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八十三章 离开
    秦苏此人,苏景对他一惯没什么别的印象,只知道他素来方正,对诸多弟妹也好,麾下臣子也好,都是不偏不倚,一碗水端的极平,便好像之前苏景和秦亥在修文馆内爆发冲突,他也是各训斥了几句……

    想不到今日里,却从他口中听说了自己母亲的名讳。

    但他确实的帮自己接好了刚刚的断裂的手臂!

    苏景动了动胳膊,仍然颇疼,却已经没有之前那锥心刺骨的感觉!

    当下,也不犹豫,按照之前秦苏告诉自己的路线冲去!

    他要抓自己,不必费如此功夫。

    虽然如今身在稷下学宫之内,但他却并没有去找墨梦笙告别的打算,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时间,都是襄桓在用生命帮他争取,他必须用最快的速度逃离阿房宫才行!

    沿途小心的躲开其他巡逻的士兵!

    稷下学宫的防守明显比阿房宫要松懈不少,这些士兵的综合实力都不算太高,应该并非五色龙军中人,而是普通的将士……哪怕苏景不会轻功,仍然没被他们发行!

    约莫走了一柱香的时间。

    迎面,终于看到了那广阔的大门,以及正在宫门前低声说笑着什么的几名城官!

    不能再等了!

    苏景回头望去,只见背后影影绰绰的火把亮起,似乎有不少人正在向着这边赶来,阿房宫恐怕很快就会全城戒严了……如果再不冲出去的话……

    冲!!!

    苏景直接现出了踪迹,脸上带着冷咧的神色,向着那几名城官冲去!

    “什么人?!!”

    “是十一殿下!他要逃离阿房宫!!”

    “快拦住……啊……”

    这些门官都不是正经军队出来的,或者说……都是些权贵子弟家的庶子,无望继承家业,所以才会被家里托人安排在这稷下学宫看守大门,也算是挣些资历,过个几年,也可以浑个偏将之类的当当!

    若说溜须拍马,花天酒地,这些人是对谁都不遑多让,但若要跟人真刀实枪的打……

    尤其是苏景才刚刚杀了十余名将士,身上早已经沾满了鲜血,脸上更带着斑斑血痕,宛若从地狱而来的恶鬼一般!

    这些人才刚刚拿起兵器,想要把这个传说中压根不会武功的废弃皇子给拿下,下一刻就直接被吓的胆寒俱丧……然后,苏景如砍瓜切菜般,将这些人给尽数打的趴下!

    然后,苏景确认了……

    秦苏确实给自己指了条明路,若自己到了别的城门,恐怕门将不会这般无能!

    大喝着,用力把门槛抬起来,然后拉开了城门!

    望着前方那一片无际的漆黑夜幕,苏景突然忍不住想要热泪盈眶,这便是阿房宫外的世界!

    从今日起,自己便自由了!

    十余年的囚禁生涯,到今天……终于结束!

    苏景回头,看了一眼自己曾经生活了十几年的世界,喃喃道:“姑且还是给你们留一个礼物吧!”

    说着,随手丢下一物,然后,身影迅速没入了那无尽的夜幕之中!

    ………………………………………………………………

    ………………………………………………………

    第二日!

    清晨……

    早朝之时,被几乎一剑两断的阿房宫,让所有前来的王公大臣们都震惊到几乎无法言说的地步,这已经非人之力,而是得天之功了!

    当得知是楚国襄桓来袭之后,整个朝堂之上,一片哗然!

    三公九卿,诸多大臣俱都是纷纷面色愤概,慷慨陈词,言谈之间,虽并未责怪秦政什么,但话里话外的意思便是,你若早日里杀了他,岂非少了昨日里的麻烦?!

    而秦政却只是阴沉着脸色,话也不说一句,目光盯着王贲……看的他额头上冷汗淋漓!

    良久之后,他问道:“所以……你们就真的让楚南杀了你的侍卫,然后就这么悠悠然从稷下学宫的大门走了?!”

    王贲脸上冷汗淋漓,他早已经见识到了秦政的可怕,再不敢有任何的狡辩之心,急忙跪在地上,恭敬道:“微臣万死,稷下学宫之内,将士大多皆是微臣交好友人之后,到学宫之内来混资历来了,并不曾如同将士们那般训练精良,想来拦不住十一殿下!”

    这话一出,周边几名官员脸色立时不对了,尴尬中带着些忐忑,心中暗暗不满,心道陛下问你,你随便找个由头解释过去就是了,瞎说什么大实话?!

    他们却哪里知晓,如今的王贲,情愿同时面对千军万马,也不敢再在那双狭长的眼眸之下撒谎,这般的智深若海,甚至于连楚国流传了几百年的传说都灭在了他的手中……撒谎?万万不可能了!

    “这件事情也不能怪王贲将军吧?”

    在秦政身侧,文武百官之上,立着的那名黑衣人说话了,声音里带着淡淡的感慨神色,说道:“十一殿下倘若真不会武功,那么阿房宫内,莫说区区几个纨绔军官,便是侍人婢女,恐怕十一殿下也未必能敌的过,那些受城的门官,实力虽弱,却也非他所能匹敌,十一殿下决无可能逃出阿房宫。”

    他顿了顿,继续道:“可事实上,十一殿下武学修为虽不算高,但功力却极其精纯,连陛下都被瞒了过去,陛下要责罚王贲将军,恐怕得先责罚了自己才行!”

    王贲急忙高声道:“末将万万不敢有此想法,请陛下重重责罚!”

    说着,却感激的望了那黑衣人一眼。

    陛下虽然严律,但却从不滥罚,国师之言,正中根要。

    自己不敢接,但陛下倘若能听进去……

    “倒也在理,那家伙能将孤也给瞒过去,确实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秦政轻轻叹息了一声,看了眼下方仍然嘈杂无比的朝堂,高喝道:“都给孤闭嘴!孤让你们来,不是来兴师问罪的!”

    带着怒意的声音,立时让所有人猛然打了个冷战,顿时个个都噤若寒蝉了!

    他们这才想起,在自己面前的人,乃是刚刚斩杀了楚国三百年不败传说的秦皇政。

    当下,所有人都不敢再有任何的异动,只是恭敬的立在那里,哪怕连最桀骜不驯的老臣,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而且孤寻你们来,并不是为了讨论如何补救的问题,而是……”

    秦政那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冰冷的笑容,淡淡道:“只是那楚南离开之时,留下一物,倒是让孤相当的感兴趣,想要让诸位也品鉴一二!”

    “什……什么?”

    下方诸位大臣,俱都是面色微变,不明白他们的陛下到底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