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六十章 我不是楚南 我是老处男
    “所以我想邀请你们两位帮我对付鹤笔翁!”

    慕容若脸上带上了几分凝重的表情,说道:“气运值我有大用,所以实在不便赠予两位,但如果真能成功,让我亲手斩杀鹤笔翁的话,算我欠两位一个人情,日后但有所需,无不从命!”

    江流微笑道:“慕施主多虑了,就像您说的那样,我等萍水相逢,虽然不便舍身相助,但略尽绵薄之力还是理所应当的,小僧自然不会拒绝。”

    “这个……”

    苏景犹豫了一阵,还是点头道:“好!不过我有个条件,如果事不可为,你没有能力下手杀鹤笔翁,那么我会毫不犹豫的出手代劳,到那时,你莫要怪我!”

    “那是自然!”

    慕容若惊奇的看了苏景一眼,心道自己不过是看这两人得到了那武当派两位侠士的信赖,所以想借他们的手鼓动那两位侠士出手相助而已,那两人实力虽然都略有不如自己,但若联起手来,恐怕更胜一筹,若有他们相助,当有更大把握!

    可如今……听这苏兄弟的口气,他竟然似乎是要亲自出手的样子,莫非他……

    她若有所思的打量了苏景一眼,声音里带上了几分惊奇,“看来,苏公子你也是与众不同之人呢!”

    “我还有另外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倘若你杀了那鹤笔翁,爆出什么东西的话,如果你不需要,我希望你能无偿转让给我!”

    “这个自然没有问题!”

    慕容若正色道:“我如今正需气运值有急用,纵然得到了什么东西,也不可能花费大多气运值将那东西兑换出去,更何况玄冥二老并无神奇兵器,如果爆出了什么功法秘籍之类的,说实话,我看不太上的!”

    苏景笑道:“正巧我如今运气多的用不完,反倒是功法……我还真是缺呢!”

    “这样的话,我们两人正好互补!”

    慕容若对着苏景伸出了右手,道:“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苏景一掌击在了慕容若的右掌之上。

    入手滑腻柔软……

    苏景一震,这才反应过来,这慕容若可是个女子呀……她做事太过干净利落,又颇有豪爽之风,只是对话,竟然不自觉就忽略了她的性别了。

    前世里就是个老处男,转世又成为了楚南,四十年几乎连女孩子手都没牵过的苏景,突然莫名的碰触到陌生美丽女子的手,他不自觉的有些尴尬。

    反倒是慕容若,大度的笑了笑……正常的缩回了手。

    对苏景说道:“那么还请两位帮我去劝说一下那武当派的两位大侠吧,我等几人联手,定然能将那鹤笔翁一举成擒!”

    “不必……你还是看错了那玄冥二老了。”

    苏景微笑,他如今占足了便宜,多了慕容若这个强力打手,自己如果可以亲自杀了鹤笔翁,那么自然是得了大多的气运值,纵然杀不了,由慕容若亲自动手,万一爆了什么,到时候也归自己所有。

    怎么都是自己拿好处,他自然也变的颇为上心。

    他对慕容若道“慕姑娘可能不知道,那玄冥二老为人极其胆小,如今那鹿杖客身受重伤,龟缩大都,我相信如果不是因为有苦头陀相随,不是汝阳王亲自命令,他不可能敢单独出来抢夺张无忌的,如今他强行抢夺,却被慕姑娘你断了一臂,纵然回去,不但无过,反有苦劳……姑娘你可是要搞清楚,此处不似我等所在的那个世界,没有那种可让断肢再续的天材地宝,鹤笔翁的手断了,那就是断了,再无补回来的可能。”

    慕容若震惊道:“你是说,他再无卷土重来的可能?!哪怕有那实力不下于他的苦头陀相助?那这天地大大,我倒是去何处寻他?”

    “这个……我倒是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什么办法?”

    苏景微笑道:“守株待兔!”

    “可你刚刚还说那鹤笔翁不可能会回来了。”

    “我所说的兔子,可不是鹤笔翁这个兔子,而是另外一个人……”

    苏景笑道:“走,咱们去寻俞莲舟他们,跟他们说一声,就说最好趁现在将这玄冥二老斩于剑下,因此,请他们在此盘桓两日再回武当!”

    “不准备请他们出手相助?”

    “不必……”

    苏景道:“只要我想象中的帮手能到,那么不需他们两人出手!”

    慕容若心下仍然困惑,但看着苏景一副高深莫测不愿多说的模样,她当下也不再多问,毕竟苏景既然讨要了许多好处去,定然不会对自己虚与委蛇。

    当下,三人一起到了侧院。

    慕容若将自己的事情跟武当几人说了一下,并未说任务,只说血海深仇,不可不报……

    而苏景则表示如今正是玄冥二老重伤之时,这番大好时机,若再错过,日后再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俞莲舟等人一听那元兵竟然还有一名师兄弟,实力之强丝毫不在那元兵之下,顿时深觉威胁,心到若这两人同时出手,恐怕无忌必无生机!

    如今有慕容若这等剑术高手相助,他们自然也无异议,甚至于俞莲舟提出还要帮手,慕容若刚想答应,苏景嘴快,直接给他回绝了,表示张无忌最为要紧,俞莲舟闻言,也就只能罢休!

    从俞莲舟的房间里出来,慕容若脸上有不快神色,苏景却微笑道:“怎么?是不是觉得我拒绝俞莲舟的帮助,很生气?”

    慕容若淡淡道:“谈不上……我只是觉得,你刚刚自己都还说了玄冥二老不敢再来,现在却又让他留下保护张无忌,你就那么怕你的任务目标出事吗?”

    “那倒不是,只是我另有比俞莲舟更强的帮手,而他若也来了,再请俞莲舟,到时候恐怕还未杀了鹤笔翁,咱们自己先窝里反了。”

    “什么帮手?”

    “这个……也许今晚,也许明晚……到时你自然知晓。”

    苏景微笑。

    而慕容若打量了苏景一阵,惊奇道:“苏公子,你这段时间以来,似乎对这个位面的事情,了解的相当透彻呀,别的不说,单单那玄冥二老,他们是我和崔公子的目标,可我们对他们的了解,竟然好像还不如你们多!”

    “这是因为只要多观察多思考,很多信息自然就知道了。”

    一个多月的时间未见,纵然慕容若浑然不似江流这般呆萌,但此时她对苏景完全不了解,自然也是任由他胡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