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七十三章 我这回是去当大爷的
    墨梦笙闭关了。

    用她的说法,她要在三个月内突破……因为三个月后,便是她二十岁的生日!

    她必须要在这之前突破神海!

    相比起来,我这还在炼气境一脉苦苦挣扎的小可怜,简直是……

    苏景无奈的笑了起来,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一说。

    二十岁之前的神海么?

    我这具身体如今……十七岁?

    三年……突破剩下的七条筋脉?

    估计很难……算了,又不是说二十岁之前不突破便此生无望,只不过是比普通人更大些而已!

    苏景怔了怔,这才反应过来,墨梦笙急着闭关,自己又不想太过打扰她,竟然忘记了问她道家和儒家这些并非习武,而是养气和修道的是怎么个说法了!

    随即反应过来,笑了笑,下次吧……下次再好好的问她。

    想着……

    前方隐隐约约的,可望见数道身影,身着华丽衣衫,恭敬的侍立着,正站在一名宫装华丽的少女身后。

    这里竟然会有这么多人?

    苏景愣了一愣,这里是他回院子里的方向,一般除了秦穹和墨梦笙之外,再不会有第三个人从这里经过,相传尸山之上有夺命诅咒,等闲人等不敢靠近,也正是因为这样,当初他才敢在河边便修炼内功!

    而现在……

    他慢慢的走了上去!

    然后,怔住了。

    “小穹?”

    那宫装少女,模样娇俏可爱,分明便是那个总是在自己身边撒娇的秦穹……只是此时的小穹,不再是之前那般随意的裙衫飞扬的可爱模样,而是梳着复杂的流苏髻,身着一袭金白相间的华美宫装,裙摆下面,露出一双云丝绣鞋的顶尖来……

    秦穹看着苏景笑了笑,眼底流露出复杂的情绪,她回头看了一眼。

    那些侍人们立即恭敬的退了开去!

    退到数百米开外,方才止住脚步,这么远的距离,莫说听到两人对话,甚至于隔着郁郁树林,看到都很困难。

    “哥哥……”

    秦穹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一瞬间,那华丽的装饰仿佛都不复存在了,她又变成了之前那个总是拉着自己的衣袖撒娇的小穹!

    “小穹你……”

    “本来想着偷偷的走的,因为我最害怕就是告别了,可还是舍不得……”

    秦穹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说道:“可是我害怕如果就这么从哥哥的世界里消失的话,等到我再次出现的时候,哥哥早已经把我忘记的一干二净了,所以,我想再见哥哥一面。”

    “走?你要去哪里?”

    苏景看着秦穹那一身华美的宫装,突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震惊道:“秦政要让你去和亲?!”

    哪怕愁怀满绪,秦穹仍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哥哥……我才十五岁而已,我秦国女儿十八方可嫁人,我还这么小,谁会拿我去和亲?而且我上面可是还有着好几个姐姐呢!!”

    “那这是怎么回事?”

    苏景皱眉道:“你也要离开吗?”

    秦穹困惑道:“也?除了我之外,还有谁离开吗?”

    “没……不算离开吧,梦笙最近,正打算闭关来着!”

    “是嘛……其实我也差不多啦!”

    秦穹笑道:“父皇最近与乾朝联盟,打算派一名皇室中人拜入乾朝最强大的宗门之内,也算是展示自己的诚意,本来是该让一位皇子去的,但秦亥那家伙好不容易才被哥哥你打掉了一层境界,如果去了乾朝再回来,岂不是要变的很狂妄了,到时候肯定要欺负哥哥,所以我一气之下,直接找父皇顶掉了他的位置!”

    她嘻嘻而笑,道:“哥哥你可能不知道,王翦为了帮自己的外孙争取这次机会,可是费了老大的功夫了,要知道我秦朝皇子到那边去,肯定是各种丹药天材地宝应有尽有,进步肯定特别快,可惜却被我从中间截了胡了。”

    “你自己要去?为什么?”

    “因为我想变的更强嘛……别看我现在这样,哥哥,我已经达到了炼气五脉的境界了哦……”

    秦穹看着苏景,笑道:“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当年死掉的襄桓爷爷。”

    襄桓……

    苏景心头一跳,说道:“嗯,我还记得。”

    “那你应该还记得他是怎么说的吧?他说我是天纵之材,如果跟随他的话,日后达至至高境界也未必没有可能……而在这里的话,父皇对我虽然很好,但毕竟天材地宝不会无限制的供应,依靠公主的供奉,我想用最快的速度进步的话,在这里是不可能实现的!”

    苏景定定的看了秦穹一阵,问道:“你也想在二十岁之前突破神海?”

    “为什么这么说?”

    秦穹怔了一怔,看着苏景那突然变的颇为古怪的神色,她没有隐瞒,而是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说道:“我是想二十岁之前突破先天……”

    苏景:“………………………………”

    “也是……为了我吗?”

    一瞬间,苏景隐约明白了之前墨梦笙说要拯救自己的时候,自己那古怪的心情到底是来自于何方了。

    她也好,她也好……

    都想着来救他。

    而他现在……却什么都做不了。

    “只是走几年而已……在那里又不会受欺负,父皇雄才大略,现在谁敢小看她?我这回去乾朝,其实就是去当大爷的,到时候拽的横着走都不带有事的,而且也可以回来探亲啊,我要回来,谁敢阻止我?反正我肯定会经常回来看你的,哥哥……只是可能没办法再跟以前那样,经常跟在你的身边了……”

    秦穹絮絮叨叨的,仿佛老妈子似的,说的都是好处……但眼泪却不听话的扑簌扑簌掉下来,滴在脚下的青草上,宛若不堪重负般,青草那稚嫩的绿叶重重的压了下去!

    苏景叹息了一声,抬起了秦穹那光洁的下巴。

    小姑娘此时早已经泪流满面。

    看着苏景,她哽咽着,直接扑到了苏景的怀里,大哭道:“哥哥……我舍不得你……我不想走……我其实一点都不想走,我好害怕我走了之后,你会不会就直接忘掉我……”

    “唉……”

    苏景幽幽的叹息了一声,说道:“不想走,就不要走……”

    “可我们难道就一直这样吗?”

    秦穹窝在苏景的怀里,声音闷闷的,仿佛重感冒似的,她低声道:“哥哥……我问你一个问题好不好?”

    “什么问题?”

    “如果以后,父皇真要拿我做政治交易,逼我嫁给我不喜欢的人,你会不会带我走?”

    “我会的!”

    “可你要怎么带我走呢?”

    秦穹幽幽的问道。

    苏景顿时语滞!

    秦穹仍然带泪,但脸上却露出了明媚的笑容,笑道:“不过听到哥哥的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一定要记得你说过的话哦!”

    她抬头看了苏景一眼,脸上突然飞起了一抹绯红,轻声道:“哥哥……你知道为什么我本来想不辞而别,却又特地过来见你一面吗?”

    “为什么?”

    “因为我害怕如果我突然消失的话,时间久了,你会忘记我……”

    秦穹轻轻的摸了摸苏景的脸,抬头,看着那近在咫尺的面容,说道:“所以我想做些什么,让你记住我。”

    “你什么都不用做,我也会记住你!”

    “现在当然这样说了,但以后的话,谁知道呢?”

    秦穹声音里带上了几丝笑意,道:“我敢保证,我这么做了之后,你绝对不会忘记我的。”

    “你想干什……”

    苏景的话顿时戛然而止。

    震惊的看着如蜻蜓点水般在自己唇角飞掠而过的倩影……

    秦穹面红似血,鼓足勇气笑道:“别多想哦哥哥,我只是……做些不符合妹妹行为的事情,这样的话,你就不会忘记我了!”

    苏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