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七十六章 今晚 我带你离开
    公主前往大乾求学,这对大秦来说,可说是一次史无前例的飞跃!

    整个咸阳城,举城欢庆!

    直到深夜……

    仍然有人在那宽阔的街道上载歌载舞,痛饮美酒!

    但阿房宫的深夜,却与往常并没有任何的二致!

    离开了秦穹……

    阿房宫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秦政似乎全然不在意自己最疼爱女儿的离开,与照样一样,在大殿里批了三百斤的公文,然后在子时准时休息。

    其他侍人也好,婢女也罢,都恢复了正常,照常忙碌自己的工作,然后在晚上准时修习,好像白日里欢欣鼓舞送走那位公主的,不是他们一样!

    “果然这世界少了谁都照样转啊!”

    苏景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从秦穹离开到现在,已经过了足足五个时辰!

    短短五个时辰……

    没有任何人在意在这咸阳城内,已经少了一个女孩儿。

    不适应的,大概也只有自己吧?

    毕竟没有谁像自己一样,几乎把自己所有的寄托,都放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他再度叹息了一声,心底里那空落落的感觉,一直无法抹去。

    起身。

    到了屋外……

    他看似睡了五个时辰,但事实上,这五个时辰以来,在他的脑海里,无时无刻不在思虑着七伤拳的种种破绽所在,有明玉功和移花接玉相配合,很顺利就找到了七伤拳的诸多破绽!

    知道破绽,才知道修炼的时候,注意哪里,防守哪里!

    苏景曾经看过武侠小说,有种说法叫做无招方能无破招,但事实上……纵然我招有破招,只要我提前知晓,提前注意……

    一样可以尽力的弥补其短板所在!

    苏景觉得这可以借鉴!

    只是整整五个时辰……脑海中都是各种各样的拳法招式,到现在……

    大脑也是一片混沌了。

    再思索下去,也不会再有太大的进展!

    苏景用冷水洗了把脸,清醒了一下那混乱的思维,然后走到门外……

    此时天空早已经是满天星辰,璀璨夺目。

    只是与前世却已经完全不同……诸多星辰偏移的很厉害,那些星座也好,北斗七星也好,都已经完全看不到了。

    想来是因为角度不同的缘故吧?

    “其中会不会有一个其实就是地球呢?”

    他突然喃喃说道。

    然后忍不住摇头轻笑……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却好像一辈子那么长。

    好像前世里发生的一切都已经是梦境,现在的自己,除了在夜深人静失眠的时候,会怀念一下手机之类的消遣之物,其他时候,已经完全代入了落魄亡国皇子的身份了!

    “虽然落魄,但好歹有你们这十几万人守着我呢,这些年来我百病不生,是不是就有你们的功劳呢?”

    苏景笑着对身后的尸山说了一句。

    这个世界各种神奇功法术法、巫术蛊术层出不穷,谁敢说没有鬼?

    尤其是那山坡的角落里……

    他慢慢的走了过去,尸山之上,森森白骨与泥尘为伴!

    唯独这个偏僻的角落,却收拾的颇为干净。

    这里的人与那些随意丢在这里的尸骨不同,他们身上俱都有着衣衫,只是躯体却都早已经风化,只剩下枯骨静静的躺在那里,有的手里还握着兵器,只不过早已经残破不堪……这些人,都是为救苏景,而特地潜入阿房宫的高手,或为楚国子民,或为曾经见过的长辈亲友。

    他们都曾经显赫风光,但他们如今,却都已经沦落在这里,成为万千枯骨中不知名的一具。

    苏景恭敬的跪下,对着这些为拯救他而丧命的人,低声道:“这恐怕会是我最后一次跪拜于你们了,谢谢你们曾经为我做出的努力,但现在,我想明白了,我不能一直依靠你们,我想尝试着自己努力一把!成或不成,反正我恐怕是不会再回来这里了!所以,提前跟你们告别……”

    再等等……

    等过了下一个历练!

    到时候,要么被抓住,然后死!

    要么……活下来!

    得到自由!

    现在阿房宫的中坚力量已经是史无前例的空虚,要逃走……现在是唯一的机会!

    苏景恭敬的磕了九个响头。

    第九个响头才刚结束,耳边已经响起了一声充斥喜悦的大喝!

    “说的好!勇于自己尝试,如此方才不失我楚国铮铮男儿的血性!”

    “谁?!!”

    苏景震惊的回头!

    却看到了在自己身后,那一道熟悉的身影,深夜里仍然一袭显眼的白衣,全然没有半点潜入者的自觉。

    他震惊道:“韩叔叔?”

    “来的可不仅仅只是我哦!”

    韩无垢潇洒的一撩自己的头发,笑道:“幸不辱命,我已经把我要找的人给带来了!”

    苏景顺着他的手,看向了那立在那里一袭破旧黑裳的老者。

    很佝偻的老者,脸上布满了皱纹,眼睛几乎都要被遮挡的看不到……手里拄着拐杖,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正定定的看着苏景。

    良久之后。

    他感叹道:“好孩子……你长大了许多啊!”

    “你是……”

    熟悉的面孔,让苏景一阵心神浮动,他喃喃道:“襄桓爷爷?”

    襄桓上前两步,激动道:“对对……是我,襄桓爷爷……你还记得的吧……”

    “我当然记得,那时候你爱喂我糖吃,后来我牙不好了,你不敢喂了,我还气的揪你胡子来着……”

    苏景心头突然一阵莫名的唏嘘涌上心头,叹道:“想不到楚国皇室除我之外,竟然还有一人存活……原来我也不是孤家寡人啊!”

    “好孩子,你自然不是孤家寡人!”

    襄桓笑道:“老朽今年痴活三百余年,若论辈份,你该唤我一声曾曾祖父才是!老朽自然是楚国皇室之人……只是因为老朽不喜繁文缛节,所以才让你们这些晚辈统统以襄桓爷爷称呼而已!”

    “你竟然真的还活着?”

    苏景仿佛被这巨大的消息给震的懵了,震惊的看了韩无垢一眼。

    韩无垢微笑道:“都说了,若无十分把握,我又怎么可能会亲自犯险呢?”

    苏景又看了襄桓一眼。

    确实,是自己印象中的那道熟悉的身影,只是苍老了许多。

    “好了,孩子,别太震惊了,莫要忘记了你襄桓爷爷的本事,若老朽不想死,又有谁能杀死老朽?”

    襄桓微笑的打量着面前的这个个子已经赶上了自己的晚辈,眼底难言慈爱神色,他说道:“你是打算尝试自己逃出去了吗?很好……但大可不必如此,今日里,老朽带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