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八十五章 选择 是要付出代价的
    “唉……”

    言夫子幽幽叹息了一声,看着王座之上的秦政……

    楚南逃走了!

    这首诗赋,明显便是讥讽秦政所做,但他竟然能借题发挥,借着这篇诗赋,直接将朝堂之上整理了一遍。

    这却是非大智慧,大毅力不能如此之人!

    难怪秦皇政能覆灭大楚,儒家臣服于此人,也不算屈了!

    不过这样也好,这样一来……

    秦皇政因一首诗而平六国子民身份之事日后定然会传扬开来,世人弘扬秦皇政雄才大略,仁心仁德的同时,定然也会记得写了此诗的楚南!

    到那时,世人皆欠了他一个人情,说不定秦皇政也会对自己的这个儿子手下留情也说不定!

    之前就对这个曾经与自己有过三月之缘的学生颇多怜惜,如今得知他的大才,更借助其文章突破儒家天人之境的桎梏……日后大道可期,言夫子衷心的希望,这个可怜的孩子能有一个善终!

    可惜……

    秦政看着下方跪成一片的王公大臣,冷冷道:“稍后再与你们算账,王贲!”

    “末将在!”

    “封锁城门,发下海捕令,命令黑龙卫出动,抓捕楚南,他定然还未逃出咸阳城,决不能让他离开咸阳哪怕一步!”

    秦政冷冷道:“必要时,生死不论!”

    “什么?!”

    言夫子忍不住失声叫了起来!

    秦政看了言夫子一眼,说道:“夫子不必多想,他若不出阿房宫,那么孤给他一个寿终正寝又如何,但他既然敢逃出去,自然也要承担冒险的代价……”

    “可他终究是陛下的……”

    “所以孤说必要时生死不论!”

    秦政淡淡道:“看他造化吧。”

    言夫子叹了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如今依然身在局中,他能做的,委实不多!

    如今朝堂之上,所有人皆是人人自危,自然无人再敢质疑秦政未及时斩杀苏景之过……之后便是秦政发号施令,布下了一系列命令!

    待得朝会结束!

    所有的大臣都急忙回去自己的府中,那些别国的奴隶,要尽快释放,身上那些不该有的不干净的钱财,也赶紧散出去……陛下既然提起此事却又不曾算帐,显然是给自己等人表现的机会!

    如果动作慢些,指不定血龙卫便已经带着兵器光顾自己的家门了!

    直到所有人都散去之后,秦政静静的坐在龙椅之上,沉默半晌,终于忍不住闷闷的咳了几声,唇角缓缓滴下一丝殷红!

    赵喜恭敬的侍立在旁,并不言语。

    反倒是那唯一还在场的黑衣国师,轻轻叹道:“看来你的绝对实力到底还是差了襄桓太多,他的临死反扑,你明显承受不住!说真的,我很佩服你能容忍这么长时间!”

    秦政道:“再重的伤也只是伤而已,伤总有痊愈的一天!但死……却没有复活的时候了!孤终究还活着,襄桓终究是死了……对了,那些尸体,收敛好了吗?”

    “已经收敛好了,你不先休息一下?”

    “先看尸体吧!”

    秦政皱眉,慢慢起身,跟在了国师的身后!

    出得大殿,沿途走过几条漆黑的玄廊,再往前,已经是一片阴森冰冷的环境!

    四周似乎皆是寒冰,冰冷的环境,将尸体都给冻的如冰!

    “这些就是被十一殿下给打死的那十名侍卫!”

    国师说道:“其中有三人是被一种极其凌厉的拳劲给打死的,外表无恙,但其内肌理却都已经烂的粉碎,这种拳劲一拳击出,有七种截然不同的力道,分属金木水火土阴阳……可谓是威力极强的拳法,不过十一殿下明显初学不久,拳劲之内只有刚猛阴柔两股气劲,未分七种不同的表现形式,看来,他修炼此拳法不超过一月,不然,恐怕……!”

    “这拳法威力不弱……”

    “这便是我奇怪之处!”

    国师声音里带上了困惑神色,“这股拳劲凌厉刚猛,莫可抵御,但也正因为如此,这七股气劲同时从修炼之人体内发出,伤敌十分,恐怕自己也要伤了七分……十一殿下既然修炼此种拳法,为何之前我们却没能发现他体内有伤?!”

    如果是苏景在这里,恐怕已经要震惊到大声喊出来了!

    七伤拳的隐患,竟然直接便被这国师给说了出来!

    “你是说……有高人为他消弥了伤势?!”

    秦政微微摇头,说道:“不会是襄桓,他从出了无上天之后,就一直在我们的监视之内,他没有机会的!而且这拳法,太过霸道,墨家武学不少,但此拳法明显与墨家学说相悖,不可能是墨家武学……”

    “这么看来,并非墨梦笙交予十一殿下的!”

    国师微微摇了摇头,说道:“这套拳法只是其次,另外七人,四人死在自己的兵器之下,另外三人则被锋利的兵器一剑灌喉……”

    “死在自己的兵器之下?!”

    秦政皱眉,“孤的将士,竟然会蠢到把控不住自身兵器?”

    “所以说……恐怕之前亥殿下以擎炎神火诀误伤了自己的脸,其中也另有隐情了!”

    “也就是说在他的背后,另有高手?!”

    “总之……十一殿下出逃,此事并不简单!”

    秦政沉默了一阵,说道:“好在他功力不强,算不得什么,派些人去抓捕也就是了,如今我们已然得到了襄桓尸身,他在无上天一待就是数十年,在他的身上,定然隐藏着无上天的秘密,只要孤能将他的秘密参透出来……”

    “襄桓的尸身在更里面!”

    “去看看!”

    两人舍了那十具惨死的尸身,往里走去!

    再往里,环境更为冰冷阴森!

    到处都是散发着幽冷光辉的寒冰……而在这些寒冰中央,一名身躯已经完全佝偻的老者,正静静的躺在那里!

    只是这老者已经完全与襄桓的模样不同,脸上皱纹多到近乎彻底松弛的地步,连本来炯炯有神的双眼也耷拉的只剩下一条缝隙……瞳孔无光,显然已然死去多时!

    “他当年也曾指点过我剑技!”

    秦政苍白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复杂的神色,幽幽叹道:“记得当时孤是很感激敬重他的,可现在……那种感觉,孤已经完全感受不到了!”

    “那是因为陛下已然今非昔比!”

    “总之,国师,给你一年时间!给孤找出无上天的隐秘……”

    “是,陛下!”

    国师犹豫了一阵,问道:“那十一殿下的话,是否需要出动血龙卫……”

    秦政道:“不必!”

    “是,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