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八十八章 仇人见面
    头戴斗笠,只要低着头,就不会被人看清楚面容!

    之前在皇宫中的装束早已经换掉,现在的苏景,一身粗布衣衫,看起来,就好像一个刚刚从乡下来的土包子一样。

    而沿途在那热闹的街道中走着。

    不时听到周围热闹的叫卖声,以及黑甲侍卫走过的咔嚓咔嚓的钢铁摩~擦声……

    不得不提,黑龙卫似乎在百姓中声誉不错,最起码,这些百姓们并不是太忌讳这些侍卫,仅仅只是在他们经过的时候,给他们让开道路,而后,便继续该做什么做什么了。

    苏景小心的避开这些侍卫。

    沿途往南边走去!

    与刚刚走过的东边一般无二,守备森严,而且那些黑甲侍卫,最低也是炼气境的修为,显然,是真正久经锻炼的黑龙卫,这可跟之前自己在稷下学宫之内杀掉的那些人不一样……

    他们是真正经历了万千磨炼,战斗经验无比丰富的搏杀高手!

    一对一自己胜利的把握不小,但一对三对四的话,没有轻功,估计连逃跑都很难!

    而后南门!

    北门。

    苏景不死心的把四边大门都走了一遍,然后不得不沮丧的承认,秦政抓他之心当真极盛,为了他一个人,四道大门,足足派出了何止千人,再加上那满目戒备巡逻的将士。

    通缉榜上,最顶端的画像早已经换成了自己的!

    “通缉金额……十万两?!”

    苏景脸上露出了感叹的神色,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从昨天到今天,整整一天一~夜的功夫,自己就只喝了一点水而已……

    也真是多亏了作为楚南的十余年的生涯,早已经习惯了挨饿,不然的话,这会儿肚子已经忍不住咕咕起来了吧?

    “如果真的快饿死了,我自己把自己卖了,最起码,总能吃一顿饱饭吧?”

    苏景喃喃感叹了一句,打量着画像上自己的头像,也不知出自谁的手笔……上面的自己眉清目秀,确实是自己的眉眼,只是不知为何,总带着些婉约的味道!

    与其说是个男儿,倒不如说其实是……

    苏景眉头一皱,心道这哪里是自己,这分明是……

    “咦?这是十一公子的画像吗?怎么看着,总觉得似曾相识?!”

    “是错觉吧?十一公子自从十余年前楚国灭亡之后,就一直被囚困在阿房宫内,听说过的日子比之普通的奴婢还要有所不如……更别说出来了,我们怎么可能会见过?”

    “是见过的……”

    一名拄着拐杖的老婆婆脸上露出了唏嘘的神色,感叹道:“这是公主殿下啊……公主的孩儿,定然像极了她了!”

    “是啊……这分明便是倾心公主啊!”

    围着那通缉榜议论着的百姓们说着说着,声音都渐渐的低了下去,沉默着散去了。

    似乎回忆起了当年的过往,回忆起了那位仁善的公主殿下,他们对那十万的赏金也没有兴趣了!

    “都散开,都散开,都给我散开!”

    突然,一道粗暴的声音直接传了过来,直接开始轰赶起了这些人。

    把人赶散之后……

    后方这才有数十骑骏马慢慢的从长街尽头走来。

    而其中两人,苏景分明无比熟悉。

    王贲和秦亥?!!!

    苏景急忙低头,用斗笠遮着脸,跟着人流往街道的副路上走去……

    而随着他们的行进,有一队队侍卫冲进了沿途百姓的家中,强硬的搜索起来!

    与刚刚的黑甲军队,其粗暴程度,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这些人……

    跟刚刚那些黑甲侍卫不是一伙的!

    苏景躲在角落里,看着那搜索的侍卫,这些人似乎是……王贲的人?!

    这么说来,秦政不想破坏他的好名声,所以只是让黑龙卫困住城门,把自己锁在里面,然后再由王贲来带人强行挨家挨户的搜索吗?

    这么搜索下去,给自己恐怕就没有太多躲避的空间了!

    苏景咬牙,跟着那哄乱的人群,往远处走去!

    能躲得一时是一时……总之,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决不能被他们抓住!

    而此时……

    王贲正在苦口婆心的劝着自己的外甥,虽然是自己的亲外甥,但到底也有着陛下的血脉,因此他也不敢直呼其名,只是叹道:“殿下,这些小事,交予属下办就是了,父亲将我王家至宝交予殿下,殿下正该努力闭关,争取早日将自身修为更上一层楼才是,何苦在外面趟这趟浑水?”

    “舅舅您别多想,我也只是太过憋闷了而已!”

    秦亥脸上那狰狞的毁容模样,此时已经尽数恢复如初!

    或者说,他毁容之前,面容便仿王家之人,肌肤粗豪,可用了石乳玉液之后,不仅被毁的面容已经恢复旧观,更连带着肌肤也细致了许多,虽然五官未变,却多了几分文质彬彬的味道。

    秦亥一边左右看着,一边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说道:“父皇让我跟在外公身边,不就是让我跟随外公修炼功法,也好早日达至神海境吗?可如今我功力不仅尽复旧观,更另突破瓶颈……都修炼了几个月了,现在,也该好好的休息一阵了!”

    “出来就是休息?”

    王贲苦口婆心道:“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多危险?”

    “我当然知道,楚南那小杂种逃出来了?真是太好不过了……事实上,我还知道,舅舅,外公跟父皇争取了帮忙搜索楚南的下落后,应该单独嘱咐过你吧?直接将那楚南杀掉!决不能让他活着回到阿房宫,更不能让他活着离开咸阳!”

    秦亥眼底闪过阴冷的杀机!

    “我已经拒绝了,父亲根本就不知晓陛下的英明神武!”

    王贲苦笑,心道陛下心思难以揣测,日后,我是断然不可能违背他的命令的!陛下既然说活捉回来,不行死的也可……那么自己便按照他说的做!

    决不能逾越半分!

    “可他楚家与我王家,可是血海深仇,他若逃了,我们王家还能落好?!别忘记了,当年楚国灭亡之时,覆灭其家族的,可正是我们王家……”

    秦亥的话突然戛然而止!

    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殿下,您看什么呢?”

    王贲奇道。

    “没什么……”

    秦亥微笑道:“刚刚看到了一名美女,相貌当真不俗……”

    王贲急道:“殿下!如今陛下正欲肃清朝中污气,您若在这时候犯下过错的话,定然会被……”

    “舅舅多想了,外甥不过是看到了,然后惊~艳了一下而已,可没起什么歪心思啊!”

    秦亥微笑,目光在那通缉榜上的画像上扫了一眼,赞叹道:“这是父皇的画笔?不怎么样嘛,一点都不像那家伙!”

    王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