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八十六章 生搬硬套引发的怨念
    秦政等人在忙于自己的算计,而大臣们回到各自的宅砥后,也不知是谁传出了消息,瞬间惊动了整个咸阳城!

    不过晌午。

    整个咸阳,所有人都知道了昨日里,楚国曾经的守护神襄桓入侵,而后在与秦皇政一场大战后,不敌身亡!

    但楚国唯一皇室之后,秦皇政十一皇子楚南,竟然趁机杀死了阿房宫内数十名侍卫,而后逃出了阿房宫,如今引得秦皇大怒,已经发下海捕公文,正要抓捕他!

    比这个更重要的,却是楚南离开之前,留下诗篇一赋,嘲讽大秦欺压六国百姓,从而导致自身二世而亡!

    据说秦皇政也将此文看了进去,如今正要拿文武百官开刀,要平衡七国之人的身份!

    市井之间流传的这些传言……

    他国之人听到,脸上无不是流露欣喜神色,如今秦人一等,他们二等的日子早已经过的够了,如今莫非是要改变了吗?

    而楚人则皆是流露复杂神色。

    正在打铁的张铁匠沉沉的叹息了一声,随手把手里的铁锤丢下,进了后室休息……

    学徒犹还在问,“师父,据说只要能这个楚南的消息,证实是真的话,那么有至少三千金的悬赏呢!要不咱们也去看看吧,咸阳城就那么大点……”

    话音落下,一把钢刀直接透过布帘,从里面飞了出来,正钉在学徒旁边的墙壁上,钢刀一阵嗡嗡作响,吓的学徒面色大变的同时,铁匠闷闷的声音道:“不许去……老子做了三十年的楚人,十多年的秦人,孰多孰少,一眼就知道了,现在还不能去,去了就不公平了,等十几年之后再说吧!”

    学徒顿时噤若寒蝉,不敢再提起这件事情!

    同一时间,咸阳各个地方!

    正在给病人看病的大夫幽幽叹息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挑担卖菜的农夫沉默半晌,挑着菜回转了家去。

    在叫卖的货郎声音里也带上了几分病恹恹的模样……

    楚南这个名字的出现,毫无疑问让他们都感到颇为沉重,那让他们回忆起了一段最不堪回首的岁月!

    “杀了十余位侍卫,然后逃走?”

    正在闭关修炼的墨梦笙听着窗外的议论,那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古怪的表情,如果不是事情真的发生了,恐怕她到现在都还不会相信,那个根本就不会任何武功,更被生生耽搁了天赋的楚南,竟然能够杀死那最低门槛也是炼气境的大秦宫廷侍卫?!

    而且还是以一敌十,如砍瓜切菜般摧枯拉朽?!

    “看来你还真的隐瞒了我不少事情呢……”

    墨衣少女起身,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明丽的笑容,走到窗前,望着窗外那清风徐徐,绿草幽幽。

    她轻轻叹道:“看来苏景真的可以实现他的心愿了呢!去好好的环游世界吧,希望……永远都别再见了。”

    说着,眼底流露羡艳的神色。

    “这小十一也真是的……至于这么编排于我吗?”

    东宫之内!

    秦苏脸上带着无奈的神色,看着那秦苏手书的白绢,上面一行行血字,确实是一篇任谁看了都要拍手称赞的好文!看来他写下此文已久,只是如今离开时,才留下此文讥讽秦政!

    只是什么秦朝可传三世什么的,岂不是说秦朝自二世便亡……二世,可不就是我么?

    他幽幽叹道:“小十一啊小十一,大哥可没招惹你吧?大哥还帮了你呢……”

    “殿下慎言!!!”

    身旁那颇为年轻的言官急忙道:“殿下,此言若被陛下知晓……”

    秦苏摆了摆手,道:“放心吧甘卿!父皇也就看起来冷漠而已,他若真以小十一为耻,小十一早已死了,你真以为我可以瞒过父皇不成?瞒不过的……他既然佯作不知,那么定然便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对待小十一吧?如今,正巧……我帮他选择了……”

    “但……”

    被称作甘卿的言官脸上露出了复杂神色,心道你口中那个也就看起来冷漠的陛下,可是已经对他的亲生骨肉下了追杀令啊!

    可看着秦苏满脸怨怼,似乎对于自己好心没得了好报而感到耿耿于怀……

    良久之后,他才问道:“这件事情,是否需要向青莲殿下传信?”

    秦苏犹豫了片刻,答道:“算了,不用了,小十一不知从何处得来不弱的功夫,但纵然高明,但他修炼的时日尚短,未必能躲过追捕……如果我这边刚刚去信,他那边便被抓回来,罢了……别告诉她了,反正我若不能保下小十一的话,她远在万里之遥,也没什么办法的!”

    “殿下之言有理!”

    言官也不多说什么了。

    而此时。

    苏景哪里知晓他不过是从前世里抄了一篇阿房宫赋来讥讽秦政而已,竟然会引起这般大的反响。

    此时的他,犹还在昏昏沉沉,虽然身体并未受到太重的伤,但之前亲眼目睹秦政与襄桓两人的战斗,那可怕的威势透体而过,也早已经让他的精神承受了极大的伤害……

    躲在一处废弃的寺院佛像后面……碧血照丹青锋利无比,可以让他轻易的削下一块铜皮,然后将里面掏空,钻进去,再将铜皮盖上,任谁也看不出半点佛像里面已经中空,里面更藏了个人!

    一觉足足睡一日一~夜!

    再次醒来,大脑一阵昏昏沉沉……

    这是睡了太久的后遗症。

    秦皇政执掌大秦十余年来,罢黜百家,莫说本土的道家,甚至于连自大乾流落而来的佛教也未能幸免,如今这寺院早已经荒芜了十余年,只因为当年秦皇政建造阿房宫杀的太多,以至于人丁不足,这才没能将此处开垦!

    倒是正好,勉强给了苏景一个休息的时间!

    经过一天休整,明玉真气运转不息,已经被秦苏接好的断臂,基本上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

    从佛像里钻出来,舒展了一下因为长时间绻缩而有些僵硬的身体,苏景长长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终于逃出阿房宫了,自由的感觉……真好啊!”

    明媚的阳光照在脸上,和煦的微风自身侧吹拂而过,这是跟阿房宫内不同的,轻松自由自在的风。

    而作为楚南,这样轻松的风,已经十几年未曾吹过了。

    只是本该欣喜若狂才是,苏景脸上,却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自己逃出来了……襄桓却陷在了那里。

    真不知这样的出逃,到底有没有意义。

    不过应该是有的吧?

    毕竟,这是襄桓唯一的心愿!

    想起那日里被襄桓推出去,他发现自己其实身怀上乘功法的时候……眼底的喜悦神色,那并非作伪。

    以及……

    临危之际,塞到自己怀里的一块玉佩。

    这是他送自己离开前,强行塞到自己怀里的。

    苏景看的清楚,他将这玉塞到自己怀里的时候,脸上浮现的,是那种托孤一般的眼神!

    这里面,恐怕还蕴藏着什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