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六十七章 哥哥不懂得女人心啊
    大脑猛然一阵莫名的眩晕,眼前的景色一阵扭曲变幻……

    良久之后。

    “哥哥……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呀?”

    浅笑薄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有人在拉着自己的衣袖,不依的甩来甩去,好像是在撒娇一般。

    苏景眼神一阵朦胧,然后看到了自己的妹妹,小穹正脸上带着不满的神色望着自己,说道:“好哇,我正在跟你说话你都走神了,哥哥……总感觉你越来越不把我放在心上了。”

    “抱歉,刚刚有些头疼。”

    苏景揉了揉脑袋,左右看了看,此时周边的人都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自己和小穹两人,他困惑道:“过去很久了吗?”

    秦穹答道:“没有啊……只是墨先生被你这么打击了一下,中途就离开了,所以提前下学了而已,而之前她已经派人来说了,说下午的弘武殿演武也取消了,看来是真的被打击的不轻,哥哥,我觉得你应该去道歉一下!”

    “道歉?为什么要道歉?她提问,我回答,仅此而已!很正常啊……”

    “可你却讲的比她还好。”

    秦穹轻轻叹道:“如果是别人自然就罢了,但你可是她的好朋友啊,这么不给她留颜面,女孩子嘛,都是要哄的,还是去道歉一下吧。”

    看苏景仍然一副迷迷糊糊的模样,她直接拉着苏景起来,说道:“算了,看你这一脸迷糊的模样我就来气,哥哥你真是没跟女孩子相处过,跟我来吧,我带你过去……”

    苏景惊叫了一声,已经直接被秦穹给拽了过去。

    墨梦笙住的地方,就在修文馆不远的地方,一处幽静的别院里。

    房门紧闭,看的出来墨梦笙就在里面,只是……

    “墨先生,我跟哥哥来看望你了,烦请你开下门!”

    秦穹敲了半天门,仍然没人开。

    她也不气馁,就那么一直的敲着,终于,墨梦笙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抱歉,公主殿下,我正在思考问题,暂时不太方面见公主和殿下,还请回去吧,有什么话的话,明日里再叙可否?!”

    秦穹笑道:“我是来跟哥哥一起向你道歉的。”

    墨梦笙道:“殿下并未做错什么,甚至于点明了许多我过往不明之处,所以我感谢殿下还来不及,怎么会责怪于他,只是我心情实在有些混乱,两位殿下还是先回去吧。”

    “也好,那我们明天见了。”

    苏景拉着秦穹就走……

    见秦穹还不想走,苏景叹道:“好了,小穹,哥哥知道你是害怕我失去唯一的朋友,但我能听出来,她没在生气,可能真的是像她说的那样,是心里有些乱了吧?让她一个人冷静一下比较好。”

    “是吗?”

    见苏景说的也对,秦穹也就没有强行要求,而是乖乖的跟在苏景的身后,两人一起往回走去!

    而那幽静的房间里。

    墨梦笙脸上带着复杂的神色,喃喃道:“楚南……难道你真的……”

    她轻轻叹息了一声,眼底已经有坚决的神色闪过。

    而回到了房间,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过了秦穹……

    只剩下自己在。

    苏景突然冷笑起来,轻声道:“这会儿,一定有人正在御殿前告我的状吧?可惜……我没展露武力天赋,你们却是要白白费力了!”

    摸了摸自己的怀里,并非兑换之物,七伤拳也需要和移花接玉一样从头修炼……但谁能想象的到,在这短短一天的时间里,自己体内的明玉真气量翻了何止一倍?

    炼气境一脉……也许在他这个年纪不算什么,但只用了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恐怕整个元辰大陆,都没有人拥有这样的进步吧?

    但……

    “必须再加快进度才行!”

    想着,苏景翻开了七伤拳的拳谱。

    掌法自己已有移花接玉,但移花接玉必须后发先至,若要先发制人,非得这七伤拳不可!

    而当翻看完了之后,他才惊奇的发现,这经过主神魔改的秘籍,确实跟之前张翠山抄录给自己的,已经大有不同。

    “看来,缺陷已经不存在了啊,只有移花接玉果然还是不行,七伤拳的修炼已经势在必行!”

    想着,苏景默默的念诵,片刻之后,已经将一本书的内容都给记全。

    然后,手上缓缓凝聚寒气,七伤拳的秘籍上逐渐布上了冰霜,然后化作冰屑,掉落在地上。

    试着一拳轰出!

    拳风凌厉,体内明玉真气化作数道或阴柔,或阳刚的真气,尽数透过拳劲而出……

    空气中发出了一声嘭的巨响。

    苏景低头,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明玉功本为阴柔功法,最不搭七伤拳这等狂暴之拳,但自己的明玉功更兼具嫁衣神功的特质,看起来,倒是正与这七伤拳相合!

    “之前慕容若能以炼气境五脉之身,战胜鹤笔翁这神海之人,可见所谓境界,虽然差距颇大,但并非不可逾越!”

    苏景喃喃道:“我如今虽然仅仅只是炼气境一脉,真气量仍然颇为稀少,但无论是明玉功还是移花接玉,都是先天品级的功法,不比慕容若的功法来的差,再加上七伤拳虽然只是超凡品级,但威力也可媲美稍弱的先天品级,就战斗力而言,恐怕我决不仅仅只是炼气境一脉那么简单!”

    说着,他不自觉的有些惋惜,这回的历练自然颇为完美,就连冒了极大风险的慕容若,收入都没有自己来的高,但问题是自己太过于攻于算计,以至于竟然都没怎么正式跟人交过手……

    “看来下次,要试着挑战一下了,总是闭门苦修,可练不出什么境界来的。”

    想着,苏景无奈苦笑了起来!

    盘膝而坐,慢慢的沉思起了七伤拳的诸多精要之处,不用再担心伤了内脏,他自然迫不及待想要将这套拳法练成。

    而此时……

    御殿之上。

    确实如苏景所料。

    数名老者恭敬的跪在地上,为首者对王座之上的秦政高声谏道:“陛下,今日里听小儿提起,说那前朝余孽楚南,今日里在修文馆内大出风头,竟然将我朝诸多年轻一辈的翘楚给震的都是说不出话来!此子隐忍多年,却在此时突然乍露锋芒,必定颇有隐情,陛下……您决不可再养虎为患,须知除敌不尽,后患必生!”

    说着,他已经忍不住泪流满面,哽咽道:“陛下固然顾忌自身血脉,但也当知晓,当初我大秦伐楚之时,楚人对其皇室究竟有多崇敬……此子作为楚国皇室最后一人,决不可留,若强留之,必成我大秦大患啊!臣请陛下诛此前朝余孽,以正我大秦之威严!!”

    所有人同时高喊道:“请陛下诛此前朝余孽,以正我大秦之威严!!!”

    看着下方那跪成一片的大臣,秦政的眉头已经紧紧的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