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六十三章 我还是高冷一点比较好
    “慕容若!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鹤笔翁面色顿时大变,明明也是纵横江湖不知道多少年的老人了,但如今,他却真的被这一个如跗骨之蛆般纠缠不休的小小女子给打的怕了。

    “我怎么知道你在这里……”

    慕容若眼底带着难以压抑的怒意,目光越过了他,看着鹤笔翁身侧不远处的角落里,在那里,一男一女两人正躺在哪里动都不动,但身下已经凝固的鲜血,这两人已明显没有了生命特征,而离他们不远处,一名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女,正眼神空洞的躺在那里,呆滞的望着天空,仿佛已经死了。

    那被撕的乱七八糟的裙衫,还有下体的狼藉,都证明她刚刚经受到了怎样的摧残!

    而这一切……都是……

    “你以为你躲在一处民居里,我便找不到你了吗?你以为……纵然有人相护,我便杀不得你了吗?”

    慕容若的眼底浮现冷漠的杀机,“本来还只是为任务而杀你,可现在,纵然没有任务,我也决不可能放过你了!”

    鹤笔翁大叫道:“苦大师快……”

    才刚出口四个字,凌厉的剑光,已经直接将他后面的话都给生生压了回去。

    此番含怒出手,剑势凌厉再不留半点情面,甚至于,隐隐然带着几分拼命的架势。

    那番架势,让鹤笔翁顿时胆寒欲裂,她的武功本就在鹤笔翁之上,如今拼命,自然让他惊惧。

    但慕容若来的极快,根本躲闪不得,他也只得打起精神,与其拼命。

    只可惜……两人之间,如今明显差距极大!

    慕容若的剑并不如何快,但却缠性极强,宛若缠绵的情人,直接将鹤笔翁生生缠在里面,鹤笔翁本就不是慕容若的对手,如今断了一臂,又没了战心,哪里能与其匹敌?不过数招之间……便已经左右支拙,狼狈不堪!

    “受死!!!”

    手中青锋绽放无数光华,在明月的照耀之下,宛若夜放花千树,凌厉的剑光甚至于将那逐渐露出脸面来的月光也给压下,鹤笔翁的眼神,已经尽数被其手中长剑占据……再无躲避之能,身上直接被留下了数道狰狞的血痕!

    江流脸上带着钦佩神色,说道:“听说天涯海阁最厉害的剑技是一套极情十式,以情为剑,看来应该就是慕施主这一套了,果然好厉害,难怪这鹤笔翁入了神海境,竟然依然不是她的对手!”

    “可问题是鹤笔翁真这么无能吗?”

    苏景皱眉想了想,突然反应过来,高声叫道:“小心鹤笔翁手中的鹤笔,他会使兵器的!”

    “什么?!!”

    慕容若一惊,鹤笔翁已经愤怒的大叫道:“哪里来的野小子坏我大事。”

    话音落下,在慕容若那密密麻麻的剑光之下,他抽身而上,任凭利剑在自己身上有添几道新新伤,腰间已经一道灰影如毒蛇出洞,蜿延着向慕容若的脖颈点去!

    看来,他本来是打算哪怕受伤,也不暴露自己的真实本领,然后趁其不备突施辣手偷袭,想要毕其功于一役!可惜却被苏景叫破……如今,也只能铤而走险!

    面对鹤笔翁的拼死一击,慕容若不惊不慌,只是长剑回撤,剑势蜿延如泼墨作画,在身前布下了一道又一道情网。

    鹤笔才刚刚碰触到第一根,便再也前进不得!

    “小丫头,我跟你拼了!”

    鹤笔翁奋力将手中鹤笔向慕容若掷去,而后单掌凝聚无尽阴冷之意,趁着鹤笔冲开的缝隙,硬生生挤着那层层剑网,向着慕容若轰去!

    “我便与你拼功力又如何!!!”

    慕容若大喝一声,竟然丝毫也不畏惧,一剑挑开了鹤笔,另外一只手正迎上了鹤笔翁的手!

    苏景大叫道:“小心,他的玄冥神掌碰触不得!”

    慕容若却眼底蕴含坚决之意,执着向前,两人手掌相对!

    她冷不丁的打了个冷战,只觉得仿佛坠入了三九寒天似的。

    反而鹤笔翁,却比慕容若狼狈了太多太多,面色瞬间变的乌青,哇的一口吐出了大口的鲜血,然后踉踉跄跄的向后退去……只是脚步却突然快了几筹,纵身向着外面冲去!

    此时慕容若身体冻僵,哪里还能追击?

    苏景这才反应过来,似乎玄冥神掌纵然威力无双,奈何如果碰触到了功力更胜自己之人,会真气倒灌,到那时反伤其身!

    看来鹤笔翁的真气,竟然还不如慕容若来的精深?

    但他是早就打定了主意要逃吗?

    苏景心道果然不愧是老狐狸,花招一招接着一招,他明知自己功力不如慕容若还以掌相对,如今看似是吃了大亏,可却也为自己得到了一线生机!

    眼看着慕容若追击不及,鹤笔翁便要从墙上逃走,前方却突然现出一道身影!

    苦头陀!

    鹤笔翁瞬间大喜,心道他来的好慢,但如今他到了,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自己万万不用畏惧这小丫头了。

    他欣喜的大叫道:“苦大师,你来的好慢,速速助我拿下这小丫头!”

    话音落下,前方一股如浪如潮的真气瞬间翻涌而来,苦大师他竟然……

    鹤笔翁脸色瞬间大变,苦头陀竟然不仅不助他,反而一掌挥向了他,而且掌势凶猛,俨然全力以赴!

    “苦头陀,你干什么!!!”

    鹤笔翁大叫一声,他实力与苦头陀在伯仲之间,面对对方的蓄势待发,他哪里抵挡的了?已经直接被苦头陀一掌给生生从墙上给逼了回去!

    而与此同时……

    背后,慕容若也早已经在玄冥神掌的阴冷下恢复了正常,追了上来,喝道:“鹤笔翁,受死吧!!!”

    说着,长剑如流星,在天际划过一道细长的明线……而后,在猝不及防的鹤笔翁喉咙处停止!

    鹤笔翁立时陷入了呆滞,嗬嗬嗬了一阵,脸上露出了呆滞的神色,看着苦头陀的神色带着浓浓的不敢置信,如果不是苦头陀突然出现,恐怕自己早已经逃出生天了。

    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王爷派来保护自己的保镖,为何却最后反而对自己发动了最后一击?

    带着一生也不可能明白的迷茫,鹤笔翁嘭的一声,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耳边最后回荡的一句话是……“竟然敢觊觎我明教至宝,你罪该万死!!!”

    他竟是明教中人吗?可我什么时候觊觎明教的宝贝了?

    鹤笔翁已经给不出什么反应了,就那么倒在那里,再也动弹不得。

    苦头陀抢上,在他身上来回翻找了起来。

    而慕容若,则深吸了一口气,长剑回鞘,回到了苏宁的身边,低声道:“这回多谢你没有抢我的目标了!”

    她知道的,倘若刚刚苦头陀没有出手相助自己,或者说苏景若有什么别的心思,恐怕她还真未必能成功斩杀这鹤笔翁!

    “我已经拿到了我的奖励了。”

    慕容若伸手,手心里一个悬浮着的小盒子。

    “这本来就是咱们说好的嘛!”

    苏景心道如今我武艺低微,最重要的是范遥就在面前,我若出手,未免露了破绽……还是高冷点比较好!

    更何况,宝箱她也交给自己了。

    接过宝箱,苏景笑道:“怎么?不想反悔吗?”

    “这东西对我没大用……”

    慕容若笑了笑,说道:“玄冥二老还真没什么我看的上的功法,所以,无所谓的!”

    苏景:“…………………………”

    他心下无语,心道这话说的……好像我是个收破烂的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