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九十五章 我很丑 可是我很温柔
    “大爷,来个包子!呐,给你钱!”

    “额……小兄弟……呀……”

    卖包子的老大爷看到一张狰狞可怕的面容,顿时吓的一个哆嗦,包子直接掉在了地上!

    苏景歉然道:“抱歉,大爷,我小时候遭过山贼,被他们划伤了脸,吓到您了,不好意思!

    “没……没什么。”

    卖包子的老头怜惜的看了眼苏景,年纪轻轻却已经……他叹道:“只不过小兄弟啊,一个包子才一文钱而已,你给我一百两,我找不开啊!”

    “找不开吗?可我也没零钱呐,那我要三个吧,剩下的钱就不用找了!”

    苏景拿了三个包子,也不要找回了,一边慢慢的吃着,一边往城门方向走去。

    钱再多也只是工具,但再不吃东西,自己就真要饿死了,这时候哪怕一个包子一千两,也得买!

    苏景吃的很慢,走的也很慢,尽量表现出一个普通人的形象……

    沿途看到有人拿着自己的画像在那里议论,他还特地凑过去看了看,然后把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

    “臭乞丐,看什么看……你也想发财了不成?”

    “这么丑,滚远点!别碍了我们的眼!”

    苏景笑了笑,没有搭理人家,但见自己在人家面前,拿着画像都认不出自己,果然很好!

    到得城门前的时候,三个包子已经都进了自己的肚子,古人诚朴,三个包子量大馅足,吃的撑撑的。

    只是……忘记买水了。

    不过在这里恐怕也没矿泉水卖吧?

    想着,苏景摸了摸干干的嘴唇,就那么慢慢的走到了城门前。

    果然,此时的城门,之前那些守城的黑龙卫们,已经都不见了踪影!

    看来所有人都已经忙于去追杀那所谓的李毅去了……所以说,秦亥是个好人,他的属下也是好人呐!

    苏景感叹着,看到城门前剩下的,都是些平日里当职的门官。

    没有顶头上司在侧,果然,之前那排的老长的长龙也就短了许多,审查也懈怠了许多,七国并入一国,此时的大秦人数之繁多,恐怕早已经位居于四大帝国之首!

    纵然只是周边,但那厚厚一摞的户籍本,真一个一个查未免太过费事,之前领导在侧还装模作样一番,如今的话,无人管束,他们不过是拿着画像比一阵,倘若不像,便直接让其出城了!

    果然,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苏景混迹入了长长的队伍中!

    然后……惊呆了周围的一片人!

    注意到他的脸后,所有人都面色微变,急忙躲的远远的,并非嫌弃,实在是太过狰狞之物,看起来,太过可怕!

    苏景也不以为意,越怕越好……

    …………………………………………………………

    而此时。

    阿房宫之内。

    秦亥的尸身已经依照秦政的命令,被送到了正阳殿中!

    “我可怜的儿啊!!!”

    眼见自己最心爱的孩子变作了冰冷的尸体,王美人大叫一声,扑到了秦亥尸身之上,痛哭流涕起来!

    秦政面色冷如冰铁,道:“国师,烦请你施展回朔之术,看看他的死,是否有什么蹊跷之处!”

    国师困惑道:“蹊跷?陛下认为二殿下之死有不对劲之处?”

    “不是认为,是他死的时机太巧了……”

    秦政道:“如果不出孤所料,应该有些关联!”

    “好!”

    国师上前走了两步,柔声道:“王美人,烦请您稍退两步,待得我回朔二殿下死因,也好让他莫要蒙受了什么不白之冤!”

    “陛下!亥儿死的好惨呐,您一定要替他报仇啊!”

    王美人痛哭流涕,扑过去抱住了秦政的腿。

    “你先让开,好让国师施展回朔之术!”

    “陛下……都这时候了,凶手还未捉拿归案,您何苦在这里看什么死因?快快派人将那凶手捉拿,然后碎尸万段好为我儿报仇啊!”

    王美人却早已经失却了理智,刚刚宫外弟弟传来消息,说贼人入了密道,如今还在全城封禁查找,但却仍然未能将凶手捉拿归案!

    儿子死了,凶手却还逍遥法外,这让素来从未受过什么委屈的王美人如何承受的住?

    秦政不耐的皱眉,怒道:“若非你把亥儿教成了那般德性,他又如何会落的如今下场,如今你竟然仍然不知悔恨,来人,给孤拖她下去,所有人不得进入正阳殿!”

    “陛下……”

    王美人痛哭流涕,却根本抵挡不得,直接被侍人架着胳膊生生的拖了下去,沿途凄惨惨叫,何其悲凉。

    “这……陛下,丧子之痛,你对王美人是否太过严苛了?”

    秦政冷冷皱眉,不答反道:“请吧,国师!”

    “是!”

    国师叹了口气,挥手,一团雾气自掌心而出,漂浮不定,缓缓将秦亥淹没!

    而后,他也步入了那雾气之中,片刻后,脸上露出了古怪神色。

    秦政问道:“看到了什么?!”

    国师道:“我看到了二殿下跟王贲将军一同巡逻,然后,他似乎发现了十一殿下的下落!”

    秦政微微颔首,道:“果然如此,亥儿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这个时候死……孤就知道跟楚南有关!继续……”

    “是!他并没有将十一殿下的下落告知王贲,而是独自带着侍卫跟了上去!看来是打算私下里解决恩怨!”

    秦政眼底露出沉吟神色,道:“然后呢?”

    国师道:“两人在破庙大战起来,十一殿下似乎不敌二殿下……”

    “不敌都会死?”

    “这……二殿下战意不足,而十一殿下却为生而战,似乎爆发出了不弱的功力,而且似乎二殿下的功法,对十一殿下造成的伤害大打折扣,而后,他与那侍卫合击十一殿下!十一殿下却突施诡手,拼着受了二殿下全力一击,竟然将那侍卫攻向他的兵器掉转了方向,刺向了二殿下!”

    国师轻叹道:“这么看来,之前二殿下在尸山别院之内被自己的擎炎神火诀打伤,并非是巧合,而是二殿下掌控着一手可转移敌人攻击方向的神奇招式,真是闻所未闻啊!”

    “确实闻所未闻……不过只要提前知晓,那么多加预防,这一招没什么威胁。”

    “那是对你而言吧!”

    国师抬头看了秦政一眼,继续回朔……这秘术威力相当不俗,竟然仿佛真的身临其境般,将当时发生的事情给详细的描述了下来。

    而说着说着,国师面色突然大变,震惊道:“糟……糟糕!!!”

    秦政眼神一眯,道:“怎么了?!”

    国师声音里竟带上了几丝悲愤之意,怒道:“他……楚南……他竟敢……他竟敢毁了他自己的脸!!!”

    秦政闻言,面色登时微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