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一百三十七 九珠连环
    到得庙外……

    苏景施展轻功,整个人宛若一只轻盈的蝴蝶,在郁郁幽林之内穿梭,身边没有了人,他可以尽情的施展才刚刚学会的轻功。

    凤舞九天,当真是宛若彩凤翱翔,轻若无物。

    身影在空中翩飞,凄冷的夜风打在脸上,伴随着晚间的寒露,让面部感受到一阵阵的湿润,这般快的速度,让苏景隐隐约约,找到了一种飙车的快感!

    片刻间,已经到了数里外的一处溪流边上。

    苏景先蹲下来痛痛快快的喝了几口水,缓解了一下腹部的饥饿感……然后才拿出了那个已经冰凉的烧饼,慢慢的撕成了条,一点一点的吃进了肚子。

    他吃的很慢。

    现世和轮回空间不同……在这里,自己必须小心,气运值突然低了那么多,纵然兑换了一颗丹药,如今自己的气运值仍然远远比不上一个普通人,那颗圣阳补气丹的作用,也仅仅是让自己不会在吃饭的时候噎死吧?

    这段时间以来,看来必须要小心行事了。

    甚至于……

    苏景隐隐然有一种感觉,如果自己就这么继续跟着筱竹她们前行的话,恐怕很快就会发生某些自己不可预知的变故。

    因为气运值的突然降低,不可能没有任何的反应。

    “看来,有必要加快进度了。”

    想着,苏景伸手在轮回表里摩挲了一阵,再抬手,手里已经神奇的出现了一个精致的龙形雕像,而上面还点缀着九颗晶莹的珍珠。

    想了想。

    苏景抠下了三颗珠子,主神说药效在现世要比在原位面减弱不少,但朱七七只用了一颗就让自己毁容的面容尽复旧观,自己用三颗,怎么也够了吧?

    用布包住这三颗珠子,然后小心的用石头把珠子碾碎。

    这珠子看似是珍珠,但比珍珠来的软的多,不过稍稍用力,便已经尽数成粉。

    纯白如雪般的粉末,在月光的辉映下,散发着柔美的光辉。

    虽然不知道用法,但当初苏景也是看过电视的,快活王也没用多复杂的手段,仅仅只是敷在了朱七七的脸上,然后过不几日,她的脸就直接恢复旧观了。

    简单粗暴的方法,我喜欢。

    苏景解开了头上的黑纱斗笠,露出了他那张难看的脸。

    或者说……

    随着明玉功的突破,功力精深许多,连带着脸上伤痕也淡了许多,之前想着等到明玉功修炼到第六七层伤痕自己便可痊愈,果然是真的。

    只可惜……自己已经等不了了。

    当下,苏景慢慢的用手指勾着那粉末,往自己的脸上涂抹而去,这粉末虽然是粉,但却带有黏性,贴在脸上,立时便一阵清凉的感觉直从脸上袭达心头,哪怕体内功力无比阴寒,他仍然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好凉。

    感觉就好像大冬天里玩把雪塞进衣领里的游戏一样。

    等到一张难看的脸都涂抹完了之后……

    苏景小心的把脸用布条缠了起来,然后再戴上斗笠。

    看起来,跟刚刚已经没有任何的区别。

    但脸上,那冰凉的感觉却并没有因为脸上温热的肌肤而有所冷却,反而更为冰冷彻骨,之前本来已经结疤的伤痕,都重新开始了酸麻肿痒,好像被重新用刀挑开一般。

    看来,是药起作用了。

    九珠连环,作用果然不凡。

    苏景起身……

    正要回去,脚步却猛然一滞,看着幽幽丛林中那一道黑色的身影,厉声道:“谁?!”

    “是我。”

    清脆的声音,带着熟悉的感觉……是……

    “筱竹姑娘?”

    苏景惊奇的挑眉,瞳孔慢慢的眯了起来,问道:“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我刚过来,你跑的太快了,我跟不上你的脚步。”

    筱竹的身影慢慢的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头发上还带着树叶,看来是快速奔跑所致,她解释道:“我刚刚感觉到你摸我的包裹,然后就出了庙里,我还以为……”

    苏景看筱竹脸上神态自然,不似作伪,心知看来她追自己追的急切,加上被撇下,没看到刚刚自己折腾自己脸的那幅光景,当下稍微放下了心来,微笑道:“还以为我偷了你的宝物,然后跑了?”

    筱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并没有否认。

    大家萍水相逢,都是通缉犯,以前又不追根究底,自然会有所防备,难怪她睡的那么沉仍然被惊醒了。

    “原来你真的只时吃些干粮而已。”

    她笑道:“之前你吃了那么多,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又饿了吗?”

    “这个……只是夜里修炼的时候,功力有所突破,所以感觉腹内饥饿而已,吃点干粮……你总不会收我钱吧?”

    苏景开了个玩笑。

    “当然不会,给,一个烧饼恐怕不够吧,我又给你拿来了。”

    筱竹微笑着递过来一块烧饼,还有一小块风干的野猪肉……已经半个月都没进城了,虽然吃喝不缺,但肉食却也相当紧缺,没想到筱竹竟然……

    “这是师兄偷偷塞给我的,但我不大喜欢吃,你饿了的话,就给你吧。”

    筱竹顿了顿,认真道:“就算是之前那么多次,你都冲在最前面的感谢了。”

    她有点不好意思,“我也知道这野猪肉有点寒酸,但也没别的东西可以感谢了,我知道,如果不是你,我们根本走不这么远,但现在情况艰苦,我能感谢你的,也就这一块肉而已了。”

    “谢谢,这可是雪中送炭了,起码好歹我也很久没吃肉了。”

    苏景接过了烧饼和野猪肉。

    之前确实没吃饱……因为怕被人发现端倪,他没敢拿太多。

    没想到筱竹竟然会主动给自己送过来。

    而看着苏景慢慢的吃了起来,筱竹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蹲坐在小溪边的石头上,不时看看苏景,不时看看流水,竟然完全没离开的意思。

    过了片刻。

    她幽幽道:“按照我们目前的行程,还有六七天的时间……到时候,我们就离开了大秦边境了。”

    “那里的看守应该会特别严吧?”

    苏景思考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边界,恐怕很是严密吧?

    “严不严的,对我们问题不算太大。”

    筱竹幽幽叹道:“事实上,道家不容于秦国,但其他帝国的人,对我们还是比较欢迎的,出了大秦便是流域,流域位于大唐、大秦和大乾三大帝国的中央,属于三不管地带,只要我们跟大乾那些人说好,请他们帮忙的话……想出去,应该不难!只是你……”

    “也就是说你们的悬赏,其实出了秦国,到了流域之后,就已经可算是无效了,就算是秦国之人,也不敢对你们怎样……毕竟有很多的人愿意为道家出头,是不是?他们会对你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苏景苦笑道:“可我却没这幸运了,是不是?”

    “所以……我一路上,已经想了很久了。”

    筱竹脸上露出了严肃的神色,突然伸手抓住了苏景的手,脸几乎要贴在苏景的脸上了。

    苏景心头一跳,脸上已经露出了震惊神色,心道她怎么突然凑的这么近?

    莫不是要告白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