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五十三章 如果我撒谎 就让我父母死光
    而此时,苏景继续道:“所以我的目的很简单,得到七伤拳谱,然后在我师父坟前焚烧……让他老人家走的安心,我自己是不会修炼这门拳法的,因为那无异于自寻死路,所以我才想找到谢逊,想把个中详情说与他听,求他开恩……将秘籍写下一份来,交给我。”

    他苦笑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武功低微,万万不是谢逊的对手,但我想张五侠为人古道热肠,堪称一等一的侠义人物,他拼死都要维护的人,定然不会是那种嗜杀残忍之徒,甚至于我猜想,谢逊当年大肆杀戮,是否是因为修炼七伤拳伤了神智的缘故?”

    话音才刚刚落下。

    马车的帐篷直接被掀开,张翠山直接跳下了车,恭敬的对着苏景高声道:“苏少侠高义,请受我一拜!”

    说着,一掀衣袂,竟然真的要向苏景下跪。

    苏景大惊,震惊道:“张五侠这是在做什么?我年纪轻微,不过是个晚辈……怎受的起你这一拜?”

    张翠山双目含泪,哽咽道:“苏少侠有所不知,我这一拜,并非是因为自己,而是替我那义兄谢逊拜你,世人皆道金毛狮王凶残滥杀,残忍无度,可又有谁知道他也是被世事一步一步逼到了如今这步田地……如今连他自己都认为自己罪无可恕,想不到这世上,竟然还有苏少侠这等人,认为他也是被世事时局逼迫……并非依心而为,便冲刚刚那番话,苏少侠在上,请务必受张翠山一拜!”

    说完,对着苏景恭敬的拜了三拜。

    苏景长叹道:“唉……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张五侠,你可真是折煞了我了。”

    “这都是应当的。”

    张翠山感叹道:“可惜如今,我等也很难回去冰火岛了,不然的话若带着苏少侠过去,定然能让我那义兄舒畅的大笑三天三夜的!”

    “是啊……我这大哥一生凄楚,不想如今双目已盲,却有了苏少侠这等知己!”

    殷素素如今对谢逊也早已经满是敬重之心,听得苏景之言,对他的印象也一下子好了许多,脸上罕见的,露出了几分亲切的笑容。

    苏景苦笑道:“两位谬赞了,我如今所想,也不过是从谢大侠那里得到七伤拳的拳谱而已,如今既然我与俞二侠的对话被两位听了去,那么在下厚颜,还请两位告知我那冰火岛的下落!”

    “冰火岛?大哥哥你是要去找义父吗?他也是你的仇人吗?”

    张无忌也从马车里露了头,困惑道:“可大哥哥你提起义父的时候,话里并没有杀气呀。”

    苏景看了眼这个稚嫩的孩童,谁能想象的到,日后的天下第一,如今就在自己的面前一脸蠢萌的笑?可惜时间不允许,不然的话,说不定日后连九阳神功和乾坤大挪移都能到手……这两项功法加起来,至少也得七八千点气运值……兑换的话,没有几个位面的轮回,估计是拿不到的!

    可惜现在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他微笑着对张无忌道:“因为我只是想从他手中拿到七伤拳谱而已,并没有想过要与他为敌……”

    殷素素认真道:“苏少侠放心,此事包在我夫妻身上,苏少侠一番为师之心,想来大哥定然也能理解,更何况苏少侠还保证了不会修炼此功……大哥定然更不会吝啬,这也可算是物归原主了吧?”

    殷素素本来也没这么好骗,奈何苏景所说与她所知的消息,几乎都是一模一样,若非当事人,如何能知晓的这么清楚?

    而旁边的江流早已经满脸呆萌不解,心道苏施主在跟张翠山他们说什么呢?怎么短短片刻间,感觉这两人对他突然亲热了许多?

    明明之前一直在跟俞莲舟施主在那里嘀嘀咕咕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不解,但江流并非好奇之人,而且跟着苏景,任务进行的确实也相当顺利,到如今,距离武当,已经走了大半的路程,中间几乎可说是无惊无险……

    就继续跟着他吧。

    他这回的任务,打定了主意,全程点跟随了!

    “七伤拳?”

    听到自己母亲打的包票,张无忌眼睛一亮,如果说之前还因为之前那个耳光而举一反三不敢胡说的话,现在可没这顾忌了,这可是连娘亲都同意了,他笑道:“娘,才不用找义父呢,当初义父逼我背武功秘籍,里面就有七伤拳谱!无忌就会背……”

    “真的吗?”

    苏景瞬间大喜,激动的双手都直在颤抖,他的震惊道:“无忌,你是说……你……”

    他欣喜的仰天长啸了一声,道:“师父,您老人家终于可以瞑目啦!”

    “是吗?原来无忌就知道七伤拳的秘籍……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上苍保佑你可以一尽孝心……”

    这回,连殷素素都真的认为是天意了。

    毕竟自己的儿子会七伤拳秘籍这事情,连自己都不知晓……想不到大哥疯疯癫癫,逼迫无忌背诵武学典籍,反倒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张翠山笑道:“那等到了客栈,我就立即让无忌背诵出来,然后由我手抄一本,送予苏少侠!”

    “多谢张五侠!”

    苏景郑重道:“我可以对天发誓,绝对不会修炼这七伤拳谱,如有违背,便叫我母亲死无全尸,让我那尚在世的父亲众叛亲离,不得好死!!!”

    狠辣的誓言,让本就彻底相信苏景的张翠山和殷素素更无半点怀疑!

    俞莲舟那冷漠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罕见的笑容,道:“恭喜苏少侠!”

    “该当多谢俞二侠才是!”

    苏景激动道:“机缘巧合,若非俞二侠询问我的来历,恐怕我也不会说出来,到时候……便直接与七伤拳擦肩而过,再想得到,日后恐怕非得数年之后方可了。”

    江流困惑道:“七伤拳谱?那是什么东西?”

    苏景正色道:“一练七伤,七者皆伤!先伤己,再伤敌,七伤拳是一门伤害自己的武功,得到也不可修炼,当然,若内功已经达至张真人那等真气深厚之境,自然无虞!但对我们而言,那与其说是武功,不如说是致命的毒药……而且还可让人上瘾!”

    “是啊……确实是毒药!苏少侠形容的很是精辟!”

    张翠山感叹了一声。

    俞莲舟道:“好了,都上车吧,我记得前方六十里处,有一处客栈,到时候我们在那里歇息用饭,然后再将秘籍抄录出来!”

    “好!”

    苏景等人自然更无异议。

    至于江流,摸了摸头,感觉苏景对自己的回答似乎有点搪塞的感觉,可他说的明明很正经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七伤拳还真练不得,嗯嗯,练不得啊……

    可怜的小和尚,已经忽略了,他想问的,其实是苏景到底是怎么随口说了几句话,就弄来了一本秘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