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八十一章 杀!!!
    漆黑的深夜里……

    因为刚刚下了一场暴雨,又是一阵的雷鸣闪电,这般异常的天气,早已经让整个阿房宫内所有的闲散人员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暗暗生惧,如果说之前还以为是天神降下神罚,可后来那突然极重的重压迫下,这下子就算是猪都知道了,定然是有极厉害的对手降临,甚至于陛下都动用了他那把天下无敌的太阿剑!

    也正是因为如此。

    没有任何人看到……

    一道黑影从天空划过一道弧线,然后嘭的一声巨响!

    苏景已经直接狠狠的砸在了一处灌木丛中!

    也是襄桓估计失误,他见苏景一拳轰出,虽然力量微弱,但颇有章法,不逊那些大派弟子,因此以为他隐藏极深,却哪里料想的到他其实是压根半点轻功都不会的呢?

    多亏了是砸在了灌木丛里,不然的话,恐怕他直接就摔了个筋断骨折了!

    但就算如此,苏景仍然用了好长时间,这才算是堪堪从地面上爬了起来,左臂一阵阵的剧痛,动一下都剧痛无比……

    看来那所谓的刹那芳华的毒果然可怕,竟然让这位传说中的大剑师也再没办法很好的控制体内的真气!

    苏景回头看了一眼身后……

    漆黑的夜幕中,不时闪过一阵阵的电闪雷鸣,宛若暴风雨来临的前兆,但现在他却知晓,这并非天威,而是人力!

    襄桓正在与秦政和那该死的韩无垢在缠斗,而此时正如自己之前想的那样,整个阿房宫守备空虚,如果要逃出去,现在正是……

    苏景定定的看着后方那雷鸣之处,脸上第一次,浮现出了憎恨之意,喃喃道:“韩无垢,他日,我定然宰了你,以报襄桓爷爷之仇!!!”

    没有再哭哭啼啼的回去找襄桓,因为苏景知道,中了毒,又面对两位强大的对手,自己还有伤在身,秦政花费了多年才布下的局,自己若去了,不但改变不了任何结果,反而会让襄桓死不瞑目!

    逃!

    逃出去,才能让襄桓的牺牲有价值!

    喉咙里发出一阵古怪的呜咽声,苏景狠狠的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掌心已经攥上了些许晶莹的冰珠……

    “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等到日后大仇得报,到那时,再好好的哭一个痛快!”

    他毫不犹豫的转身向着相反的方向奔逃而去!

    襄桓出手很有分寸,正把自己推向了阿房宫大门的方向,而此处却是……

    此地距离稷下学宫不远!!!

    苏景毫不犹豫的折了方向,向着稷下学宫的方向奔去。

    稷下学宫一半身处阿房宫内,一半在咸阳城内……从那里出去,虽然距离稍远些,但绝对更为安全!

    不会轻功,那就把体内的真气尽数灌输在腿上,奔跑的速度宛若猎豹,只要不是一鼓作气将体内的真气尽数放出,那么凭借明玉功的生生不息,他不虞功力之忧。

    突然!!!

    “什么人?竟然敢半夜在此地奔跑……”

    “杀!!!”

    苏景眼底泛出凶光,心底的戾气早已经无处释放,如今见到这十人小队,大吼一声,直接冲了上去!

    “是十一殿下?!”

    “不好,他要逃跑!”

    “捉住他,活捉!不可伤他性命……”

    话音才刚刚落下,黑色的身影宛若一只饿狼扑进了羊群!

    “受死!”

    鼓足全部劲力的七伤拳一拳正中那为首的将领,清脆的骨骼断裂之声响起……七伤拳威力之强,几可与先天下品武学相提并论,再加上先天功法的催动,哪怕才仅仅只是炼气一脉,但这一拳威力之强,竟然也出人意料,那为首的将领直接筋断骨折,当即毙命!

    上前一步抢下了他手中的响哨,然后在掌中捏碎,不让他们通风报信!

    “拿下他!”

    “他会武功……小心!”

    “杀!!!”

    信手一掌击出,正对上了迎面砍过来的一刀,那本来向着苏景肩头去的利刃竟然就那么诡异的拐了个弯儿,向着使刀之人的脖子砍去!

    “啊~~~!!!”

    凄厉的惨叫声……

    元辰大陆,境界并不代表一切!

    慕容若能凭借自身功法和能力匹敌神海境界的鹤笔翁,苏景所修炼的功法不较她来的稍弱,除了战斗经验以及对技能的熟练度远远无法与其媲美之外……其他的……

    最起码面对这些最高也才炼气三脉的普通侍卫,哪怕以一敌十,欺负他们不敢对他痛下杀手,而他招招要人性命,竟然占尽了上方!

    移花接玉诡异无双,可轻松将对方的招式折反回去,七伤拳威力绝伦,一拳七伤,但凡打中,便是骨断筋折,要人性命!

    “都给我去死吧!”

    凭借这从未曾在元辰大陆出现过的武学,数息之间,便已经取了数人性命!

    明明第一次杀人,苏景却没有半点不适,心底却满满的尽是悲凉。

    自己的最后一个亲人!

    这个世上最后一个长辈,正在为了自己的性命,逐渐的步上死路!

    他正在死去……是因为自己!

    韩无垢为何要在自己身边一待就是几年?而不是早早的便去寻找襄桓踪迹?!

    就是因为他要完全得到自己的信任,到时候什么都不需做,只要看到自己对他的信任姿态,那么襄桓自然也会放下之前的戒备之心,全心的相信韩无垢!

    这几年来,他争取的,就是那绝对信任之后的空白,那一击的机会!

    为了对付襄桓,他和秦政两人,隐忍多年……

    他们利用了襄桓对自己的信任。

    “死啊!”

    凌厉的拳劲,带着冰冷蚀骨之意,狂暴如火山爆发,宣泄般冲进了敌人的体内!

    将遇见的一切流动液体冻结,将遇到的一切坚硬之物崩碎!

    中拳之人连惨叫都来不及,身上已经直接糊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眼神凸起……直直的站在那里,被生生冻死了!

    “呼……呼……呼……”

    苏景低低的喘着粗气,额头上早已经满是豆大的冷汗,手臂本就断裂,又强施移花接玉,这会儿伤上加伤,痛楚更甚了!

    但这不过是最低级的侍卫而已,竟然便耽搁了自己这般长的时间,如果碰到但凡一个高手的话……

    突然,耳边响起了一声赞叹之声!

    “好霸道的功法!杀了人,连尸体都被冻住,你果然藏的好深……我们谁都没想到,你不声不响的,竟然修炼出了这般精纯的真气!”

    “谁?!!!”

    苏景豁然转身,脸上露出了戒备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