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六十二章 武功再高又如何 不过是个暖床的丫环而已
    “少教主万万不可行此大礼!!!”

    范遥急忙上前,当先跪倒在地,更自下而上托住了苏景的手臂,想要扶他起来,可苏景手臂一转,范遥推出的力量竟然诡异的转了个圈,正顶在了自己胸口。

    而苏景,已经直接拜倒在地!

    范遥未用力,自然不曾受伤,只是这转移力道的功法……就他所知……似乎和他印象中的一部功法完全相同……

    他并未如同杨逍那般修炼过乾坤大挪移,只知这将对方力道转移自身的手段,似乎……

    “乾坤大挪移?!少教主……您……您竟然修炼成了此等神功?”

    “唉……小侄此番出山,也正是为了此等神功!”

    苏景叹道:“范叔叔有所不知,那成坤当真可恨,他将我娘之死算了在明教头上,事事以覆灭我光明顶为先……”

    “此事属下也早已知晓,属下本想斩杀成坤,为我光明顶除一大害,奈何这成坤实力高强,属下胜他不得,这才化身苦头陀,藏身汝阳王府,就近监视!”

    范遥如今哪里还有半点怀疑?当下,已经以属下自居了!

    苏景叹道:“可惜范叔叔您却不知,那玄冥二老也正是他的爪牙,而如今,他二人在成坤的指引下,已经秘密潜入了我光明顶的密道之内,将那乾坤大挪移给盗了去,家门不幸,我那不贞的母亲早已经与那成坤在秘道里私通不知多少次,他对秘道的熟悉,甚至不在我父亲之下……而我明教如今四分五裂,竟然真教他们得逞了!”

    范遥顿时大惊,震惊道:“少教主的意思是……我明教至高无上的神功,竟然已经落入了那……那……”

    “不错!我不知是鹤笔翁还是鹿杖客,但这两人,一个也不能放过,一旦让他们跟成坤接头,到时候就糟了,他定然会将我明教神功散布的到处都是,到那时,我明教还有何颜面立于天地之间?所以小侄才会出动,必杀那鹤笔翁,保护我明教秘籍不泄漏!”

    “少教主说的甚是,决不可让那鹤笔翁活命,请少教主稍待,属下这就回去杀了那厮,鹤笔翁实力与属下在伯仲之间,如今他断了一臂,定然已经不是属下的对手,待得杀了鹤笔翁之后,属下立即赶回大都,斩杀鹿杖客!决不会让我明教绝学就此遗失!”

    实在不是范遥这般好骗,偏偏苏景冒充的是他苦寻十余年而不得的阳顶天之子,偏偏他对他多年来的经历一清二楚,偏偏他所修习的移花接玉与乾坤大挪移纵然差别极大,但毕竟两者的表现形式一样,再加上范遥又不曾修炼过此功,仅仅只是听自家教主说过此功……

    诸多巧合,再加上苏景有针对的一番说词。

    范遥此时已经完全顾不得他隐藏的身份,只要能将玄冥二老杀死,保证他明教神功不泄漏,他不惜任何代价,哪怕与敌人同归于尽也不无不可!

    江流还好,曾经见识过他张口几句话,谋骗来了一本秘籍的事情。

    慕容若此时却早已经目瞪口呆,没想到这个苏公子竟然真的短短几句话的功夫,就得到了这个神秘的苦头陀的信任,甚至于其态度谦卑,俨然以属下自居了。

    可听到范遥的话,她顿时心头微惊,心道若此人要与自己抢夺……

    “不必,范叔叔不必这般郑重!”

    苏景回头指了一下背后的慕容若,笑道:“范叔叔观此女如何?”

    范遥看了慕容若一眼,那难看的脸上挤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说道:“慕容姑娘剑法高超,范遥是万万不能及的了,之前与那鹤笔翁两人联手都留不下姑娘,年纪轻轻却有此等功力和造诣,看来教主他老人家果然教导有方啊!”

    慕容若嘴角挑了挑,没有说话。

    苏景道:“她是我的捧剑婢女,我父亲此次便主要是为了考验她,杀死鹤笔翁是她的任务,因此……请范叔叔为她掠阵吧,倘若真的事不可为,到时候再由范叔叔出手,斩杀那鹤笔翁便是,只是鹿杖客远在大都……”

    范遥拍着胸脯保证道:“少教主放心,属下定然将那鹿杖客的人头提来!”

    “还是先杀了那鹤笔翁才是,容若……”

    慕容若脸上带上了几分笑意,道:“公子,奴婢在!”

    “还不来多谢范叔叔此番相助?不然的话,你倒是去何处寻那鹤笔翁的踪迹?”

    慕容若走了过来,盈盈的对着范遥拜了一拜,道:“奴婢多谢范右使!”

    说完,歪头,给了苏景一个玩味的眼神。

    苏景嘿嘿笑了笑,没有说话……这也算是小小的报复了她一下吧,虽然对她之前舍自己而去的行为并没什么异议,反而理解的很,但这不代表苏景不会给她一点小小的难堪。

    奴婢什么的……而且说的很隐晦,不知道慕容若看出来没有,反正范遥看着慕容若的眼神已经从之前的对她满是佩服变成了……

    任你剑法再高又如何,原来不过是我们少帮主的一个暖床洗脚的丫环而已!

    大概唯独江流依然是什么都不懂,只是用佩服的眼光看着苏景了吧……明明年龄比他也大不得多少,但竟然这么厉害,苏施主果然跟自己不一样,是个聪明的很的人呐。

    …………………………………………

    夜色更加深沉。

    明月也逐渐隐在了乌云之内,漆黑的天地,再不见半点光亮。

    一栋普通别院里……

    一名长发老者正愁眉苦脸的饮酒,他平素里最爱饮酒,如今喝的更是这家户主十八年前埋下的女儿红,味道自然极佳,这是他生生撕了那一家三口之后,才逼问出来的好东西,可惜此时,他却没什么好心情了。

    左臂空荡荡的,丢了一条手臂,甚至于当时那凛冽的剑锋就擦着自己的脖颈过去,如果自己当时的反应慢一点,估计断的就不只是手臂,还有自己的头颅了。

    到现在,伤口还在火辣辣的疼痛!

    可以想见,日后,纵然伤势恢复,缺了一条手臂,一身功力恐怕也要去了四成。

    “那个小煞星,到底哪里来的?为何就针对我们兄弟两个不放了?”

    想起自己那躺在大都病榻之上的兄弟,那小子武功不高,但招式却当真是极其精妙,甚至于连这个武功跟自己伯仲之间的同门师兄弟都吃了亏了,再加上那神奇如漫天花撒一般的暗器……

    “我们现在也可算是难兄难弟了吧?”

    鹤笔翁喃喃苦笑着自嘲了一句,饮了一口闷酒,低声道:“这小丫头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自然是从地狱来的,专程为取你狗命而来!”

    慕容若的声音里带着难以言喻的愤怒之意,立在高墙之上,狠狠的瞪着鹤笔翁……但从鹤笔翁的角度,却只能看到一道纤细的黑影,那黑影的模样,看起来……

    宛若催命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