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七十九章 出乎意料的结果
    “秦政!!!给老朽死!!!”

    襄桓厉声狂吼,雷剑之上,雷霆纵横,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尽数都是雷电踪影!

    雷霆霹雳,本是世间最为狂暴之物,却宛若温顺的宠物,在襄桓的剑下臣伏,更依附于其身之上,本来不过一个佝偻老者,却瞬间身形暴涨数十倍,化作了一个雷霆巨人,双眼眨动,便有雷光万千!

    声绽雷霆!

    一剑斩落,更是狂雷怒嚎,天地皆嗌!宛若来自于神明的审判!

    巨大的雷霆霹雳化作一把闪烁无尽流光的巨剑,向着下方的秦政斩去!

    “蛰伏两百年!你果然已经快要踏足那个境界了!”

    秦政喃喃说着,单手举起了自己的太阿剑!

    正挡那雷霆神剑……

    纵然道器榜上排行第一,面对襄桓的雷剑神威,却仍然力有不逮……

    镪的一声巨响!

    一瞬间,仿佛天地万物尽皆下沉,甚至于连襄桓那已经恢复壮年的身躯都猛然一弯。

    苏景闷哼一声,险些跪在地上……随着秦政出剑,周围的重力仿佛突然重了数十倍,若非身怀武力,恐怕这一下,已经叫他跪下了!

    被波及的苏景尚且如此。

    首当其冲的雷霆霹雳,也开始了颤栗!

    两股强大的力量争锋,太过强大的力量压迫之下,华美无双的阿房宫,那坚~硬可比精铁的黑铁石铸就的石板,直接喀嘣喀嘣脆响,裂出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很快便以两人为中心,宛若蜘蛛网一般扩散开来……弥漫到肉眼可见的尽头!

    远处有宫殿崩塌,有侍人惨叫,更有人不知是神是魔降临,震惊的大声求饶!

    闷哼一声,秦政已经直接被生生震退了数十丈,唇角更是溢出了些许的鲜血!

    襄桓脸上却露出了凝重的神色,已经斩出的雷剑也缓缓收回,喃喃道:“老朽的全力一击啊!秦政……你竟然挡下了!”

    “这就是你在无上天得到的力量?!”

    秦政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果然厉害,就绝对的力量而言,大剑师确实在孤之上!”

    “你也不差……若老朽早来三十年,未必是你的对手!”

    “倘若不是你们无上天屏蔽自珍,将入道之路锁死,孤早已突破入道之境,到那时,纵然你来,也不可能是孤的对手!”

    “可你再也没有那机会了!秦政,今日里,老朽定然要让你死在这里!”

    襄桓大喝一声,雷剑之上重新依附上了雷霆闪电。

    他的身影眨眼间,已经消失不见!

    被雷霆依附,或者说襄桓此时,已经化身雷霆……

    秦政的身侧,浮现无数襄桓身影,宛若千万襄桓同时攻击秦政一般,声势骇人,气势惊天!

    比起镶桓的雷霆万钧,秦政却要低调内敛的多,举起手中太阿,一把剑却将自身防的滴水不漏,呯呯呯的兵器交鸣之声不绝于耳,每一次相撞,他都要被逼的后退一步……

    待得交合数十招,他接连退了数十步,战场早已经远远的脱离了苏景的范围!

    而待得襄桓回剑之时,秦政手臂之上早已经鲜血淋漓,但身上竟然丝毫伤势也未受……

    秦政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冷咧的笑容,叹道:“倘若公平放对的话,大剑师百合当可斩孤于剑下!”

    “知道就好!”

    “但此处却是阿房宫,大剑师,你永远没有机会了!动手!杀了楚南!!”

    秦政眼底精芒浮现,爆喝一声!

    随他话音落下!

    漆黑的夜幕中,突然涌出了数十道身影……

    这些人凭空出现,之前没有半点生息,他们无不是身着黑袍,身形矫健,同时向着苏景袭去,手中已经持上了锋利的武器,向着苏景刺去!

    “南儿小心!!!”

    韩无垢急忙把苏景护在了身后,大喝道:“放下武器!”

    话音落下!

    这些黑袍身影手中武器无不是纷纷坠地……

    苏景震惊道:“言出法随!”

    这就是法家之力?!

    苏景瞳孔猛然缩紧,只觉得……这般神奇的力量,竟然也不是秦政的对手吗?

    “无用!!!”

    秦政轻喝一声,太阿剑直接斩出……

    凌厉的剑压笔直的向着韩无垢压迫而去!

    “汝之剑不可……哇……”

    韩无垢话音未落,剑压已至。

    韩无垢哇的一口吐出了淋漓的鲜血,萎靡在了地上!

    “杀了他!”

    那数十名黑衣人纵然失了武器,却仍有行动能力,再度向着苏景冲去。

    “卑鄙!南儿!”

    襄桓愤怒的大喝一声……

    毫不犹豫的纵身向着苏景奔去!

    “大剑师要去哪里?!”

    秦政一剑杀败韩无垢,毫不停留,继而一剑斩向了襄桓!

    一剑斩出,却如天降法旨,厚重的压力自天而降,要令天地万物尽皆为之臣服,太阿剑剑重不过七斤四两,但在他手中却如千钧之剑,甚至连襄桓的动作都迟缓了几分!

    “休得阻拦老朽!”

    襄桓纵身前冲,身化雷电,生生脱离了重力的束缚,面色一白,显然强行躲避秦政之剑已经让他受了些许的轻伤!

    但他底蕴极深,纵然受伤也丝毫不受影响!

    向前一剑斩出……

    “死!!!”

    伴随着一声爆喝,这些黑袍身影在面对襄桓的时候,没有半点反击之力,直接在雷剑之下化为亟灰!

    “韩无垢,快带着南儿先走!”

    襄桓高声喝道:“有老朽在,秦政追不得你们,等你们都安全了,老朽便能放开手脚,到那时,秦政绝逃不过老朽的剑下!”

    韩无垢叹道:“是吗?大剑师果然厉害……看来我请大剑师过来,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襄桓爷爷小心!!!”

    苏景突然大喝一声,脸上蓦然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再顾不得隐藏形迹,在心底里苦思许久的七伤拳终于在这个位面里第一次发出……

    轰鸣大作。

    毫不犹豫的向着韩无垢打去!

    “你……”

    襄桓一滞,怔怔的看着自己的腰间,一把利刃已经直接深深埋入了他的体内。

    而利刃的另外一边,却正握在韩无垢的手里!

    而此时。

    苏景一拳正狠狠打中韩无垢的后背!

    一个不会武功之人愤怒的攻击,谁也不会放在心上……

    韩无垢脸上露出苦笑,正想回头,但拳头及体,一股虽然微弱,但狂暴如火山爆发的阴寒气息瞬间冲入了自己的身体,气劲或正或反,或旋或曲,或阴或阳。

    他面色一变,哇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