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八十四章 秋后算账
    秦政淡淡道:“言夫子!”

    “在!”

    言夫子慢慢的自后列走了出来!

    众人这时才发现,儒家大夫子言子游竟然也在此处,平日里,他可是从未到此朝堂之上来过的!

    言夫子显然也颇为困惑这个问题,拱手道:“不知陛下要我来此,有何事相商?”

    “没什么,只是那楚南似乎对孤颇多怨怼,是以离开之时,还留下一篇诗赋来嘲讽于孤,孤读了却觉得……此赋还是大家共同赏析为妙,言夫子,你乃儒家大夫子,胸怀浩然正气,若要吟诗作赋,普天之下,你为首,无人敢称第二!孤便想让你替孤念一念这首诗赋!”

    “这……”

    言夫子脸有不愉神色,只是为了念赋便让自己来……这岂非把自己当作了专门歌功颂德的言官了吗?

    “夫子毋要不喜,看完了再说一二吧!”

    秦政直接把一张白绢递了下去,赵喜接过,恭敬的递到了言夫子的手中!

    面对赵喜,言夫子却颇为尊重,拱手行礼,然后从他手中接过了白绢!

    望了一眼,瞳孔顿时一缩!

    震惊的看着秦政……

    秦政点头道:“念!”

    言夫子深深吸了口气,面色恢复了凝重,整了整衣冠,然后方才高声念道:“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

    刚刚念了段首,体内浩然正气竟然轰然而动,在体内澎湃如潮,多年来丝毫不动的瓶颈,竟然隐隐然已经有了要松动的迹象!

    此文之内……蕴含大道!!!

    言夫子眼底狂喜神色浮现。

    当下神态更为凝重,高声道:“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

    话音落下,一股浩然正气已经澎湃而出,体内绽放纯白圣光,竟然有一个又一个模糊的大字在他的身周环绕……

    霎时间整座大殿之内,皆是言夫子的朗朗之声,这声音并非响在耳边,竟是响在心间!

    “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

    下方臣子们脸色也都忍不住微变,一个个低声交头议论了起来!

    “这……这是在讥讽我大秦阿房宫太过奢华吗?”

    “这楚南果然是前楚余孽,竟然敢这般讥讽我大秦……该死!”

    “今日里,定然要劝陛下将这前楚余孽凌迟示众!”

    众人皆是义愤填膺!

    可随着言夫子高声念诵,体外的文字越发的清晰,环绕之间,无尽威势散溢而出……

    慢慢的,众人面色微微变了。

    只觉得言夫子散发出的浩然正气一浪强过一浪,如海浪般无穷无尽,气势磅礴,漫无尽头!到最后,竟然连号称军中第一高手的蒙毅都隐隐然承受不住,脸上露出了凝重神色,高喝一声,身后隐隐现出一具巨大的兵神铠甲之像,看不清面容,但却有杀伐之气……死死将那浩然正气抵挡在外!

    也只有蒙毅才有这能力抵挡这强大的浩然正气,其他王公大臣,只能无奈的退了一步又一步……

    “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乎!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最后一句画龙点睛之句。

    言夫子深深的吸了口气,念完之后,只觉得唇齿留香,浑身通畅……宛若吃了天材地宝一般,轻盈的仿佛随时都要飞起来!

    秦政的声音淡淡的响在耳边,说道:“恭喜言夫子,突破儒家天人境禁锢,日后入道可期……恭喜,恭喜!”

    “多谢陛下成全!让我读了这等好文……”

    言夫子幽幽叹息一声,道:“可惜之前不知那楚南竟然有如此文采,不然,纵然向陛下称臣,我也得将此子收入门下,日后,当可成就一代大儒!”

    “大胆!言子游!你口中所谓的好文,可是诋毁我大秦之文,你竟然如此赞赏……你心中可有我大秦?!”

    言子游轻轻哼了一声,对商秧之言理也不理!

    商秧怒道:“什么乱七八糟的,竟然诬蔑说我大秦会自二世而亡?!说我大秦奢糜……更说什么……”

    秦政慢慢道:“楚人一炬,可怜焦土!商相想说这个,是不是?!”

    “正是!此子竟然还在做着什么复国的美梦……”

    “非也!”

    言夫子道:“楚南此言,并非是为楚国而言,而是以一介后世之人的身份去写出此文,也许有恶意的揣摩,但其中至理之言,却不可不听!”

    “不错,这也是孤请你们来的缘由所在!”

    秦政淡淡道:“孤自覆灭大楚,降伏周边附属国之后,自认为当得勤勉二字,可此文通篇都在说着我大秦奢靡,欺压六国……楚南虽为楚国皇室之后,但亦是孤的血脉,孤对其还是颇为了解的,他定然不会无的放矢,既然他说我大秦奢靡,那么定然便是奢靡,只是他将帐算在了孤的头上,孤却不能应承这笔帐,所以才请诸位爱卿过来,看一看……连孤这个君王都严于律己,尔等臣子,是否真如那楚南所言,大兴奢靡之风,更欺压六国平民百姓……”

    他目光在诸多大臣身上流转,眼底带上了丝丝冷意,“孤记得孤应该说过,自此之后,我大秦之内,再无齐楚燕韩赵魏等子民,只有我大秦子民,你等,应该没忘记孤的话吧?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倘若把秦换作楚,你们应该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吧?尔等……这是在乱孤大秦万世之基业,可知罪否?!”

    “陛下,微臣知罪,请陛下恕罪!”

    下方诸位大臣一个个顿时冷汗淋漓,自从大秦覆灭大楚,更将其他附属国更一举歼灭,将所有子民都纳入大秦之后,虽然并未言明,但如他们等人,自然都是将秦人视作一等,楚人魏人等皆为二三等……虽然秦政曾下过命令,但谁会当真?

    欺压他国子民?

    欺男霸女?

    谁没干过?

    想不到如今……

    陛下竟然要秋后算账了!

    “一群蠢货!”

    王贲心底里鄙夷了起来,心道陛下英明神武,他下过的每一道命令都会记得,你们竟然敢无视他的命令……当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