沉闷的饭菜吃完。

    之后,众人一起结伴往城外走去……虽然很想赶苏景离开,但之前既然当着周将军的面说了苏景日后会是他阴阳道宗之人,总不好在城内就翻脸。

    孔元亮和赵真也只好容忍苏景继续跟在他们的队伍之中了。

    城门处。

    几人都早已经疏通了关系,再加上这里看守城门的将士都是之前那周将军的属下,自然知晓白日里的风波。、

    本来无比严格,甚至于可能比咸阳城还要来的森严的看守,竟然就这么顺顺利利的让众人走了出去!

    各自纵身上马……

    有阴阳道宗的师兄弟在侧,筱竹也不好意思跟苏景同骑了,只得让他自己骑一匹马。

    看着苏景在马上摇摇晃晃几乎随时都要掉下来,却又因为过于努力而掉不下来的模样,孔元亮和赵真两人眼底的鄙夷神色更重,心道连马都骑不好,所谓的墨家弟子,其实也不外如是嘛。

    等再走远些,远离了边城塞,就赶紧赶他离开吧。

    筱竹则满脸担忧的纵马跟在苏景的身后,生怕他会掉下来……

    好在一路顺利。

    又走了大半日。

    全程沿途都是漫天风沙,周遭,竟然是没有半点水源的荒原沙漠。

    “不是说过了边塞就是流域吗?”

    苏景奇道:“为什么我们走了这么远,连一个人都没见到?”

    其他人都不愿搭理他,唯独筱竹答道:“三国交界处,便是这无边的荒原沙漠,方圆数百里没有半点人烟,但偏偏在中间的位置,有一处偌大的绿洲,也是荒原沙漠唯一的水源所在,可说掌握了这一处水源,便掌握了这近千里的地带,因此,乾朝也好,秦朝也好,唐朝也罢,都想得到此处,却又都顾忌他人,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了一个三不管地带,再后来,有三国中的流寇到了此处,竟然也无人敢追,因此,这里就成为了流寇钦犯的天堂,所以被称作流域!”

    姜离一直跟在身边,也跟着道:“但偏偏此处却是三国之间通行的唯一道路,这绿洲便相当重要了……因此,发展也是很快,慢慢的,流域的名头就越来越响亮了,只是里面都是些凶悍之人,说不定你在楼上扔块砖头下去,砸了三个人,得有两个是钦犯……所以,流域很富饶,但也很危险。”

    “但这跟你没什么关系。”

    赵真慢慢的驱马走了过来,道:“眼下到流域还需要只一天多些的路程,但我们阴阳道宗之人赶路,又岂能与身份不明之人同行?苏景是吧,多谢你之前为我们圆话,但你也该知晓,那些都不过是应急之言而已,当不得准,你并非我阴阳道宗弟子,所以,便在此处,我们分手吧?”

    筱竹纵马上前,惊道:“什么?师兄?苏兄可是帮了我们的大忙,你怎么能现在赶他离开?”

    “但他也给我们添了大麻烦!”

    孔元亮怒道:“我不把他斩杀当场已经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了,筱竹师妹,你可知你收留身份不明之人,更连累我们阴阳道宗丢了大脸,已经犯了大错,如今你自身难保,莫非还想保他不成?”

    肖剑也满脸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无奈之意,道:“筱竹师妹?他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你一路上,一直这般为他说话?”

    筱竹不满道:“师兄,你可知若非是他,你如今已经生死两难了?纵然我们救你出来,恐怕你也已经受尽折磨了。”

    肖剑怒道:“我也知若非是他,我根本不会沦落到这地步!”

    “早就猜到你们会这么干了,还有一天的路程吗?那倒是没什么关系了。”

    苏景微笑起来,道:“筱竹姑娘,你也不必替我说话了,事实上,我们到了这里,早就该分手了……只不过我有件事情没做,所以才跟你们一起走到这里,但眼下,四处无人,正好做这件事情。”

    “做……做什么?”

    “杀人!”

    苏景眼底猛然暴起了无尽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