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暴露!
    肖剑和任锋两人在这边境城塞之内,不过是两个不显眼的人,他们的消失,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眨眼间,已经是两天时间过去了。

    显然……肖剑快马加鞭,速度着实比筱竹他们快了不少,或者说,这边筱竹等人纵然心如利箭般迅捷,却也不得不顾虑不会骑马的苏景,他真切的拖了筱竹她们不少的后腿,不过身为首领的筱竹都没有多说什么,其他道家弟子们,纵然心中不满,却也不会不识趣的说些什么。

    但两天之后,苏景等人也终于姗姗来迟的到了。

    从之前的人烟逐渐稀少,到周围逐渐开始有了来来往往的人流,路边有贩卖货物的摊位,沿途有担货叫卖的货郎。

    五人六骑。

    苏景坐在马上,怀中扶着筱竹,经过两天的共骑,他已经摸清楚了自己的特质,其实自己不是不会骑马,实在是手中没有个扶物,根本掌控不了平衡。

    因此,第一天的时候,苏景还坐在筱竹的怀里。

    只是他虽然身形还未彻底张开,却也并非筱竹所能比拟,坐在那狭窄的地方左蹭右晃的,倒是弄的筱竹是满脸通红。

    是以到了第二天,筱竹便提议要不苏景坐在后面,然后才发现……苏景确实不会骑马,但如果跟人共骑的话,只要不策马奔腾,他其实还是比较稳当的。

    虽然被人搂在怀里很别扭,但两天下来,筱竹倒也习惯了,甚至于可以神态自若的回头跟苏景低声说上两句话。

    六人五骑,就这么慢慢的踱进了边境城塞之内。

    “怪了,怎么没见肖师侄来接我们?”

    从进了边境城塞之后。

    姜离脸上就带上了困惑神色,左右看了看,并没见这城塞之内有人迎接自己,周围虽然人来人往皆是人流,但却都是陌生的面孔,他困惑道:“肖师侄不是说先来替我们打个前站吗?这前站打到哪里去了?”

    “也许是因为他要陪着那些阴阳道宗的师兄弟们呢?”

    筱竹正色道:“走吧,不用等他们,咱们先去客栈里跟那两位正在等咱们的师兄汇合吧。”

    “也好!”

    几人慢慢的驱马往客栈里走去。

    而苏景,左右看着这边境的风土人情,从到了这里之后,民风就显的彪悍了许多,一个个脸上皆满是凶悍之气……不过似乎……

    他突然转头,向着一个偏僻角落望去。

    角落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筱竹注意到身后的动静,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感觉好像有什么人在看我。”

    苏景皱眉,他敏~感的察觉到,似乎在那个方向,有一道极其险恶的目光在盯着自己。

    不过我才刚来这里,未到出关之时,应该不会轻易的暴露身份吧?

    “应该只是错觉吧。”

    苏景轻轻去用小腿夹了一下马腹,跟上了姜离他们的脚步。

    而在刚刚苏景注意的方向……

    肖剑的身影浮现,那俊美的脸上带上了妒恨交加的神情,看着那正坐在苏景怀中的筱竹……两人共乘一骑,态度当真是亲密无间。

    他喃喃道:“果然啊……当初没有直接杀掉你就是个错误,竟然还给了你一个多月的时间来蒙骗师妹,好在现在的话,还来得及。”

    “喂,你躲在这里看什么呢?”

    在肖剑身后,三名身着黑甲的将士声音里带着不耐烦,喝道:“我们跟你出来是来寻找那个钦犯的下落的,可不是跟你在角落里玩躲猫猫的。”

    肖剑回头,脸上再没有半点凶狠神色,谄笑道:“军爷莫慌,刚刚我已经找到了那人的踪迹,只是……那家伙狡诈如狐,如果就咱们几个上去的话,恐怕会被他逃掉……”

    那三人脸上神色顿时严阵以待起来,为首一人喝道:“你是说,那人已经到了?”

    “不错!”

    “我去禀报将军!”

    “我去派人把城塞围起来,定然不能露出半点缝隙让其逃脱,钱震,你看着这小子,防止他欺瞒我等。”

    “明白!”

    第三名黑甲将士严肃答了一声,三人迅速分散开来!

    肖剑脸上带着得意的神色,冷笑起来,心道楚南啊楚南,这回在这大秦最为精锐的将士面前,我倒要看你,如何才能逃出生天!

    任锋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直觉的感觉自己这样的行为未免太过忘恩负义,可师兄都已经下定了决心……自己也不过是个盲从之人而已。

    而且圣阳补气丹什么的……

    他心头也忍不住一阵火~热,那可是绝世的宝物啊。

    而这边……

    筱竹已经跟阴阳道宗的两名师兄弟们碰上了面。

    然后……

    “什么?肖师兄竟然早就已经离开了?他是去迎我们了吗?”

    面对两位师兄的话,筱竹自然不会怀疑,惊奇道:“难道说,他想要出塞迎着我们,结果反而错过了?”

    “这个应该不会吧?”

    阴阳道宗的两人,一名孔元亮,一名赵真……

    赵真困惑道:“肖师弟的话,并没有说要迎着你们,听他的语气,似乎是打算等你们过来。”

    “那他到底去了哪里?”

    姜离惊道:“莫非……肖师侄是被秦兵们抓住了?”

    孔元亮摆了摆手,笑道:“姜师叔多虑了,此处虽然是在大秦境内,但却更近流域,大部分道门弟子都不是道家的,而是我阴阳道宗之人,纵然是大秦铁骑,也不得不顾虑抓错了人的后果……肖师弟他们定然是安全的,可能是他们两人遇到了什么紧急的事情,去处理了吧?几位不用着急,先留在这里好好的休整一下,稍后以秘法联络他们便是!”

    “也只好如此了。”

    筱竹叹了口气,心道师兄也不是个小孩子,他素来稳重,安全问题应该是不必担忧的,还是先跟两位师兄联络一下感情,也好稍后跟他们提一下苏兄的事情吧。

    当下,她也没有异议了。

    几人在客栈的大厅里坐下。

    孔元真叫小二上了几道上好的酒菜,显然,有姜离这长辈在,他也算是为他们接风洗尘了。

    面对姜离和筱竹,孔元亮和赵真的态度可真是平和谦恭了太多,当真宛若一位平易近人的师兄师侄一般。

    苏景也不关注这些,只是默默的吃着饭菜,甚至于,还罕见的喝了几杯小酒,怎么说呢,即将逃脱秦国控制,便算是他,心情也不自觉好了许多。

    待得酒过三旬,筱竹脸上也已经浮现了几抹饮酒后的酡红,看来分外动人,她端起酒杯,起身,道:“两位师兄,道家与阴阳道宗素来同气连枝,小妹虽为外宗之人,如今得以加入阴阳道宗,心中却也未曾将两位师兄当作外人,因此,虽然初入门墙,不曾有所建树,但有一事,却厚颜想请两位师兄答应。”

    “哎……师妹这说的什么话,有话但说无妨,做师兄的,自然无有不从!”

    两人看着筱竹的眼神都直了,纵然阴阳道宗弟子众多,但如筱竹师妹这般美丽的,却似乎也极为罕见……

    孔元亮和赵真两人,颇有几分酒不醉人人自醉的痴态。

    “那小妹便不客气了,便是小妹的这位至交好友……”

    筱竹话才刚到一半。

    突然……

    客栈的大门直接被人一脚跺开。

    数十名黑甲卫士鱼贯而入,手中皆持着锋利的兵刃,喝道:“黑龙卫办事,所有闲杂人等,原地待命,不得胡乱动弹,违者,格杀勿论!!!”

    黑龙卫?!!!

    筱竹顿时色变,手中酒杯直接掉落地上,啪的一声,摔个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