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六十八章 我这偏科实在太严重了
    立在王座之前的俊朗男子,可不正是之前曾经与苏景一起在修文馆内听课的秦苏么?

    听得下方之言,他脸上立时蕴上了不快的神色,喝道:“商卿,你位列三公九卿之一,说话须得慎重,无的放矢之言万万要不得,什么叫做把我等的风头皆给盖了过去?什么叫做必有隐情?!我堂堂大秦天下,难道还容不得一个弱质少年吗?”

    “太子殿下息怒!”

    几人同时面向秦苏,被称作商卿之人拱手道:“殿下有所不知,文才武略统为合称,既有文才,必有武略,那楚南文采如此出众,可想武学天赋定然极其不凡!”

    “可他如今早已经被诸位大人耽搁了大好的时光!”

    秦苏不快道:“商卿,你只知那楚南乃是前朝余孽,却忘记了他体内还有我大秦最为尊贵的血统吗?你所言者,是要除去一位皇子的性命,我大秦皇室性命,莫非便在你商秧一言之间可决断吗?!”

    “微臣不敢,只是……”

    “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都给孤闭嘴!”

    秦政仿佛疲惫似的,轻轻的揉了揉头,看了眼下方那跪拜的多名老臣,道:“不过是随意统合了些墨家的理念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商卿,你未免把一个小孩子看的太过可怕,纵然前朝血脉又如何,当年墨家也好,楚帝国也罢,不都在孤的铁蹄之下覆灭吗……苏儿你也是,你当真是为了维护我皇室荣耀,还是为了维护你幼弟性命?孤知你身为皇兄,对每一位兄弟都极其爱护,却不知此正是大忌,你为太子,当立于诸人之上,而不是以兄长自居!”

    “是,儿臣知错!”

    秦苏对秦政恭敬道歉!

    “好了,此事休得再提,孤留下那楚南性命到底为何,你等都知晓,何必再在此多言?都下去吧……”

    商秧震惊道:“可陛下……您已然……”

    秦政脸色阴了下来,道:“也罢,商卿你等若喜跪的话,那便跪吧!赵喜,命太医殿外等候!若这些肱骨之臣承受不住,立即救治!”

    说着,直接拂手而去!

    秦苏看了眼下方跪拜的诸位王卿,叹道:“商卿,你明知晓父皇最厌恶的便是结党营私,你今日里却纠结了这么多人……”

    商秧苦笑道:“非是老臣不知,实在是昨日里祀星殿星辰摇曳动荡,似有大事发生,正与楚南那厮异象相合,我等却是不得不防备一二!”

    “所以都是些虚无缥缈之事?祀星殿建造,不过是为安百姓之心,商卿见多识广,怎么也信了这些?”

    “可……”

    “算了,今日之事,姑且可算教训吧,日后,切不可再如此顶撞父皇!”

    秦苏哼了一声,到底还是不忍,叹道:“好了,你们都散了吧,父皇问起,自然由我担待!”

    几位老臣互相对视了一眼,长叹一声,异口同声道:“多谢殿下!”

    而后,几人相互搀扶着走了出来……

    到得殿外,有人问道:“商相,我们现在……怎么办?”

    商秧长叹一声,道:“陛下如今越发的独断专行了,不知你等是否察觉到,他如今戾气日渐昌盛,连大将军王也受了他的惩治……看来,他已经听不进劝慰之言了!”

    “是啊……好在太子殿下还算仁善,只盼……”

    “慎言!!!”

    商秧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喝道:“汝欲害你全家妻儿否?”

    那人猛然打了个激灵,这才意识到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急忙住口不言了。

    几人又低声商议了片刻,然后这才一瘸一拐的往宫外而去!

    苏景哪里知晓那些针对自己的漩涡暗流,他此时已经早早的睡下了……移花接玉本身便可窥探他人武学隐秘,若是修炼起来自然也是事半功倍。

    短短一晚的时间。

    七伤拳的修炼已经入门,威力已有,只是招式间却仍然需要细细揣摩才行!

    但最起码……总算是有了一门可以伤人的功夫!

    想到日后自己逃跑的时候,遇到了敌人,明明实力并不如自己,但自己却苦于没有克敌制胜的招式,只能任由对方大喊楚南逃跑啦,楚南逃跑了……

    简直想想就是悲哀!

    而现在……

    最起码我一记七伤拳捶上去,再不济也能让对方五唠七伤!

    想着,苏景很是久违的,在现世里竟然也罕见的睡了一次舒坦觉。

    第二天,是和平常没有任何二致的作息时间。

    仍旧是墨梦笙在给他们讲课,只是这回,却没有给苏景任何的特别待遇,甚至于似乎看不到他这个人似的,眼睛完全不往他的身上看,倒是让苏景一阵的困惑,不明白她到底怎么了,看样子,可不像是被自己打击了生气呀……而且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感觉她并不是那么肤浅的人!

    反倒是秦苏……

    他身为太子,都是有闲时才来上课,大部分时间,反而是在帮助秦政处理公务。

    只是今日里,他却特地拉住了苏景,低声嘱咐了一句,“十一弟固然天资绝伦,奈何身世半点不由人,日后,还是韬光养晦为好!”

    苏景一听,立时了然,恐怕是有人告了自己的黑状了。

    看来这秦苏倒是个不错的人……最起码,对弟弟妹妹,还是颇为爱护的。

    想着,苏景对这位秦苏太子殿下,印象顿时好了许多。

    之后的时间……

    平静,没有任何波澜,一如过往十余年的时光。

    唯一的变故,大概便是已经与自己有了不错交情的墨梦笙,似乎突然变的很是怪异,再不去湖边和自己私会……咳咳,畅谈过往经历了,但若说对自己生气,却又不像,因为偶尔路边遇到了,两人也会交谈几句,言谈之间,难掩她对自己的佩服之意。

    这一点倒是让苏景很是奇怪……

    但墨梦笙于他,不过是个好友,倘若她真是会计较自己让她丢了颜面的人,那么这人却也不值为友,因此,苏景倒是没有太过在意。

    而是每日里修炼功法,揣摩七伤拳与移花接玉的精要之处。

    日子倒也过的充实,当然,在他人眼中,苏景纯粹就是个混日子的……他也乐得别人这么看他!

    唯独秦穹,隐隐约约的,似乎是察觉到了苏景逐渐展露出来的特异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