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九十八章 你到底跟自己多大仇?
    “自由的感觉……真好啊!”

    一路狂奔了半个多时辰。

    直到沿途看到一溜蜿延的小溪,溪水清澈见底,川流不息。

    感叹一声果然古代就是没有现代方便,渴了连口矿泉水都喝不上,苏景也顾不得讲究了,蹲在一处蜿延的小溪边,就着河水痛痛快快的喝了个饱……

    然后看向了水中自己的倒影。

    终于成功的逃了出来,付出的代价却也相当不菲。

    本来白净的脸庞,此时已经被横七竖八的伤痕给取代,再加上冰霜冰冻之后,看起来,当真是触目惊心,宛若僵尸一般。

    这般狰狞可怕的面容,当真是令人一阵眼晕迷眩……

    伸手入水,拘起一蓬打在脸上,冰冷的河水,让苏景有些朦胧的意识清醒了许多。

    之前与秦亥一场大战,绝对实力的差距,让苏景早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再加上他压根就没时间疗养,一直都只是强压着,到如今……体内隐隐作痛的感觉越发的剧烈,而之前的断臂虽然被秦苏给接上,但毕竟时间太短,同样也感觉已经颇为滞涩。

    “看来……得赶紧找个地方歇息才成,不然的话,追兵追上来,恐怕我连反抗的力气都没了!”

    苏景喃喃说着,刚想起身,头部却猛然一阵眩晕,从逃出阿房宫到如今,仅仅只吃了三个包子,精神无比的紧绷……到如今甫一放松,竟然隐隐然要……

    噗通一声,他已经直接一头砸进了湖水之中!

    意识……陷入了昏沉之中。

    最后一个念头却是……幸亏自己逃的够远,一时三刻之内,秦国的人应该还不知道自己已经逃出来了吧?

    可别醒过来的时候,又已经被抓了回去。

    …………………………………………

    意识昏昏沉沉,仿佛在海面上飘荡,时起时伏……

    身体不时传来一阵刺痛。

    在一阵晃晃悠悠中。

    苏景慢慢恢复了意识。

    耳边响起了模模糊糊的声音,似乎是正在对话。

    而她们对话的核心,好像便是自己。

    “大小姐,您救了这个小乞丐,我能明白您是一惯心善,可咱们把他从湖里捡上来就行了呗……您干嘛非要把他带到车上?这么脏又这么丑……”

    清婉的声音道:“好了,小蛮你别太以貌取人,这位小兄弟……恐怕可不简单呢。”

    前一道声音抱怨道:“能有什么不简单的,长的这么丑……”

    “能在昏迷中尚且自发在脸上凝结一层寒冰,让自己不被河水溺死,功力如何姑且不说,单单这功法的威力,你口中这丑乞丐,恐怕来历不凡呢!”

    “再不凡他也弄脏了小姐你的马车……赔的起吗他?”

    对话声逐渐清晰,感觉也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身下……晃荡的感觉……

    我这是在马车上?还是囚笼?

    苏景慢慢睁眼,车顶那红色的顶梁逐渐清晰,甚至于上面的纹路都可以看到,打磨的极其细致,一看便可知价值不菲。

    不是敌人,如果是敌人的话,不可能把我放在这么华贵的马车上。

    他第一时间向自己的胸口摸去。

    还好,襄桓留下的玉还在!

    之前从秦亥身上得到的石乳玉液和那圣阳补气丹也在……看来自己并没有被人搜身什么的。

    苏景轻轻的松了口气,这才有闲暇看向了周围的景致。

    然后,看到了一张嫌弃的脸,本来还颇为可爱,只是此时俏脸却拉的老长,对苏景的举动颇为不以为然般,不满道:“哼,一个小乞丐而已,能有什么宝贝东西,你至于这么慌吗?搞的我们救你是图你什么东西似的……”

    苏景没有答话,而是向着周围仔细打量了一眼。

    自己确实是在一辆正在慢慢行走的马车上,车辆颇为宽阔,做工也极其不凡……

    而在马车上,仅仅只有两名女子。

    一名约莫双十年华的温婉女子,相貌极美,尤其是那一双眼眸,清澈如水,注意到苏景审视的眼光,她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小兄弟你终于醒过来了。”

    而在这女子身侧,那满脸嫌弃的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扎着双环鬓,看来是个丫环。

    她不满的对苏景道:“好了,你人都醒过来了,那么也该出去了吧?男女授受不亲,之前你昏迷坐不了马,所以才让你躺在这车上,现在的话,避嫌啊你懂吗?”

    “小蛮,不可对这位小兄弟如此无礼!”

    那女子轻轻斥责了一句,柔声道:“小兄弟,你不用如此戒备,你身上受了不轻的内伤,虽然我已经给你施以金针之术,但受伤的地方却没那么容易痊愈,乱动的话,会牵引伤口的。”

    “是你们救了我?”

    苏景左右看了看,马车正在宽阔的大路上行驶,而透过那摇晃的窗帘,可以看到外面数十骑骏马跟随……看来此女来历非凡。

    “当然是我们救了你,不是我们的话,你现在还在水里泡发呢!整个人都肿了一圈了……”

    名为小蛮的小丫环嘀咕道:“结果醒过来就对我们满脸戒备的,什么态度啊,早知道就不救你了!”

    “小蛮,也许这位小兄弟是有着难言之隐呢!”

    那女子微笑道:“小兄弟你别误会,我们并不是贪图你的什么,仅仅是医者父母心,不能眼见你在河水中漂流而已。”

    “多谢了!”

    苏景问道:“我昏迷了多久?”

    “半个时辰。”

    苏景闻言,顿时轻轻松了口气,心道幸亏时间不长,不然的话,保不准什么时候秦国的将士就会追出来……以自己如今的武力,面对寻常士官还好,倘若是血龙卫的话,恐怕必死无疑!

    感觉了一下身上,确实,之前的断臂已经舒缓了许多,似乎是有专人为自己按摩正骨过,而之前秦亥在体内留下的暗创痛苦也减轻极多,他对那女子拱手道:“多谢小姐救命之恩了,敢问小姐芳名,我们现在正在往哪里走?”

    那女子微笑道:“我叫苏陌如,是万叶飞花谷的一名普通弟子,之前回家看望家中父母,回谷途中,经过之前那道小河,正巧看到小兄弟你落在河中漂流,因为小兄弟你伤势不轻,贸然叫醒你恐怕会加重伤势,所以只能暂时带着你了,眼下,我们正在往万叶飞花谷中去。”

    “万叶飞花谷?”

    苏景挑眉,完全没听过。

    小蛮本来正挺着娇小的胸膛,似乎在等待苏景震惊的眼神,可看得他一副完全无动于衷的模样,顿时不满的撇了撇嘴,嘀咕道:“孤陋寡闻的土包子。”

    苏景对她理也不理,只是郑重的对名为苏陌如的女子认真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日后若有机会,定然百倍奉还。”

    苏陌如微笑道:“都说了只是医者父母心而已,我救小兄弟,可不是图的小兄弟什么,只是我心中有一困惑,可能冒昧了些,不知小兄弟可否解答?”

    “请讲。”

    苏陌如深深的看了苏景一眼,问道:“小兄弟脸上的伤痕,可是你自己划的?!”

    “什么×2?!!”

    苏景顿时面色大变。

    而她身侧的那小丫环小蛮,脸上也露出了震惊的眼神,惊骇道:“你那么难看的脸,竟然是自己弄的?!为什么,你疯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