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七十一章 我可能需要冷静一下了
    墨梦笙离开了。

    就像她说的那样,她没有教给苏景任何东西,而仅仅只是送给她一件礼物而已!

    朋友之间的馈赠……

    看着她那娇俏的身影离开,苏景隐隐约约明白了她的想法。

    她认为自己身为皇子,多少是有机会离开的,所以将这套剑法交给自己,这样待得自己出去,便可帮她重振墨家么?

    “抱歉……重振墨家我是真没这本事了,但日后,我定然救你出樊笼!”

    知晓墨梦笙的一腔苦心,苏景喃喃说道。

    回到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关上,然后打开了那本耗费了墨梦笙一月心血抄录出的剑法篇!

    “没想到除了七伤拳之外,我竟然又得了一篇武学典籍,而且还是在现世得的,看来日后,我冒充墨家弟子,更光明正大了!”

    他幽幽叹道:“听她的口气,这套剑法的话,至少也是先天品级的吧?她竟然真的就这么白白送给我了……”

    只是这套剑法却不像七伤拳那般,只是捧在手中,都有一种无比沉重的感觉!

    这是一家学说的精华所在,是最后的瑰宝!

    苏景叹息了一声,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

    第二日。

    “虽然距离我们授课结束还有一段时间,但毕竟我不过是你们的同龄人,没办法跟言夫子这样的大儒相提并论,所以之后的话,我已经没什么可以传授给你们的了!”

    墨梦笙脸上仍然是那么一副平静死板的模样,淡淡说道:“所以我已经禀报陛下,日后,便换由兵家的蒙恬将军为你们授课,当然,传授的却是兵家之道了!至于我墨家之道,修文馆二楼的学说会逐步更新,到时候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一看!我才疏学浅,就不替你们解答其中困惑了!”

    面对墨梦笙突然要终结授课…

    下方并没有什么太过吃惊的举动,对这些皇子公主,大臣之后来说,所谓的诸子百家,不过是将他们的精华学说展览在他们的面前,供他们稍作了解而已,走便走了……

    唯独苏景,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看着台上的墨梦笙,总感觉她突然终结这授课,应该是有自己的原因在内。

    而墨梦笙注意到苏景的眼光,那冷若冰霜般的雪白脸庞,如同冰雪溶解,展现出了如明媚春光般的灿烂笑容。

    “再见了,诸位殿下!”

    她学着男子模样,对着下方的诸人恭敬的行了一礼,但眼光,却一直盯着苏景!

    然后抱着自己的讲习,慢慢的走了出去!

    “又要换人了吗?也好……听这女人讲课,着实无趣的很……不过兵家应该已经是最后一学了吧?法家如今已经彻底覆灭在陛下的大军铁蹄之下,道家被逼远迁,还未曾臣服于陛下,看来我们也快解脱了。”

    “是啊……这么说起来,为期两年的苦学啊,感觉自己真的进步好大,就差最后一步……就结束了!”

    “走,今日里,望春楼,我请客,咱们不醉不归,定然要好好庆祝一下!”

    听到有人提起望春楼,那些年龄虽小,但却已经颇为知事的公主殿下们皆是不耻的啐了几口,急忙避了开去,生怕听到了都觉得侮辱了自己的耳朵。

    而皇子也好,三公九卿之后也好,他们已经并肩而行,有说有笑的离开了修文馆。

    唯独苏景……

    他古怪的看了眼旁边,惊奇的自言自语道:“小穹呢?她今日里怎么没有来?”

    很古怪,秦穹平日里几乎从不迟到,尤其是她与墨梦笙因为自己的缘故,也算是有了不浅的交情,几乎是从不缺席她的课的……但现在……

    是不舒服了吗?

    他也没有多想,转身去了墨梦笙的住所。

    突然结束课程……

    苏景还是颇为关注的,她此时到底在想着什么。

    而此时……

    青莲殿内!

    秦国太子秦苏满脸郑重神色,一字一顿的问道:“皇妹,你是认真的吗?”

    秦穹微笑着坐在镜前,慢慢的把一根簪子束在自己的头上……苏景不在,她脸上娇憨神色半点也不剩,有的只是符合公主特性的尊贵典雅,轻声说道:“我当然是认真的!”

    “可你要知道,此去乾朝……再回来,可不知道是几年之后了!”

    “但我们大秦初初建国,又得罪了夏朝这等强敌,如今正是需要找盟友的时候,大唐一贯与楚国交好,恐怕不会承认我大秦,乾朝……已经是我们唯一的选择了,不是吗?”

    秦苏低声喝道:“但那也不该由你去!你该知道……父皇最疼爱的便是你,你若走了,他也会不舍,事实上,倘若你不主动要求,他都已经决定要让清荷去了!”

    “大乾与我大秦不同,那里宗门为尊,我若去了,定然是拜入那里最强的宗门,比起在这里,我可以得到最好的锻炼!”

    秦穹微笑道:“太子皇兄,你说,如果我成就先天境界的话,父皇会不会对我另眼相看,答应我几个无伤大雅的条件呢?”

    秦苏叹道:“比如说……给楚南自由?”

    “也许……还有我的……一起……”

    秦穹声音低不可闻的说道。

    “你说什么?”

    “没什么……皇兄,你是在我们所有兄弟姐妹中年龄最大的人,父皇当年入楚国为质,那时候你已经懂事了对吧?”

    “嗯……当时的生活……当真煎熬啊!”

    回忆过往,秦苏也是颇为唏嘘。

    “但还是有人颇为照拂你的,对吧?”

    秦穹回头看了他一眼,说道:“太子皇兄,你性格一惯敦厚,我知晓你性情最好,我不在后,希望你替我多多照拂哥哥……五年,五年后,我会入先天……”

    “五年……二十一岁的先天?怎么可能……”

    秦苏惊道:“之前的话,纵然最快达到先天之人,也是在三十五岁后才达到那样的境界,你今年都已经十六岁了……”

    “可现在,父皇的记录不是已经被人给打破了吗?”

    秦穹嘿嘿笑道:“我去乾朝,可不是去玩的。”

    秦苏看着秦穹那俏皮的神色,脸上露出唏嘘神色,叹道:“十一皇弟何德何能,能得你这般重视……总之,苦了你了!”

    “也不仅仅是为了他吧……就算没有这事,我可能也要暂时离开哥哥了!”

    秦穹幽幽叹道:“我已经越来越看不懂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了,明明以前还是觉得很恶心的,为什么现在的话,感觉如果是现在的哥哥的话,反而会主动的……会……我觉得,我可能需要冷静一下,好好的看清楚我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算了……反正你是我堂堂大秦青莲公主,纵然去了哪里,也不会受了委屈,只是……离家多年,怕是父皇也要不舍你了!”

    “这……他已经同意了哦!”

    秦穹笑道:“连我都没想到,他会同意的这么干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