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我们两个只是朋友而已
    楚南!!!

    一个带有神奇魔力的名字。

    这个名字一出口,本来乱糟糟的客栈,顿时就那么诡异的安静下来了。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目光都聚集在了苏景的身上。

    这几个月来,在所有的秦国土地上出现最为频繁的名字,只要抓到他,就能得到最为丰厚的奖赏,甚至于,一跃成为人上之人。

    但这却不是他成为所有人焦点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

    “楚南?那不是前楚皇室后裔吗?”

    孔元亮脸上带着惊诧的神色,看着筱竹问道:“筱竹师妹,前楚余孽,怎么会跟你们厮混到一起的?”

    前楚余孽,本已被幽闭在阿房宫中,本该一生不见天日,待到百年后,孤独终老,自此楚国再无血脉流传于世。

    但楚南的出现,却再次让所有人回忆起了过往十余年前的覆国之战……

    如今的秦民,曾经的楚民,自然对这个名字极其关注。

    “自然是因为他利用了我们!”

    肖剑高声愤怒道:“他混迹在我们中间,得到了我们的信任,然后才跟着我们一路闯过了大秦的重重封锁和包围,但现在的话,我发现了他的身份,也就发现了他的险恶用心!自然不能再任由他这么欺骗我们下去!”

    “这么快就不喊秦国,改口叫大秦了?”

    苏景终于开口了,淡淡笑道:“你认爹的速度还是挺快的嘛。”

    “哼,我只是不忿被你欺骗了这么久而已!”

    肖剑怒道:“你利用了我们,现在,你终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楚南,你完了,无论你再怎么阴险狡诈,你终究是不可能逃出大秦的。”

    “师兄!你……”

    筱竹怒道:“你怎么可以……”

    “师妹,我知道的,你是被这个家伙给蒙蔽了,我们是不知者不罪,我已经跟周将军说好了,他不会责怪我们的!”

    肖剑脸上癫狂的笑容一收,露出了温柔神情,道:“师妹,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防止你被这个可恶的家伙给欺骗了,我全都是为了你。”

    筱竹脸上浮现愤怒之意,喝道:“你分明是为了……”

    “我可没兴趣听你们在这里扯皮!”

    被称做周将军的将领冷笑道:“也罢,既然已经抓到了,那就赶紧把十一公子带回去……我可是迫不及待要把公子殿下交给陛下了呢!”

    “等等!”

    苏景惊奇的抬头,道:“我什么时候承认了我是十一公子楚南了?我明明叫作苏景……关于十一公子谋杀了二公子而后逃离咸阳的事情我也知道,甚至于我也心动过,还在怀里偷偷的藏了一份十一公子的通缉画像,想着什么时候能一步登天,找到他的踪迹,但问题就我就算再怎么丧心病狂,也不可能会随便指着一个人就说他是楚南的吧?肖剑是吧,我还说你其实才是真正的楚南呢……你故意指使我才是楚南,就是想把自己摘出去,好顺利的混出城塞,是不是?”

    肖剑怒道:“你……你血口喷人!”

    “血口喷人的是你才对吧?”

    苏景愤怒的起身,喝道:“我看你是想钱想权想疯了,才会说我是什么楚南,你这般诬蔑我,还不是因为我最近和你的师妹走了近了些吗?但我们仅仅是纯粹的朋友感情,不涉半点情~欲之念,你这卑鄙小人,竟然因为争风吃醋,便这般颠倒黑白,莫非你以为世人都跟你一样瞎吗?!”

    “没错,师兄,我没想到,你竟然是个这般卑劣之人!竟然出卖帮助了我们许多的友人,仅仅因为……”

    筱竹叹息道:“我真是看错你了。”

    肖剑顿时语滞!怒喝道:“但纵然你如何狡辩,你终究是那个楚南,不然的话,你为何要在这客栈里面吃饭的时候,还以斗笠遮面?分明便是你生怕别人看到了你那张丑脸!”

    周将军一直对肖剑和苏景两人的针锋相对冷眼旁观,这时,他淡淡插~嘴道:“不错,你为何以面纱遮脸,你说你是苏景,那便把你的脸露出来!”

    他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保护的很好的画卷,道:“是或不是,一看便知!”

    说着,他铺开了画卷,里面那道人影,满脸狰狞伤痕,在筱竹等人看起来,当真是无比熟悉。

    周将军道:“此人便是我大秦帝国十一公子楚南!虽然通缉令上并未明说此人身份,但这般高额的悬赏,我想大部分人应该都猜出来了……”

    “什么?”

    “楚南便是长这个样子?”

    “这怎么可能?”

    道家几人无不是面面相觑,心道这可不就是之前自己等人遇到的苏景的模样吗?

    这么看来,他还真的是所谓的十一公子殿下?

    “哈哈哈哈……”

    肖剑猖狂的笑了起来,高声道:“十一公子,有胆量取下你的斗笠,若非不能以真面目示人,你又何必整日里戴着面纱?”

    “肖剑,我真不明白你到底怎么想的。”

    苏景鄙夷道:“你说了这么多,难道就没有想过,我根本就不是十一公子,你这般诬蔑我,之后被发现了真相,到时候你要如何跟这些兴师动众的将士大人们解释呢?还是说,被嫉妒之念冲昏了头脑,你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只要能杀了我,哪怕跟我同归于尽你也再所不惜?”

    他叹息道:“可惜,你已经完全没有半点理智了。”

    周将军道:“多说无益,你若不是十一公子,那么本将愿意跟你道歉,另会追责肖剑此人的罪责,但你若是的话,也休想逃脱生天!”

    他嘴角动了动,说道:“不怕告诉你,如今边塞隔世石已经放下,倘若没有我大秦将士以机关开启的话,整个边塞,休想有一个人走出此处,所以,你不要有什么侥幸心理了。”

    “我自然并没有什么侥幸心理,只是有些感慨而已……我不欲以真面目示人,并非是因为我是这画卷中人,实在是我的相貌……唉……”

    苏景幽幽的叹息了一声,道:“也罢,既然事到如今,不摘面纱也是不行的了,看来,我也只能用这最直观的行动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说着,将手放在面纱上。

    在筱竹等人那蓦然紧张起来的神色中,他神态自然的将面纱放下!

    然后……

    “哈哈哈哈……”

    肖剑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