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六十一章 别紧张 看我三寸不烂之舌
    是夜。

    夜色深沉,崔玉成早已经昏昏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他中了玄冥二老的玄冥神掌,体内功力又根基不稳,全是由丹药催就,根本无法抵御那阴寒之气的入侵,若非家传神奇丹药,恐怕早已经没命了,但纵然如此,看他那昏昏沉沉的模样,至多再撑几日,也就要死了。

    苏景叹息,慕容若虽然答应了他要帮他斩杀鹿杖客,倘若他能再多支撑些时间,也许还有成功机率,可如今……从此去大都,距离虽不甚远,但也得几日奔波,再加上鹿杖客隐藏在千军万马之中,想杀他,谈何容易?

    想来慕容若也只是安他之心罢了。

    不过……

    “你倒是个好人呀。”

    苏景突然说道。

    慕容若奇道:“为什么这么说?”

    “你明知道那崔玉成已经必死无疑,如果换了其他人,早已经对他置之不理,然后把他手里那能够续命的丹药给夺下来了,你竟然不仅照顾他,更任由他糟蹋那些珍贵的丹药。”

    “夺了又如何?”

    慕容若叹道:“犯不着为了区区几粒丹药,坏了我的原则……而且他已经够可怜了,你知道吗?在轮回世界里若是死了,就是消失了……哪怕你的父母亲人,都不会再记得你的存在。”

    她幽幽道:“这已经是崔玉成这个存在最后的几天了,姑且给他一个希望吧。”

    “这么看来,这轮回位面的危险度比我想象中低了不少,但死亡之后的惩罚,却是极其严重的了!我们会记得他的吧……”

    “我们当然记得,但正因为我们记得,所以看到她的父母亲人明明失去了至亲之人,却连悲伤的权利都被剥夺,那种感觉,才更觉凄凉!”

    慕容若苦笑了一阵,似乎不想再聊这么沉重的话题,问道:“对了,你现在这是在做什么?”

    此时她、苏景以及江流三人,正在院内的一处凉亭里坐着,中间围着的桌子上,摆了几样小菜,一壶老酒……看起来,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的样子。

    听得慕容若的疑问,江流笑道:“慕施主您有所不知,苏施主很厉害的,他既然说有帮手,那么就一定有帮手过来的。”

    慕容若问道:“小师父,你这么信服他?”

    江流笑了笑,正要说话,另有一道声音道:“不错,你就这么信服他?”

    “有人来了。”

    慕容若脸色保持微笑,眼神却蓦的锐利了起来,手不自觉放在了腰间别着的长剑之上,来人竟然悄无声息的潜入了这么近,看来这个位面的功力虽然远远比不得自己所在的世界,但武技的强度以及轻功的运用,却也逊色不太多呀!

    “我也很好奇,这位小兄弟,你为何那么笃定我晚上会来找你?”

    来人还未现出身形,但声音全在周围遥遥传来,让人分不清他到底在何处,只是他的声音听来却颇觉古怪,滞涩沙哑,听起来,倒好像很多年不曾说过话似的。

    “你们什么都别做,待会儿无论见到了什么,都不要吃惊,也不要动手!”

    苏景低声嘱咐了身边的江流和慕容若一句,然后微笑道:“自然笃定……既然已经到了,同为明教中人,范右使何必隐藏身形?”

    “你竟认得我?!”

    来人震惊了一句,一阵风响,他已经直接出现在了凉亭之外!

    “苦头陀?!”

    慕容若大惊,立时拔出了自己手中长剑,凝神戒备,喝道:“你竟然敢单独到这里来?莫非是活腻了不成?”

    “容若,不可对范叔叔无礼!他可是我明教的大功臣!”

    苏景高声喝了一声,慕容若一怔,心道明教?之前在汝阳王府的时候曾经听说过明教是朝廷的心腹大患,苏景这是要冒充明教之人?可这苦头陀明明是朝廷中人……他怎么可能……

    “你到底是谁?如何会认得我的身份?!”

    苦头陀喝道:“范某数年来隐藏形迹,不曾张口说话,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范某的身份的?”

    “这个……纵然范叔叔自毁容貌,投靠他国然后混到了汝阳王府,奈何却根本瞒不过家父的眼光,只是他老人家苦于如今身受重伤,无法出面相见,不然的话,恐怕早就忍不住与范叔叔一叙过往了!”

    苏景回头倒酒,顺带给满脸戒备的慕容若一个眼神,示意她放松些,看我的大忽悠之术。

    慕容若将信将疑的把手中长剑放下,心道难道他竟然是想让这苦头陀当自己的帮手吗?可他明明跟鹤笔翁是同一阵营……等等?

    她一怔,若帮手真是这苦头陀的话,确实恐怕与那俞莲舟水火不相容,而自己都想不到的事情,鹤笔翁定然更想象不到,若真能说服他,到时候,恐怕鹤笔翁再无半点生机!

    当下,紧绷的身体逐渐轻松了。

    苏景笑道:“这小婢女是我父亲为我教出来的贴身侍女,我平素里宠爱的很了,以至于没大没小的很,容若,见到范右使,还不快快道歉?!”

    “不必……范某却更想知道你父何人?你凭何称范某作叔叔?”

    苏景微微笑了笑,说道:“我姓……阳!”

    范遥顿时大惊失色,“什么?!你……你竟然是阳教主之子?!”

    “这是自然……”

    苏景叹道:“我素来未在光明顶出现过,范叔叔不认得却也正常,只因我母乃是那浑元霹雳手成坤的表妹,两人多年来暗通款曲,因此我父亲对我也一惯不喜,只是将我寄养在外……后来我许久未见他老人家的踪迹,进了光明顶秘道去寻他,才发现……”

    “发现什么?!”

    光明顶秘道?

    听得这五个字,范遥已经信了八成,这可是非明教高位人士不知的秘密,他既然知晓,定然不是敌人!

    “唉……说来也是家丑!爹爹他老人家那段时间日夜修炼明教至高无上的神功乾坤大挪移,却卡在第四层不得寸进,偏偏这时候那成坤心怀暗恨,偷偷潜入秘道,与我母亲私通,故意发出声音气我爹爹,他老人家被气的走火入魔,下肢瘫痪……娘亲愧疚之下,自杀身亡,成坤愤怒交加,却不敢靠近爹爹,以为他已经必死无疑,发誓要覆灭光明顶为表妹报仇,然后就离开了秘道,留下爹爹一人等死!等我赶到的时候,他老人家早已经饿的奄奄一息,是我把他背了出来,只是他老人家却也已经武功尽失,这些年来,一直都是我在照顾他,多年来,我父子嫌隙,这才终于消失!”

    苏景真里扯假,假中带真……更带着些范遥知道的事情,比如成坤为何要毁灭明教,以及明教至高无上的神功乾坤大挪移等等……

    破绽极多,但对于范遥而言,却是真实无比!

    一段话听的范遥再无半点怀疑,一阵热泪盈眶,哽咽道:“这么说来,教主他老人家已经……武功尽失?他现在何处?!”

    “他在何处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那成坤如今一心想要覆灭明教,如今,更是把控了我明教的天大秘密了!”

    苏景正色道:“范叔叔,小侄实在无奈,这才不得不冒昧在您面前显露了明教弟子身份,便是想请您助小侄一臂之力!”

    说着,他双手抱拳,对着范遥拜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