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八十九章 我想跟他好好的叙叙旧呢
    一路跟着王贲四处巡视!

    秦亥表现的确实如同一个尽职的将领一般,看着身边的将士们挨家挨户的巡视,不时出言呵斥碍事的百姓滚出自己的家。

    事实上,不仅仅是他这一路,连带着周围共有十八路,将整个咸阳十八条主干道给尽数封死,一路宛若地毯式搜索,除非那楚南长出翅膀飞出了咸阳,否则的话……抓住他,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沿途巡视了了许久,直到日上三竿,秦亥这才叹道:“唉……舅舅,这实在是没意思的很,我还以为直接就能找到那混蛋楚南的位置呢,结果你们就是这样没头苍蝇一般的寻找,还不知道到底要找到什么时候,我还是回去好好的修炼吧,争取早日将自身修为突破至炼气境五脉的程度,秦苏那家伙如今已入神海,我必须要奋起直追才行了!”

    “难得你明白这些!”

    王贲欣慰道:“那便速速回去吧,有我王家至宝相助,你的进步速度,绝对比常人更胜数倍,如今处处针对你的青莲公主已然不在,没有她在陛下耳边说你的坏话,正该好好把握这个机会才是!”

    “嗯,外甥省的。”

    秦亥直接掉转马头,高喝一声驾,直接纵马往前奔去!

    身后数个随从急忙快马跟上……

    沿途掀翻菜摊无数,百姓纷纷抱头逃窜,慢了一点,恐怕便要被碾压于马蹄之下。

    王贲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这个外甥,武学天赋不差,奈何自幼被其母娇惯坏了,早已经忘记了什么是谦让与仁慈,比起来,纵然他这带着有色眼光看人,也万万找不到哪怕一点他比当今太子殿下秦苏更强的地方!

    “父亲啊父亲,真不知道你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敢把宝押在这秦亥之上,去跟秦苏抢太子之位的?”

    喃喃的说了一句,王贲把注意力放到了搜索苏景的事情上,他早已经在陛下面前许下了军令状,若不成,恐怕少不得苦头吃!

    而此时,秦亥纵马疾驰了一阵,却并没有如同王贲所想那般老老实实回去王府,而是沿途拐了一个急弯儿,偏离了回去王府的道路,到了一处极其偏僻的角落!

    早已经有人在那里等候!

    见到秦亥,那人恭敬的跪了下来,道:“见过殿下!”

    秦亥也不下马,淡淡问道:“我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启禀殿下,殿下让属下跟踪那人,一路走的都是偏僻的小道,最后悄悄上了前方数里外的山上一处破庙里……看起来,行踪相当诡秘!”

    “破庙?哦,是那里啊……确实,按照舅舅这样的搜索速度,要搜到那里,至少也要两天的时间……看来,他是打算先在那里休息一阵了!”

    咸阳寺庙只有一间,秦亥自然知晓属下说的到底是哪里!

    他脸上露出了冷咧的笑容,“哼哼哼哼,可笑,楚南啊楚南,旁人认不得你,我们两个自幼一起长大,我难道还认不得吗?莫说背影,便是你化成了灰,我也能知道你是哪一坨!以前在阿房宫之内,我顾忌父皇,还不敢对你怎么样,可你竟然愚蠢到敢逃出来,那也休怪我手下无情,取了你的狗命了!”

    “殿下,就我们几个过去吗?”

    跟在秦亥身边的,不过都是些普通的侍人,也许都修炼了些粗浅的拳脚功夫,但却根本不入流,服侍人相当有一套,但跟人搏杀的话,可就……

    那之前跟踪苏景的,乃是王翦派在秦亥身边保护他的专属护卫,因此一听秦亥的话,立即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对付楚南那个小杂种,还需要多少人呢?”

    秦亥冷冷道:“凭借我多年苦修的擎炎神火诀,足可轻松取了他的性命!”

    “可据说楚南并非不会武功,昨日里在阿房宫内,他以一敌十,轻松击毙了十名巡逻侍卫,而后更打败了守宫的将士,这才逃了出来!”

    “李毅,你跟踪他许久,可见他会武功么?”

    “这……”

    名为李毅的护卫脸上露出了难色,但还是老实答道:“应该是不会,他脚步沉重,步履之间与普通人没有任何的二致,完全不像是修炼过轻功的模样,而且他的感知相当敏锐,沿途似乎是发现了属下在暗暗缀着他,曾经试图甩脱属下,但却根本没有成功!”

    “也就是说果然都是以讹传讹!”

    秦亥冷笑道:“我如今虽然才不过炼气境四脉,但跟你这种人可完全不同,我所修炼的,都是最为顶级的武学,莫说那楚南压根就不会武功,就算他会,难道还能跟王家的擎炎神火诀相提并论不成?!”

    “可……”

    李毅皱眉,说道:“可宫中传的皆是头头是道,说楚南确实击杀了十名侍卫……属下想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那我问你,尸体呢?那十名侍卫的尸体呢?”

    “这……”

    李毅答不上来了,直觉的察觉到似乎哪里不对,但具体哪里不对,他也说不上来。

    更何况,秦亥堂堂大秦二皇子,又岂是他所能劝的动的?

    “今天可是我最好的机会,舅舅也不知鬼迷了什么心窍,竟然不打算借机杀了那楚南,外公的命令他都不听,我若将他杀了,然后将此事告知外公,定然会让外公他老人家非常高兴的!”

    秦亥调转马头,道:“走,你等随我同去,不……不能去!”

    他突然想起来,楚南到底也是皇子,这些侍从虽然都是自己心腹,但却未必不会出卖自己,以后他们若诬蔑自己,自己大可一推三六九,但如果让他们亲眼看到了自己斩杀那楚南的话……

    他严肃道:“你们都给我回王府去,不准把我的行踪告诉任何人,李毅,你跟着我!”

    李毅是外公派给自己的专属侍卫,实力应该不错吧?最重要的是,值得信任!

    “是!”

    李毅哪里有什么反对的办法,只得从背后直接卸下了一个黑袋,拆开,里面露出了两节钢棍,而其中一截钢棍一头却是一牙弯月儿……

    两相一对,旋转!

    一柄方天画戟已经握在手中,他高声道:“定然保护殿下安危!”

    “没必要那么严肃……”

    秦亥摆了摆手,笑道:“你的职责就是守着大门,别让我那好弟弟逃了就行,我的话,果然还是想跟我们家小十一好好的聊一聊陈年过往的事情啊!”

    他微笑,眼底闪过阴冷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