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毕竟是个楚南
    好在筱竹并不是要告白。

    或者说,面对苏景这么一张难看的脸,如果她真敢告白的话,苏景还真就敢答应……妥妥的真爱啊。

    她脸上神色无比郑重,紧紧抓着苏景的手,道:“苏兄,你……加入我道家吧!我师父已经死了,但我可以代师收徒,收你作我的师弟……流域之外,早已经有阴阳道宗之人接应,只要你成为我道家弟子的话,那么他们定然会护着你,就算你真的身份暴露了,秦兵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到那时,咱们大可以闯入流域,流域之内势力复杂万千,就算是秦兵,也要顾忌乾朝和唐朝,不敢太过大张旗鼓的。”

    苏景慢慢的往后退了两步,稍稍拉开距离,问道:“同意的代价呢?你应该不会这么大公无私吧?”

    “不需要你付出什么代价……只是……”

    筱竹迟疑了一阵,说道:“只是你可能需要跟我们一起到阴阳道宗去,阴阳道宗会庇护道家弟子,但相应的,你也要投入其麾下才行。”

    “也就是说,我要继续跟着你们,不能去大唐了,对不对?”

    筱竹苦笑道:“阴阳道宗为了门派声誉,哪怕面对秦国,也一定会庇护每一个道家弟子的安危,但大秦铁骑天下闻名,纵然是阴阳道宗也顾忌重重,不可能会为了一个陌生人而开罪于他们。”

    “所以如果我不愿意,我依然可以混进你们的队伍,但如果被人发现,他们不会庇护我的。”

    “对!”

    筱竹叹道:“我不知你到大唐到底所为何事,但我知道,只有保存性命,才能图谋后事,所以……你何必冒这风险?”

    “不用了。”

    苏景微笑道:“你能让我跟在你们中间就可以了,其他的,我自己担待吧……”

    筱竹急道:“可是风险很大的,而且到时候真被发现了,我就是想帮你,阴阳道宗的人也不可能允许的!你该不会想着,先不入我道宗,等到万一被发现了,再临时拜师吧?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谢谢你这般为我考虑了,但我去大唐,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的,我要去找一个人,一个很重要的人。”

    苏景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简陋的玉佩,仍然佩戴在最贴身处,那里面蕴含着襄桓的期望……

    自己决不能辜负自己在这世上最后的长辈的期许!

    “总之,我一定要去唐朝!”

    苏景拍了拍筱竹的肩膀,微笑道:“不过还是得谢谢你。”

    筱竹目光在苏景手上流连了片刻,那白皙的手指,一看便知定然是未曾受过半点苦楚之人方才有的。

    她低声道:“可是……十一公子,你真的以为,你能逃出去吗?”

    “你发现啦……”

    苏景笑了起来,“果然,就知道你明明是个晚辈,却能成为这个队伍的首领,心思肯定细腻,想不到你竟然早早的就发现了。”

    “我只是听说了大秦前朝血脉楚南逃脱了阿房宫,而后又联想到王家对你的通缉……王家那般高高在上,能让他们严阵以待的,似乎也只有跟王家有血海深仇的你了,这段时间就这两件大事在秦国境内流传,我自然很容易便可将其联想到一起去。”

    筱竹幽幽叹道:“我是真想不到,你这般尊贵的身份,竟然不惜自毁容貌也要逃离秦国,还有王家竟然对你下了格杀令,而且悬赏一涨再涨,只是我很奇怪,你好歹也是陛下的亲子,他怎么可能会允许旁人对你下达格杀令……”

    “这是我的事情,你不用太过在意的。”

    苏景微笑道:“总之,到时候,我就躲在你们的队伍里,一句话也不说,老老实实的当我的透明人,争取跟你们一起到流域之内。”

    “但你的身份太特殊,一旦被人看到你的脸,就算是在流域,秦国也绝对会继续来抓你的。”

    筱竹苦笑道:“你身份尊贵,跟我们这些小喽啰可不一样。”

    “这个问题的话……等到逃出去之后再慢慢考虑吧。”

    苏景微笑,说道。

    “也好……相信你会吉人天相吧。”

    筱竹深深叹息了一声,道:“我现在只困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她执起了苏景的手,握住他的手指,脸上露出了困惑神色,喃喃道:“你的手这般好看……脸也一定很好看吧?我真的没办法相信,你怎么舍得……”

    “你们女孩子关注的地方,跟我们男人真的是完全不一样啊。”

    苏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我们?”

    筱竹困惑的挑眉,心道难道除我之外,还有其他人吗?

    “不过比起这个……”

    苏景脸上带着些扭捏神色,迟疑道:“你是不是该松手了?”

    毕竟是个楚南,这般被一个美丽的女子仔细端量自己的手,感觉还是颇为怪异的。

    苏景不自觉有些别扭。

    “啊……抱歉。”

    筱竹急忙松手,脸上飞起一抹绯红,急忙摆手解释道:“我只是太过好奇你之前的模样才会……没别的意思,你千万别误会……”

    “嗯,你放心,我不会误会的。”

    苏景笑了笑,并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他此时的心思,已经完全沉在了秦国边境处……

    如果是平时里,他肯定就认为,自己能顺风顺水的逃出去吧?可这回……气运值骤降了这么多,还会这么顺利吗?

    罢了,到时候走一步看一步吧?

    如果实在不行,也只能跟他们分开了。

    摸了摸自己冰凉的脸,苏景脸上闪过了了悟之意。

    …………………………………………………………

    两人又在幽暗的溪水边上聊了好一会儿……

    身份暴露,苏景并无什么震惊神色,反正他已经即将要永久摆脱这个身份,无所谓了。

    只是与筱竹对话的时候,两人之间,却莫名的随意了许多,好像随着刚刚一番对话,两人的交情深了许多似的,只能说,交心果然是最好的交往方式。

    聊了许久,两人这才有说有笑的一起往庙里回去。

    而在两人回去之前……

    一道身影已经急匆匆的向庙里面奔去。

    “咦?肖师侄?你小解怎么去了这么久?莫不是最近压力很……”

    姜离困惑的刚说了一半,目光流转,看到本该在身边的筱竹也不见了踪影。

    他嘿嘿笑了起来,“肖师侄,你不老实啊,跟我说什么小解,感情是和筱竹师侄一起出去赏月去了?”

    “没有的事,只是最近吃的太干便秘罢了!”

    肖剑冷冷的说了一声,直接翻身就睡……

    只是背过姜离的面容,却不自觉闪过一道狰狞之意!

    他竟然……摸了她的肩膀,她竟然……不拒绝?

    明明连自己都不曾……

    果然……自己之前的担忧,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