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九十九章 石乳玉液?
    苏景的瞳孔猛然一缩,脸上却不动声色,微笑道:“苏姑娘为什么这么说?”

    小蛮也嘀咕道:“就是啊,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疯狂的人?闲着没事干嘛要划花自己的脸?”

    苏陌如微笑道:“小兄弟瞒的过别人,却瞒不过身为医者的陌如,你脸上的伤痕看似陈旧,实则是以冰霜冰封,而后令伤口提前凝结而已,据我观察,这伤口应该是三日之内才刚刚留下的,你刻意的举动,反而让我看出了破绽!”

    苏景仔细打量了一眼苏陌如,慢慢道:“不错。我招惹了极其可怕的仇家,为躲避仇家,这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将自己的脸毁了,不然的话,恐怕现在早已经尸横就里了。”

    “是吗?小兄弟好魄力……壮士断腕,能人所不能,看来小兄弟果非常人。”

    苏景苦笑道:“不过是被敌人追的抱头鼠窜之辈罢了。”

    “陌如问小兄弟这话,并非是揭小兄弟隐私,而是……”

    苏陌如沉吟了一阵,问道:“小兄弟毁去自己的面容,不过是权宜之计,可曾想过日后如何复原呢?”

    “这个……”

    苏景沉吟了一阵,问道:“苏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我万叶飞花谷中,却是有可美容养颜之物,其中最珍贵者,也许能令毁去的肌肤重新尽复旧观……小兄弟脸上的伤时间不长,应该有很大机会复原的。”

    “是吗?”

    苏景不置可否,微笑道:“可我跟苏姑娘非亲非故,苏姑娘自己也说了,其中最珍贵者……凭什么要给我用呢?”

    “所以陌如不才,想要小兄弟三年时间。”

    “什么意思?”

    苏景沉吟了起来。

    “没什么意思……只是眼见小兄弟功法颇为阴冷,陌如家中有不少珍贵药材,纵然风干保存,药效仍然在不停流失,所以想请小兄弟随我回去万叶飞花谷三年,为我冰存药材!”

    她苦笑道:“虽然功法属阴者不少,但如小兄弟这般的,却也相当少见,因此虽然冒昧了些,但也不得不厚颜出口了。”

    “这个……还是算了吧。”

    苏景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小蛮不高兴道:“喂,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抬举?我家小姐看的上你,那是你的福分,你怎么还推三阻四的?”

    苏景无奈道:“小蛮姑娘,听你这口气,你家小姐这是占山为王,要抢我当押寨夫人了?”

    小蛮顿时无语。

    苏陌如轻叹道:“小蛮不可无礼,也罢,小兄弟既然无意,那便算了吧,日后小兄弟如果有心的话,可随时来找我,也许不需三年,一年半载的,也是可以的。”

    “多些苏姑娘了。”

    这才对,萍水相逢,如果说她毫不犹豫便把自己最珍贵的宝物拿出来救自己,那么只能说此人定然别有用心了。

    听得苏陌如并没有强行要自己收下他的好处,苏景这才算是彻底的放下了心来。

    他似乎也觉得自己挺不近人情,或者说之前还说定然会有后报,可现在人家有所需,还拿出好处来,可自己却直接被拒绝的干净利落,委实自己打了自己的脸了。

    他解释道:“姑娘有所不知,其实我如今仍然被仇家追杀,我的仇家相当可怕,我若跟姑娘同行去了那什么万叶飞花谷,恐怕才是真正害了姑娘和那万叶飞花谷了。”

    小蛮不爽道:“你都不知道我们万叶飞花谷到底有多厉害……不想去就不去,还找什么借口,真是的,小姐又不是要你为奴为婢,而且就算为奴为婢,我也做的挺开心的,小姐对下人很好的。”

    苏景心道你万叶飞花谷就算再怎么厉害,难道还能跟一国之力抗衡吗?秦政那脾性,你真敢收留我,他真就敢挥军而上,直接覆灭你的这个什么什么谷,到时候别说万叶飞花谷,就算是亿叶万花谷,也难逃焦土!

    “小兄弟的担忧也有道理。”

    苏陌如轻叹道:“实在是我如今得了一株天山雪灵芝,这灵芝遇热即融,非得需要一个功力至阴至冷之人时刻为我保存其药力,我之前寻了数人,皆是不成,小兄弟能自发在脸上覆上冰块,可见功力定然极为如臂驱使,所以我想也许可以……罢了,小兄弟不愿连累他人,我也不好强求!好吧,此事就此作罢吧。”

    苏景微笑道:“而且事实上苏姑娘,我倒是有一言相询。”

    “小兄弟但说无妨。”

    “我手中有万年石乳玉液,我曾经亲眼见过其将人的面容尽复旧观,不知如果我想用此物的话,该如何用?”

    苏景心道难得碰到个医生,我还不赶紧询问一下药的具体使用方法,是外敷还是内服,一天几次,几次一个疗程等等等等。

    “万年石乳玉液?!!”

    苏陌如面色剧变,震惊道:“此等宝物,怎么可能会在你的……”

    她惊奇的声音渐渐的平静了下来,看着苏景的眼神已经带着些了然,“看来小兄弟果然不凡,使用方法的话,我自然也知晓,只是却要根据石乳玉液的年份来定……万年石乳玉液,虽说万年,但也许九千年,也许一万出去……每一年的效力皆是不同,恐怕非得见到实物才行。”

    “实物在此!”

    苏景把自己从秦亥身上得到的石乳玉液递了过去。

    小蛮不满的嘀咕道:“我说呢,这么戒备……感情身上藏着这样的宝贝,可我们家小姐会是贪图你宝贝的人嘛?”

    她此时也意识到了苏景的不凡,之前满脸不爽的表情,这会儿也收敛了许多。

    苏陌如深吸了口气,接过了苏景手中的石乳玉液。

    打开了瓶口,仔细的嗅了嗅……

    然后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道:“怪了,这年份……”

    她对苏景道:“小兄弟,陌如逾越了。”

    说着,什出珠白玉嫩的小指,伸进去勾了一节出来,然后送到唇边品了品。

    苏景问道:“怎么样?这个年份的石乳玉液,应该如何使用?”

    “这个……”

    苏陌如脸上露出了苦笑,叹道:“小兄弟,这瓶石乳玉液,不知是谁告知你的……说这里面的液体其实是石乳玉液呢?”

    “什么意思?”

    苏景眨了眨眼睛,愣住了。

    惊奇道:“难道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