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我等江湖儿女 何必在意繁文缛节?
    之后,也许是因为偏离了秦国主干道的缘故,众人遇到秦兵的次数越来越少,偶尔爆发冲突,也不再像之前那般不依不饶……

    或者就像是筱竹之前说的那样,因为已经快要离开秦国的边境了,到了这里……道家的通缉令,几乎已经要视若无效了。

    毕竟……

    很容易招惹到他国之人,就算强如秦政,也不得不顾忌与其他几国的邦交。

    只是虽然道家的通缉不在了,苏景的通缉令,却仍然张贴的到处都是。

    到了一处吃饭的客栈,甚至于可以清楚的看到客栈里面都张贴的有,显然,太过丰厚的奖励,任谁都要为之动心了。

    “倘若抓住的话,奖万户侯,三枚圣阳补气丹,外加一把王家珍藏多年的法兵?”

    姜离脸上带着惊叹的神色,说道:“小苏,你可真是厉害啊,咱们逃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你的价位竟然涨了足足三次,这可是比魂兵更厉害的法兵啊,如果我能有一把法兵的话,到时候岂不是可以直接从符修一跃成为跟筱竹师侄你们一样的器修?”

    “法器虽好,得有命用才行。”

    筱竹淡淡道:“别忘记了我们的身份。”

    “但我们的身份现在已经不再是通缉犯了。”

    肖剑冷冷的看了苏景一眼,道:“昨日里我们的飞信已经跟阴阳道宗之人联系上了,他们如今正在边境处等着我们……有了他们的承认,我们已经可以以阴阳道宗弟子身份自居,身为乾朝宗派弟子,秦国人不敢对我们贸然无礼的,我们已经摆脱了通缉,筱竹师妹,我觉得,我们如果继续跟这个仍然被通缉,甚至于通缉赏额越来越高的家伙在一起的话,是很不明智的行为。”

    “但如果不是他的话,我们逃不了这么远的。”

    筱竹正色道:“你是要我们在这时候抛下他吗?”

    “不抛下,难道还留着养老不成?”

    肖剑冷冷道:“他若肯拜入阴阳道宗也就罢了,但既然不同意……那么咱们就不是一路人,日后见了阴阳道宗之人,他对咱们有恩,对阴阳道宗的师兄师姐们可没恩……”

    “姑且试试吧,也许他可以跟着混出去也说不定呢?”

    “但如果混不出去,他就连累咱们了。”

    苏景道:“这一点的话,我自有把握,我是可以混过去的,你们不必太过担心。”

    肖剑冷冷的看了苏景一眼,哼道:“希望如此吧。师妹,如今咱们已经越发的接近边境,我先行一步,先跟阴阳道宗的师兄师姐们会唔一下吧。”

    筱竹想了想,说道:“嗯,也好!只是辛苦师兄你了。不过你一个人……任师弟,你跟着肖师兄一起吧,帮他打打下手什么的。”

    “明白!师姐放心,我会好好辅帮助师兄的。”

    六名道家之人中走出了一人,苏景认得,他名唤任锋,平日里沉默寡言的,不大爱说话……但实力还是相当不错,似乎修习有粗浅的炼体之术,不然的话,恐怕还没办法成为六名幸存者中的一人。

    肖剑点了点头,随手放下吃了一半的碗筷,说道:“那我先走了,到时候,我在边境等着你们。”

    说着,目光在苏景那黑色的斗笠上扫过,眼底闪过阴冷之意。

    两人脱离了大部队,到店外面买了两匹快马,骑马而去。

    “我们的话,先好好休息一~夜,明天再赶路吧。”

    筱竹微笑道:“现在的话,已经不用那么紧张了,好好的洗个澡,然后明日里买上几匹马,再不用靠脚走路了。”

    苏景:“……………………………………”

    他喃喃道:“啊?买马吗?”

    筱竹注意到苏景那古怪的神色,困惑道:“苏兄,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

    苏景脸色已经变的颇为难看。

    众人各自要了一个房间,好好的休整了一~夜。

    手里都有钱,只是以前没地方花销而已,而如今通缉终于松懈,他们也可以放心的花差了。

    只不过……

    第二日,客栈前。

    “什么?!!!”

    “你竟然不会骑马?”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剩下的四名道家之人,筱竹、姜离、赵谨和李莫,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满脸无奈的苏景……

    最后,筱竹叹息了一声,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人不会骑马?”

    “可事实上,我真不会。”

    苏景摊手道:“遇到你们之前,我手里也有一匹马,但骑着老是摔跤,所以都是牵着的,后来落在客栈里了,但我已经试过很多次了,我是真的骑不好。”

    “好吧……真的骑不好……”

    筱竹叹息的看着身边的五匹马,道:“姜师叔,烦请你退一匹马吧。”

    其他几人看着苏景的眼神都不自觉带上了几分的……不能说是嫌弃,怎么说呢,之前若非是他,确实众人根本不可能逃离至这地方,但如今,众人都已经摆脱了通缉犯的身份,唯独他……

    如今,苏景又表现出了他不擅长的一面,拖累的大家。

    几人不自觉对他都有了些责怪,只觉得,倘若他救了自己等人,事后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那我等自然感激不尽,可你还留下来连累我们,这就未免有些不知进退了吧?

    唯独姜离没想那么多,忧愁道:“可那咱们怎么走?继续用脚吗?还是说弄一辆马车?咱们的钱买马还行,买马车的话,恐怕不太够吧?”

    “没关系,让苏兄跟我共骑一骑就成了。”

    筱竹正色道:“这等关键时刻,顾不得什么男女之别了,再说了,苏兄于我等有救命之恩,而且不止一次……苏兄,到时候烦请你坐在我的怀里了。”

    苏景:“………………………………”

    他困惑道:“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等江湖儿女,别顾忌那些了。”

    筱竹伸手笑道:“来,我扶你上马。”

    “那个……好吧,麻烦你了。”

    苏景叹了口气,他是真不会骑马,本以为学会了轻功之后,可以更加的掌控平衡,到时候骑马就不是问题了,可谁料到看到这高头大马,他还是忍不住一阵心里发虚。

    他总结了下,可能是自己之前摔的太狠了,如今都摔出了心理阴影了,而阴影,可不是学了轻功就可以摆脱的。。

    此时,其他几名道家弟子,已经羡慕的眼睛都绿了……

    感情不会骑马,竟然还是好事吗?竟然可以躺在筱竹师姐的怀里。

    也真是多亏了苏景的那一张丑脸,让他们确信自己的筱竹师姐不会喜欢上这个丑小子,不然的话……恐怕他们已经要误会了。

    “唉……可怜的师兄啊,你走了,这个丑小子在占师姐的便宜呢!”

    赵谨忍不住心头感叹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