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五十二章 坑这东西 我一贯是现挖现埋的
    第二日,天色大晴。

    五人寻了一处船泊靠岸,变卖了船只,然后换了一辆马车,张翠山虽然想跟自己的二哥并肩赶车,但俞莲舟却好似有什么心事似的,直接让张翠山在马车里陪殷素素母子,江流一脸呆萌好骗,他也把他赶进了马车里……好在马车够大,再加上江流年龄虽然不小,但看起来不过是个孩子而已,倒也不用顾忌什么男女之嫌。

    而在外面,俞莲舟手中持着马鞭,有一下没一下的赶着马车……

    路上行走,倒也颇为安静,也许是突然改道的缘故,暂时还没什么人发现他们的踪迹!

    而苏景的心思却放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按照剧情……

    恐怕玄冥二老很快就会来袭击了,但慕容若与崔玉成两人的目标便是斩杀这两人……也不知道他们的任务顺利不,倘若顺利,自然省了自己等人不少的麻烦,但不顺利的话,自己和江流两人还是少不得要面对这两个比俞莲舟更胜一筹的真正高手了!

    可惜自己的实力还是太弱啊……

    正想着,俞莲舟一边赶路,一边貌似随口问道:“之前,俞某曾经听苏少侠随意的提起过,说自己不过是个门派弃徒?不知是因为何事被弃?又是哪个门派这般有眼无珠,竟然将少侠这等少年英豪给逐出门墙?”

    他笑道:“倒不是俞某多嘴,实在是少侠一身功力至精至纯,竟然是俞某生平仅见,实在佩服万分,实在想不出哪个门派有这般高深的内功……可教少侠不过初初入门便凭空凝出冰刺来,而且还是那么多根!”

    终于来了!!!

    苏景心下顿时大喜,心道还以为之前自己埋的坑无用了呢,不想如今竟然……

    他心头喜悦,脸上却不动声色,淡淡道:“这武功并非是之前门派之内的武功,不过是我机缘巧合之下得来,至于我是哪个门派的弃徒……俞二侠可是觉得我下手太狠,恐非善人,所以要调查清楚我的底细?”

    俞莲舟叹道:“江流小师父天真质朴,自然不会是骗子,可少侠……我总觉得少侠似乎在隐瞒着什么。”

    “是吗?俞二侠好敏锐的直觉。”

    苏景叹道:“月前在那海上,崆峒派来的可是唐文亮唐老前辈?”

    “正是……”

    “他的侄儿被谢逊杀死,恐怕劝说他费了俞二侠不少口舌吧?”

    “你……你竟是……”

    俞莲舟面色大惊,震惊道:“你竟然是崆峒派的弟子?”

    当初在船上,苏景并不在场,但唐文亮的侄儿被谢逊杀死,这事他自然是听到唐文亮亲口提起的……如今苏景这不在场之人竟然再度提起,难道这少年俊彦竟然会是……

    苏景心下暗笑,心道多亏了我灵魂融合后,诸多记忆清晰无比,这一段我也记的清楚……不然的话,还糊弄不了你呢!

    他幽幽叹道:“终究是瞒不过俞二侠啊,说起来,在下与其说是弃徒,倒不如说是叛徒……之前避嫌,也是为了避开唐师叔!”

    俞莲舟问道:“这是何故?”

    “因为我是主动逃离崆峒派的。”

    苏景正色道:“家师吴驰仁,在崆峒派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罢了,但他职责却相当不小,当初谢逊闯入崆峒,强盗七伤拳……那时正是家师负责守护崆峒秘籍,纵然拼死反抗,却仍然被谢逊打伤,之后谢逊扬长而去,家师却因为丢失了秘籍,被重重责罚了一通,心伤体伤,他老人家就此一病不起了。”

    “原来谢逊的七伤拳竟然是这般来的?那后来呢?”

    俞莲舟只知谢逊会七伤拳,但却不知他的七伤拳是来自于何处,如今才知,竟然是从崆峒派盗来的,听到苏景的话,他不自觉的被苏景给吸引了。

    而车内……

    张翠山和殷素素两人却是面面相觑,他们两人功力相对高深,虽然马车颠簸,却也不耽搁他们听到外面的对话,心道难道这苏景苏少侠,竟然也是大哥当初留下的罪孽吗?

    苏景遥望天空,让自己的眼神尽量显的无比深邃,他幽幽叹道:“其实家师的病并不算严重,只是他素来以身为崆峒弟子为荣,等闲不敢轻辱了崆峒威严……却不想,反而成了门派罪人,纵然世人医道神奇,能医身,却难医心呐!后来,他老人家病榻前缠绵了数年,心结难去,终于还是去了。”

    俞莲舟轻轻叹息了一声,“这……苏少侠你也不用太过难过了。”

    “我并没有太难过……只是觉得有些遗憾而已。”

    苏景叹道:“家师当初并非是被谢逊打死,谢逊与我也无什么仇怨,只是……家师临终前最大的愿望,便是再见一见七伤拳谱,我本恳求掌门,将拳谱抄录一份,让我师父能够解了这心病,可掌门却以门派罪人,不配再看门派至宝为由,拒绝了!因此,师父他老人家终究还是去了……”

    “那你背离师门是因为……”

    苏景道:“我离开师门,便是想要找到谢逊,我知道七伤拳只有两处地方有,一是崆峒派,可那是生我养我的门派,我怎能做那大逆不道之事?所以我只能把主意打到谢逊身上,我想让他将七伤拳谱抄给我一份……日后好到我师父坟前焚烧,让他老人家轮回路上走的安宁些。”

    他道:“我功力如何,俞二侠可知晓?”

    俞莲舟迟疑了一阵,答道:“少侠真气精纯,世所罕见,但功力却相对浅薄,看起来,倒好像是刚得此功不久……”

    “不错,七伤拳遗失时我不过是个孩童,因为此事,我也受尽了白眼,并未修炼过什么功夫,后来逃离出来,机缘巧合,得此明玉神功,修炼不过年余光景而已!”

    苏景道:“可能俞二侠有所不知,我派七伤拳,一拳之中或刚猛,或阴柔,或刚中有柔,或柔中有刚,或横出,或直送,或内缩.共有七股拳劲,七伤拳之名也是由此来,然而每人体内,均有阴阳二气,人身金木水火土五行。心属火、肺属金、肾属水、脾属土、肝属木,一练七伤,七者皆伤。这七伤拳的拳功每深一层,自身内脏便多受一层损害,所谓七伤,实则是先伤己,再伤敌。七伤拳并不是不能练,只是练七伤拳有一个先诀条件,那就是内功境界一定要非常高。以我的能力,若想修炼,无异于自寻死路!”

    “还有这一说?”

    俞莲舟道:“这倒是让俞某见识了。”

    而车内……

    张翠山和殷素素震惊对视,张翠山道:“这少年所说,竟然与大哥当年所说,差不太多,他竟然真是崆峒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