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五十一章 意外之喜
    果不其然,从上了江河,周边可以望见两边的河岸之后,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周围的视线逐渐增多……

    这些人只是悄悄的看着,却并不上前,但那眼光之内蕴含的恶意,却叫天真单纯的张无忌忍不住一阵阵的发冷,悄悄抱住自己的母亲,嘀咕道:“娘,这些人看着我们的眼神,好奇怪呀。”

    “无忌不怕……有娘在。”

    殷素素面上不动生色,心下却颇为苦涩,本以为天鹰教的威名,加上武当派的名头,足可让这些人知难而退,却不想他们竟然仍然跟了上来……

    “晚上的话,可能要考虑一下守夜的问题了。”

    苏景正色道:“张五侠不愿出卖义兄下落,本是无可厚非之事,若真与那谢逊有杀身之仇也就罢了,这些人却大多是觊觎那屠龙刀的下落……这等卑劣之人,俞二侠,你还要跟他们讲侠义精神吗?”

    “苏少侠的意思是……”

    苏景声音冷咧道:“杀鸡儆猴,直接把他们打怕!”

    殷素素点头道:“苏少侠说的是,我赞同!”

    “这……还是到时候再说吧。”

    俞莲舟叹息了一声,到底还是违不过心头的侠义之道,只是此时四面埋伏,若是武当七侠都在,便是面对整个武林都丝毫不惧,但如今只得自己一人……又有一个孩子在旁拖累,看来幸亏这两位小兄弟热情跟随,他二人功力都不算太弱,当可挡一阵风浪。

    见俞莲舟犹豫不绝,苏景道:“看来俞二侠早有决断,倒是我多嘴了。”

    说完,他不再多说了。

    当晚……

    夜色深沉。

    船只鼓帆前行……俞莲舟静静的盘膝坐在船首,虽然并不采纳苏景的提议,但却不影响他认为苏景说的也对,夜里必须要有人守夜了。

    而静静的河流面上。

    数道身影静静的在河面上沉沉浮浮,慢慢的向着那艘船只靠近……

    突然。

    俞莲舟高声道:“贵客既至,何不现身一见?躲藏在水下,可着实丢了身份!”

    下方众人顿时大惊,没想到自己等人隐藏于水中,竟然仍然被他发现了踪迹,为首那人高喝道:“上!我等先凿沉这船再说!”

    说着,几个扑腾声响起,几人同时向着水底沉去!

    殷素素也高声叫道:“是巨鲸帮的人,决不可让他们凿沉了船!”

    “放肆!!!”

    俞莲舟顿时大怒,他们虽然都是通晓水性之人,但如何能跟巨鲸帮的人比拟?若真让他们凿沉了船……

    当下正准备以长篙将这些人尽数挑起来,可片刻之后。

    船却并未有什么沉的迹象,反倒是……

    漆黑的夜色下,那平静的水面上,咕嘟咕嘟的冒泡声响起,连带着殷红的鲜血将船只周围给染红。

    水面上突然响起了一阵凄厉的惨叫声,“武当派,你们竟然在水底布上铁刺,今日你们害死我帮少帮主,我巨鲸帮日后跟你们势不两立啊!”

    说着,来势汹汹的巨鲸帮以更快的速度向来时的方向逃去,逃的时候只剩下了一人,而且在他的肩头正插着一根尖锐的冰锥……显然,已经身受重伤。

    俞莲舟大为震惊,道:“这这……是……”

    “是我做的。”

    苏景慢慢的从船里走了上来,脸色苍白,眼神憔悴,叹道:“很简单的手法,以体内真气凝聚冰刺,然后将这些冰刺沾在船外沿上……这些冰刺本身不受力,但若有人硬往船外体上凑,那么碰到冰刺,正挤在了船身上,自然立时可将他们洞穿……”

    也真是多亏了自己的功力刚刚突破,不然的话,恐怕连这些冰刺都做不出来。

    苏景心中暗暗赞叹,才不过炼气境一脉便已经有如此威力,明玉嫁衣功的威力,恐怕还在自己想象之上。

    而更重要的却是……

    【斩杀炼气境武者韦嵘,获得气运值500点!】

    被杀的人里面竟然有一个炼气境的武者?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了。

    苏景微笑,心道估计也不过是个初入炼气境的小菜鸟而已,结果莽莽撞撞的冲上了自己的冰刺,然后不明不白的死了,也好,自己气运值正稀缺呢。

    江流双掌合十,赞叹道:“苏施主的功力虽然比不得小僧,但真气阴寒,却当真不凡,只是可惜了这些枉死的性命了,待小僧为这些人超度一番,如此也可算是皆大欢喜。”

    说着,他闭目念起了经来。

    苏景对俞莲舟苦笑道:“俞二侠乃是名门正派弟子,自然顾忌颜面,但我不过是个弃徒,却是丝毫也不注重身外名声,只要能帮江流小施主完成心中愿望,那我也就无求了。”

    “是……是吗?”

    俞莲舟苦笑,眼见一次危机被这个看起来武功并不如何高强的少年轻易化解,纵然杀伤诸多性命,却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等人的安全,他又如何说的出责怪的话来?

    良久之后……

    他方才叹道:“之后,便有俞某保护诸位吧,俞某知道分寸……自然不会有妇人之仁!”

    日后若再有人打无忌他们的主意,打断他们的手脚便是,若再让这少年出手,指不定要出多少性命!

    念头刚落……

    远处响起了数道兵器出鞘的声音,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喝声,“武当俞二侠可在?昆仑弟子讨教……”

    在苏景等人所坐的船只后面,数只小船疾速驰来,船头立着六七名蒙面之人,其身姿窈窕,一看便是女子。

    这些人同时娇呼一声,施展轻功,莲足轻踏水面,向着俞莲舟冲去……

    “苏少侠体内真气损耗甚巨,就不要再动手了,这本就是我武当门内之事,怎好一直劳少侠动手?”

    俞莲舟清喝一声,双脚在船上用力一踏,足足可容纳数十人的大船直接猛然下沉,他已经借势纵起,道:“不论尔等是谁,今日里……给俞某退去,否则,休怪俞某手下无情!”

    话音落下,他已经正与那七人正面相接。

    那七人似乎施展出了某种阵法,七人合击,同时向着俞莲舟刺去……而俞莲舟却长啸一声,伸手正夹住了当先刺来那人手中长剑。

    用力一挣,将长剑挣脱,也不握剑柄,就那么以食中二指控制手中长剑,与对方另外六人交锋……

    一时间,漆黑的夜幕之上,刺眼的剑光不时在月光的反射下亮起。

    片刻之间……

    对面七人竟然已经尽数在俞莲舟手下受伤,所幸他手下留情,这才无人丧命。

    俞莲舟纵身飞回,将手中已经千疮百孔的长剑随手丢进河中,喝道:“烦请向贵派铁琴先生告知,就说今日之事,俞某放肆了,伤了他门下弟子,实在抱歉……只是诸位剑术实在高明,俞某没有留手的能力,冒犯了!”

    那七人不过是受了些许轻伤而已,各自落回自己的船上,看着俞莲舟的眼神倒没什么憎恶的心思,毕竟对方手下留情,还能怎的?

    为首那女子娇笑一声,“多谢俞二侠手下留情了,今日里是我等输了,只是前方的话,却还有危机重重,我若是你们,定然弃船上陆,也许能避开不少风浪!告辞!”

    话音落下,这些人再不纠缠,直接掉转船体离开。

    张翠山迎了上去,问道:“二哥,是昆仑派的人?”

    “不……是峨眉派的人!”

    俞莲舟长叹一声,说道:“看来终究是躲不掉……我们上岸吧!”

    苏景微笑道:“早该如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