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七十五章 我堂堂法家第一高手 当众下跪不太好吧?
    艮长的队伍!

    一路蔓延从阿房宫到咸阳城外……

    密集的人流长龙,竟然始终不曾断绝。

    所有人都在欢欣鼓舞,与乾朝结盟,代表着夏朝再不敢轻易的对大秦动兵,日后,他们的生活就真正的安心了!

    因此,所有人看向那马车里若隐若现的身影的目光,都带满了感激!

    混迹在人群中。

    一名头戴斗笠的沧桑老者脸上露出了唏嘘的眼神,望着那马车之内的身影,感叹道:“小穹吗?这孩子也长大了啊!当年我还抱过她呢……要去乾朝求学?很好……这孩子天赋绝佳,更胜其父,若脱离了这朝堂之上的是是非非,说不定日后,真能达到比老朽更高的成就!”

    “先生,这里到处都是秦政的黑龙卫高手,我们是不是隐秘一下比较好,若被发现了,他们一拥而上的话,就连晚辈恐怕也要有些吃不消啊!到时候被他们一锅炖了,岂不是白白送了一条性命?”

    在这沧桑老者的身边,一袭白衣的中年男子,可不就是已经离开数月之久的韩无垢么?

    只是此时的他,面色却要较之以往沧桑了许多……那张本来俊俏无比的脸上,更是直接多出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自眉角沿过鼻梁,直到上唇位置才终止。

    这般触目惊心的伤痕,若再深几寸,怕是直接就把他的脑袋给切成两半了。

    只是纵然看起来已经与以往截然不同,但他脸上那轻佻的笑容却始终不曾消失,好像世间的一切都不萦绕于心!

    韩无垢既然出现在这里,那么这个让他这先天至强者都恭敬对待的……自然便是……

    襄桓!!!

    曾经楚国第一强者,纵横世间数百年不曾逢过敌手的存在!

    世人都以为他早已经死了数十年,却又有谁知道,他早已经为了追求至高境界,隐姓埋名,入了一处神奇之地!

    “你连死都不怕,还怕区区几个侍卫?”

    襄桓淡淡的回头看了韩无垢一眼,对他印象似乎不好……确实,苍老的老者,对于油嘴滑舌的晚辈,自然不会太过喜欢!

    韩无垢叹道:“先生您有所不知,秦政创立五色龙军,黑龙卫人数最少,精锐最多,专司负责皇城的保卫工作!他们精通一种战阵之法,可爆发出远远胜过本身的实力,再加上他们人数众多,一旦被他们发现,恐生纰漏!”

    “能有什么纰漏,我们接了南儿,然后直接离开便是!”

    襄桓看了眼周围正在欢呼的百姓,那满是皱纹的面容,眼神深处闪过痛心神色,“看来,秦政做的不错,如今民心已然尽数被他得了,老朽本想接了南儿,传授他治国之道,助他重建大楚,可如今看来……罢了罢了,日后,损老朽根基,为南儿通脉,助他成为可自我保护的武道高手,让他逍遥一世也就罢了!”

    “是啊……秦政此人确实有才!”

    韩无垢叹道:“他对达官显贵极尽严恪之能事,但凡犯错,从不宽恕,但对百姓却又颇多耐心,比起来,楚国毕竟传承已久,关系复杂,达官贵人、皇室贵胄数不胜数,欺压百姓者也不在少数,难怪短短十余年间,百姓已经对他如此归心!前些年,时常有高手入阿房宫想要营救南儿,但却都以失败告终,尸身都被丢到了尸山之上,一开始还是如先生一般所想,为楚国复国,后来,却是不忍楚国最后一丝血脉沦落到此等地步……可惜,都以失败告终!”

    “那你呢?你又是为了什么?”

    韩无垢毫不犹豫道:“我为倾心!”

    “难怪你弃儒学法,法家被灭,韩国毁亡,你与秦政之仇早已不共戴天,你却仍然只想着一个女人!儒家最讲修心,你心都不正,体内浩然之气……怕是早已经式微了吧?”

    “先生果然高见!晚辈浩然之气本来已达至心境,距离天人境也只差一步之遥,可如今……浩然之气却越发微弱,到如今,已经沦落到法境了,再过几月,怕是只剩真境了!”

    襄桓道:“浩然之气,须得过真、法、心三境!方可得天人大道……你若仍在心境,配合你法家之力,未尝不能与那秦政一战,可惜你……罢了,这也是你自己的选择,与老朽无关!”

    “晚辈不惜九死一生寻到先生,也不是为重修浩然之气,不然寻那儒家大夫子岂不是更近?晚辈只想救回南儿……”

    韩无垢喃喃道:“他太像倾心了,所以晚辈实在不忍他独自一人忍受苦楚!”

    “既然不忍,那便随老朽来吧!”

    “等等?先生……你这就要去?!”

    韩无垢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不然呢?那秦政当年也曾蒙我指点,他的实力纵然再高,还能高到哪里去?入道?纵然老朽还未超脱,但依然不是他可匹敌的!”

    “但太阿剑威力之强,纵然在道器之中,也可排列前三,先生您若光明正大的走上前去,未免太过托大了吧?”

    “太阿剑?!”

    韩无垢道:“先生有所不知,您不在的这几十年里,有人为天下道器排了名次,列出了举世最为珍贵的十大道器!”

    “哦?老朽归隐几十年,现在的人这么会玩了?”

    襄桓奇道:“任何道器,皆是秉承天地造化自然而生,并非人力所能打造,威力如何能排出高低来?便如风和雷,云和雨,如何分出胜负?”

    “并非只是武器,还分其主人!”

    “那老朽倒要问问,他秦政……排第几?!”

    韩无垢凝重道:“太阿剑,当仁不让,排在第一!”

    襄桓问道:“那我楚国第一神兵雷剑呢?!”

    “添陪末座!”

    襄桓怒道:“雷剑之威,竟然也只能排第十?!”

    “这个……毕竟您老人家在世人眼中已经死去多年,雷剑自然要掉落些层次,世人愚昧,老爷子您别计较,晚辈跟您说这些,就是想告诉您,秦政早已非当年之秦政,当年我还揍过他呢,现在不照样被他撵的没地钻?他已经很强了!”

    韩无垢感觉自己真的是累到不行了,老头子越老越顽固,反倒好像是个小孩子一样,决定的事情非要立即执行,任性都不足已形容其百分之一!

    一路归来,也是教他心力憔悴的不行!

    好在就快要见到楚南了!

    到时候……就不用我再管这老爷子了吧?

    韩无垢叹息了一声,抹了抹已经完全干到不行的嘴唇,继续劝起了这位执意要强闯阿房宫的老头!

    苦口婆心道:“所以……最起码,咱们晚上再去吧?就当我求您了?堂堂法家第一高手,您总不会让我当街给您跪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