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八十二章 不自由 毋宁死
    “韩无垢,你这叛徒,受死!”

    襄桓之剑,雷霆纵横!

    纵然不如之前那般霸道凌厉,但速度之快,却当真是宛若雷电般莫可抵御!

    韩无垢眼底浮现震惊神色,双掌并在胸~前,并未张口,却仿佛有冥冥天音响起,“汝之剑!不可挥动!”

    纵然雷剑,仍然止不住稍缓片刻,仿佛被天地法则给生生束缚一般!

    但襄桓怒喝一声,雷剑之上电光大作,本已滞涩的雷剑以更快的速度向着韩无垢斩去!

    剑还未至,韩无垢已经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呯!!!

    太阿剑却也在这一缓之下,终于赶上!

    直接挡下了襄桓这必杀的一剑……

    只是这回,秦政却退也不退,反而将襄桓给生生迫后了两步!

    襄桓重重的喘了几口粗气,脸色更显苍老,短短片刻的功夫,他竟然好似老了十岁一般!

    “大剑师何必执着……你这般宣泄体内真气,只会死的更早!”

    “老朽死不足惜,但只要南儿能逃出去……老朽也可含笑九泉!”

    襄桓颤巍巍的拄剑而立,眼底浮现坚决神色!

    “他不可能逃出去,看来大剑师也注定要死不瞑目了!”

    秦政眼底浮现一丝厉芒,喝道:“也罢,今日里,孤便让大剑师见识一下孤最强的力量,以此送大剑师上路!”

    话音落下,太阿剑高举向天,剑身一阵颤鸣……

    颤鸣之声厚重、朴实,却带着重重的不可违逆之意!

    宛若屹立于天地之间的王者宣告旨意!

    霎时间,强大的威压瞬间笼罩整座阿房宫!

    这一刻,守城的侍卫,巡逻的将领、乃至于那仍在服侍的侍女侍人,甚至于那些皇室贵胄!

    在感受到这股威压的一瞬间,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悲鸣一声,下意识的跪伏在地上……更可怕的是,天空也仿佛在这股王道威压之下感到惊恐害怕,倾盆的瓢泼大雨瞬间止息……

    乌云散去,漆黑的深夜中,耀眼的金光照耀而下,洒落无数金色光辉,每一道光辉,都是剑气!

    金色的剑气……

    这已经是天神之力了!

    面对足可毁天灭地的剑气,镶桓狂吼一声,纵然身躯佝偻,但战意不熄,眼底更浮现惊喜神色!

    “好!!!秦政,多年不见,你果然进益极大!能死在这招之下,也不枉了!”

    但纵然如此,也非得让他无法再追击南儿才行!

    襄桓哈哈大笑,奋力鼓起自身全部力量,大吼一声,宛若不屈的霸王,面对天地之威发出愤怒的狂吼,强大的雷霆力量聚集于他的手中!

    他高高举起雷剑,所有雷霆电光尽数汇于一剑,可怕的剑势由他身后及前,仅仅余势,轰隆隆巨响中,将整个阿房宫直接从中间一剑断作两半。

    而面对这样可怕的剑气……

    秦政却不过轻轻哼了一声,太阿剑上剑光更盛,本来足可开天辟地的剑气急剧收缩,向着前方如利矢穿梭。

    刷的一声轻响!

    霸道无比的雷霆剑气直接被秦皇政的剑气穿透!但剑气却余势不消……化作无边散溢雷电,仍然执着的向着秦政缠~绕而去!

    秦政持剑格挡……

    锵的一声巨响。

    秦政面色猛然变得灿白,漆黑的皇袍之下,鲜血缓缓滴哒滴哒的落在地上。

    轰轰轰……

    整个阿房宫都是一阵急剧的颤~抖,襄桓一剑将整个宫体一分为二!

    这般可怕的威势,足可叫任何人为之胆寒颤栗,而有些倒霉的,正身处剑气附近,更是直接被电作亟灰!

    “还真是可怕的力量,父皇这些年来韬光养晦,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到了一个怎样的境界,今日里才终于见识到了,这可是我等远远无法望其项背的力量啊!”

    俊美的年轻人,脸上带着悠然神往的神态,感叹道:“真不知日后,我能否达到这样的境界!”

    “少废话,要打就打!”

    苏景脸上带着戒备的神色,这时候,明玉功的神效便显现出来了,斩杀了数个等级与他接近之人,此时他体内的真气,竟然仿佛不曾损耗一般……显然,只要不是一鼓劲释放自身全部力量,那么自己足可战斗到神思衰竭为止!

    “刚刚那样的发泄,你竟然还不累吗?”

    秦苏脸上带着佩服神色,“你比我想象中更强,如果再多通几脉的话,估计连我都未必是你的对手了!”

    苏景不言……

    秦苏!

    年轻一辈最强者,早在三年前便已经入了神海境。

    纵然是自己所认识的慕容若,恐怕也远远不是他的对手!

    “你别担心……你毕竟是我弟弟,我没打算对你出手!”

    秦苏苦笑道:“小穹今日离开的时候,还对我说过,她不在的日子里,请我多多照顾于你……只是我怎么也想不到,所谓的照顾,竟然是这样吧,你手臂断了,再乱动会废掉的,还是我帮你接上吧!”

    苏景仍是满脸戒备,不言不语!

    “你该明白,如果我要动手,你根本没反击的能力的,你资质不差,但毕竟没有我这么好的资源!”

    秦苏的身影直接消失在原地,然后一双手已经碰触到了苏景那断掉的左臂!

    “唔~~!!!”

    苏景咬牙,手臂一阵前所未有的剧痛……

    他急忙闪身跳开,却发现,秦苏压根没有出手的打算!

    秦苏放开了手,叹息道:“接骨之痛,我也曾体验过,确实让人恨不得大喊大叫来宣泄,想不到你竟然能忍耐!”

    苏景看了秦苏一眼,动了动手臂,果然不怎么痛了,他问道:“你打算放我走?!”

    “脚在你身上,走或留,在你自己选择!”

    秦苏深深的看了苏景一眼,说道:“只是我想告诉你,你若留下来,那么我会为你说情,可保你无恙,日后待得小穹学成归来,说不定真能给你真正的自由!但你若要走的话……”

    “我要走又怎么样?”

    秦苏叹道:父皇眼里最容不得沙子,以前他对你视而不见,但你如果要逃,恐怕父皇就再也容不下你了,到时候,谁也没办法为你说情!”

    “自然是走!就算今日里襄桓不来,过不多久,我也会离开!”

    苏景冷冷道:“我受够了这囚禁的日子,我要自由……不自由,毋宁死!”

    “那你就走吧。”

    秦苏叹了口气,说道:“我今晚不过是睡不着觉,然后出来散步而已,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不知道……”

    “你……”

    “不仅仅是小穹的嘱咐。”

    秦苏脸上带上了几分回忆神色,说道:“当年父皇入楚国为质,那时我已然懂事,随他同去,本以为会受尽屈辱,不曾想父皇却得到了楚国长公主的垂青,连带的我也……日后,他二人成亲,依楚公主的身份,当为正王妃,便是我,也要唤她一声母后,但她却并未欺压我母,反而让我认回了自己的母亲!所以我也好,小穹也罢,我们虽然都该叫她母后,但事实上,我们都是唤她做姨娘的!”

    看着苏景笑了笑,他悠悠道:“那时候,我才十几岁,但也知晓事情了,倾心姨娘,对我是很好的!所以……小心吧。”

    秦苏竟然真的就转身往回走去……口中还悠然道:“此去前方三百丈左拐,再走两百丈右转,前行后再左拐有一道门叫做潜龙门,是稷下学宫学子出入之所,那里的守卫最是空虚,你武功虽然不高,但那里素来宽松,你逃出去不难,只是毕竟是我大秦将士,给大哥个面子,饶了他们的性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