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一百零七章 果然装逼打脸只存在于小说中
    一处优美僻静之地,方圆百里之内没有半点人烟。

    无数山峰被强大的阵法束缚住,以特定的位置悬浮在空中,宛若天空之城般!

    周围有云雾缭绕,有仙鹤缥缈,宛若修仙圣地!

    事实上,这里乃是大乾朝最强宗派之一。

    神炎宗!

    秦穹作为秦国公主,自然可以随心所欲的选择自己想要拜入的门派。

    虽然天涯海阁对她而言更为合适,但既然她说想加入神炎宗,那么便是大乾国主,也不得不认真考虑她的话!

    也正因为如此,如今的神炎宗,终于迎来了一位真正的祖宗!那些心性不定的,性情跳脱的,喜欢惹是生非的弟子们,都已经亲自由师长们私下警告过,说新来的那位女弟子,千万不可招惹,如果敢碰掉她一根头发,那么到时候不仅尔等要受罚,甚至于恐怕还要祸及家人!

    严辞厉切,任是再任性的弟子,也不敢对她有所放肆了!

    因此,虽然加入神炎宗已经有一段时间。

    但秦穹却并没有遇到过什么欺压新弟子啦,需要自己去装逼打脸的事情。

    哥哥讲的故事虽然好听,但有时候也是不能当真的呀。

    想起自己曾经在哥哥身边听过的那些故事,其中关于装逼打脸的桥段特别多,本以为自己还能遇上呢。

    没想到竟然这般无聊。

    不过没等到装逼打脸等桥段,却意外的等到了意外的客人。

    一处精致的别院里,院外种满了火红色的向阳花,在阳光的照耀下,红灿灿的,宛若火焰的世界!

    而屋内,简陋的居所!

    正有两人,一坐一跪!

    “属下见过公主殿下!”

    “免礼吧。”

    “谢公主殿下!”

    “先别忙着谢……”

    秦穹摆了摆手,那娇俏的脸上露出了莫名意味,道:“真是有意思了,我这边才刚刚拜了师父,父皇那边就不惜再次耗费珍惜异宝把你给传送过来,他该不是派你来责怪我自作主张的吧?如果是想骂我的话,那么写信以鸿鹄传信也可,何必这么大费周章呢?”

    “陛下并无责备殿下之意,陛下只是说,公主殿下得拜明师,他身为父亲,自当给女儿的师父送上宝物,以尽心意!是以命属下特地奉送至宝!”

    “哦?什么至宝?”

    “东海之滨的血珊瑚,其内蕴含无尽炎阳气息,对于阳性功法修炼,颇有增益,正合殿下师父服用!还有无定岛的血心丹,补血益气,只要不死,服下一粒,可立保性命无恙;还有九幽幻心草,锻炼心境,有益于先天明心……”

    那人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带来的,却尽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秦穹惊奇的挑眉,震惊道:“父皇难道不生气我并未拜入各派宗主门下,反而拜了一位弟子为师,凭白的降了他的辈份?”

    “那倒不曾,事实上,陛下还有至宝送予殿下!”

    “送我吗?什么东西……”

    “属下不知,只是陛下嘱咐过,要亲手交到殿下手中!”

    说着,那人仍然保持着恭敬跪坐的姿态,从袖中取出了一个精致的玉瓶。

    “给我的……我才刚来这神炎宗一月不到,他就有宝贝给我,古怪……”

    秦穹接过了玉瓶,入手冰冷,竟然隐隐然有冻人之感。

    打开,看到里面那些乳白色的液体,随着瓶子的微微晃动而荡漾,闻着,冷不丁打了个冷战。

    她这回是真的震惊了,道:“万年石乳玉液?父皇竟然让你给我送石乳玉液?他什么意思?”

    “陛下并未言明,只时让属下给公主送来此物,然后命属下在公主身侧听候差遣,其他的,陛下并未多说。”

    “是吗?让你也留在我身边……不过我可不怎么用的上你。”

    “无妨……属下自当给自己放了假了。”

    “嘿,你还真不客气,正巧,我现在拜的这个师父对我完全不闻不问,有些武学上的困惑,恐怕还真得请教你了。”

    “什么?!那厮竟然敢对殿下不闻不问?!”

    跪在地上那人顿时大怒,道:“我堂堂大秦青莲公主,她竟敢如此冷落?公主莫急,我这便去教训于她……”

    “不必了!”

    秦穹摆了摆手,笑道:“我巴不得她不管我的死活呢,反正我想要的,也不是她的指导,我想要的……不过是她突破先天的经验而已!这样就很好!你不许多事。”

    “是,属下明白了!”

    “嗯,宝物就都留在我这里吧,你先去给自己放几天假,我想找你的时候自然会找你的,现在的话……我要开始修炼了。”

    “是!”

    那人起身,向外走去。

    留下秦穹一人把~玩着那价值连城的石乳玉液,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喃喃道:“父皇啊父皇,我可真是越来越看不透您了,您不远万里给我送这东西,莫非就是想让我好好滋养面容不成?古怪……”

    沉吟了一阵,她叹道:“罢了,我现在可没有太多的空闲去思虑这些事情,我需要做的,是尽快突破到神海境界啊!”

    她脱靴上榻,盘膝而坐。

    不多会儿,体内已经有丝丝青气浮现,这青气在空中盘旋,逐渐凝结成青莲模样……而在她的体外,却有浅薄的雾气浮现,这雾气将她环绕其中,看起来,当真是如仙似幻,而渐渐的,这雾气将整个偌大的房间,都给笼罩在其中。

    倘若苏景在此,恐怕要忍不住震惊的大叫了,秦穹练功之时所施展的功法,竟然是他曾经见过……回朔之术!

    可此时……

    苏景却还在为自己的生存斗争!

    远在万里之遥的大秦土地上。

    一处隐秘的山窝里。

    激烈的战斗正在持续……

    其中一方乃是身着铠甲、手持长~枪的大秦铁骑。

    而另外一边,却混乱的多,数名道人被护在身后,口中念念有词,不时抛出一张符咒,或化为冰霜,或为火焰,或为雷霆,更有甚者,直接能教大地凹陷,土地掀起……端的神妙无方。

    而在前方,两人御使飞剑,与前面那些大秦将士们纠~缠。

    更前方,却是一名手持短刃的年轻男子,头戴斗笠遮住了全部的面容,动作虽不敏捷,但却颇为轻巧,但凡一拳轰出,立时便要有人丧命,配合着两把飞剑的锋芒,将敌人给尽数堵在了前方……

    一开始还是这些将士们围攻这几人,但现在,这百余名将士,眼看着节节败退,竟然便要不敌这些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