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一百零二章 手脚不干净的下场
    两人一时间面面相觑。

    那门将古怪的眼神,却让苏景一阵困惑,心道我都已经毁掉了自己的脸……为何他还能鼓起勇气仔细打量我……

    !!!!!!!!!!!!!!!!!

    突然!

    他的眼睛凝滞了。

    死死的盯着那被门将握在手中的画卷,里面有一道身影……相貌,相貌都是无比熟悉。

    苏景心头顿时无声霹雳轰过。

    怎么回事?

    我自毁容貌,这件事情没有被任何人知晓,我也没有遇到什么追兵,可就算如此,难道还躲不过秦政的天罗地网吗?!

    注意到那门将在自己脸上仔细打量的神色,以及眼底逐渐浮现的狂喜……他认出我了。

    苏景心头再度警兆闪过,现在不是关注自己到底是怎么暴露的时候,更重要的是,如果他在这里叫起来的话,那才是真的危险了!

    “大人,小人这里有宝贝奉上!”

    苏景急忙高叫了一声,伸手握住了那门将的胳膊,手中已经握上了一锭金子,金灿灿的光辉,正巧让后面的百姓都看到了。

    当下,所有的百姓脸上都露出了了然神色,心道竟然是贿赂么?不过急着这么光明正大的送上好处,看来这个脏兮兮的小子身上定然携带着不菲的宝贝啊!

    当下,众人鄙夷的眼光看了那光明正大收受贿赂的门将一眼,然后到一边去审查了。

    现官不如现管,虽然心中有意见,但现在肯定不会爆发!

    “不……不对啊,他可是……”

    那门将震惊的叫了起来,眼底闪过恍然神色,大声叫道:“不对,你是……”

    他扬起画卷,正想高声大叫你分明便是钦犯,可举到一半的手突然手肘一麻,不知怎么的,竟然直接向着自己胸口而去,那扬到一半的画卷也就直接放了下来。

    正要说话。

    胸腹一痛!

    眼角余光看到幽蓝之光直接没体而入。

    刚想说什么,冰冷的感觉瞬间蔓延自四肢百骸,本来即将流淌下来的鲜血,也直接被生生冻结成冰。

    “大人,如果您还嫌不够的话,小人这里还有别的宝贝,只是实在不方便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拿出来,要不……咱们去别的地方?”

    说着,苏景伸手搀扶着那瞪大了眼睛,已经永远也说不出话来的门将,慢慢的往大门附近休息的小屋里走去,一路搀扶,态度之虔诚,让那些百姓们都忍不住鄙夷的移开了视线。

    到得房间之内……

    所有人都在外面公干,倒是省了苏景不少的事。

    眼见周围没人了,苏景这才轻轻的嘘了口气,只觉得短短几步路,自己的后背几乎都要湿了。

    刚才真的是生死一线间。

    倘若被人发现半点端倪,恐怕自己立即就会陷入周围那数十名将士的包围,纵然自己闯了出去,不会骑马,恐怕很快就会被骑兵给逮到,周围方圆数里内都是平原,躲都没地方躲。

    “但他们到底是怎么知道我毁了自己的容的??我明明没有告诉任何人……”

    苏景把房门堵死,这才拿过了那门将手中的画卷细细打量。

    分明便是自己毁容后的模样……

    所以说,我毁掉了自己的脸,到底有什么意义?

    仅仅只是逃出了咸阳城吗?

    或者说,到底哪里露出了破绽,他们是怎么知道我现在的模样的?

    苏景隐隐然觉得,如果不搞清楚这点的话,日后就算自己再如何变化,恐怕仍然逃不过敌人的追捕。

    他突然一怔,想到了一个问题。

    似乎……自己逃出咸阳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容貌已变,但现在自己逃出来不过几日,他们竟然便已经将这画卷流传到这颇远之处,看来应该是前后脚的功夫而已。

    而这段时间的话……

    似乎只有秦亥的死讯被得知。

    苏景心头突然闪过了一道神秘的黑影,或者说……如今的话,这黑影也未必会神秘了。

    十有八~九便是……

    “韩无垢!!!”

    小穹跟自己说过,他会回朔之术,之前自己与秦亥争斗,他便曾根据周边的环境查探出了自己与其的争斗细节,会不会这回也是……是根据秦亥的遗体还是破庙的环境?

    不管哪个,看来日后,定然要动手干净些了!

    可现在的问题是……

    我该怎么逃出去呢?

    苏景脸上露出了苦恼的神色,他在这军营休息之地左右翻了翻,然后发现,自己毁容前的面容已经只剩一小部分,看来是之前送过来的,而如今又送过来毁容后的。

    “可惜了,如果真有石乳玉液的话,现在我立即恢复旧容,到时候反而更容易隐藏自己。”

    可惜自己被坑了……

    或者说武断主义害死人,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狗眼,认为这东西是石乳玉液呢?能够美容养颜的宝物,秦政舍得一下子赐给秦亥那么多吗?估计刚刚好也够他一个人用吧。

    但现在的话,我要怎么逃出去呢?

    苏景苦了脸了,之前以为自己绝对安全,所以大咧咧的就进来了,却不知自己其实早已经暴露,现在在想出去,可就难了。

    但问题是这里也不安全,外面到处都是守城的士兵,随时都有可能有人进来……一旦被发现,就彻底完蛋了。

    好在现在的话……似乎所有人都认为这个门将是真的在收取贿赂,一时间倒是没什么人打扰他们!

    ………………………………

    足足在半个时辰之后。

    “咦?赵老大怎么搞的?这回收了什么宝贝收这么长时间?该不会想着吃独食不分兄弟们一伙吧?”

    终于,其他那些一开始还在看热闹的将士们发现了不对,心道老赵这家伙素来手快,今天怎么却变的这么慢了?

    当下,有人忍不住趴在那紧闭的房门前听了听,却没听到任何动静。

    困惑的推门。

    房门竟然并未上锁,而是直接应声而开。

    “这家伙,干坏事都不关门了。”

    惊叫了一声,那人往里面看去,然后看到了被剥的只剩里衣的尸首,头颅低垂,眼神涣散,胸口还有一道幽深的伤痕,伤口冰封,根本看不出到底什么时候死的。

    “糟糕!!!老赵死了!”

    “有人袭击我大秦将士,速速全城戒严,决不可让任何人出得城去!”

    “凶手是谁?!”

    “鬼知道啊,但他肯定是穿着老赵的军服跑啦!”

    “追,兄弟们看到脸生的将士,直接抓了!”

    这些人反应极快,当下立即封锁城门,有人跑去别的城门传迅,而大部分将士,则已经飞快的冲进了内城之中。

    很快,四方城门尽数关闭。

    所有人都开始严阵以待,在这和平时期,一名将士被杀死的营地中,这简直是天大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