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五十章 开始挖坑
    “好冷……”

    江流突然打了个冷战,刚想收缩身子,却发现那突然出现的寒意,已经突然消失……

    睁眼望去,窗外正是六月骄阳的明媚。

    哪里有什么寒意?

    他往苏景看去……

    却见他周身银白霜花,宛若才刚刚从冰雪世界里归来一般。

    江流忍不住惊叫起来,“苏……苏施主,你突破了?!”

    “嘘!”

    苏景比了个手势,让他安静,而后深吸了口气,那霜花儿片刻之后,便尽数消失不见,甚至于连融化的湿痕都不见……而苏景脸上的神色,也已经恢复了正常!

    就好像……普通人一样。

    江流惊叹道:“苏施主好神奇的隐藏手段!”

    “只是以防万一而已!”

    苏景正色道:“有人来了。”

    江流急忙闭眼静坐,他是个老实孩子,从来不会说谎……虽然懂得变通,并未说破苏景的谎言,但让他主动配合,却也相当要命,所以,还是以苏施主为首吧!

    想着……

    他打定了主意,要沉默是金了。

    片刻后。

    俞莲舟和张翠山等人走了进来。

    俞莲舟抱拳道:“有劳江流小师父和苏少侠久等了!”

    苏景心中暗道果然如此,明明一直都是自己在刷存在感,但他张口,却还是先叫江流……从短短一句称呼,亲疏之别,可见一斑。

    但他也不以为意,问道:“崆峒派的人都走了?”

    俞莲舟道:“是的……各大门派的人都已经走了。”

    说完,俞莲舟挑眉,心下困惑,不知道为何明明是峨眉、昆仑和崆峒都在,苏景却只问崆峒……

    “是吗?那就好……如果不是必须,我真不想再和崆峒派会面啊!”

    苏景幽幽的叹息了一声,然后很生硬的转移了话题,问道:“对了,俞二侠,你等三月后要在武昌举办英雄宴,但武当寿宴之后,三月之期便已至了,不知我等二人可否随两位一起到武当山去?之后再同去武昌……”

    他无奈的苦笑道:“我二人实在没什么地方可去,我不过是个门派弃徒,而江流小师父,幼时便丧了师父,到现在都还没有一个法号,可见他在少林的日子……”

    江流困惑的眨了眨眼,心道江流就是我的法号呀!

    但他没有多嘴。

    苏景继续道:“不过我可以保证,我等不会给几位添麻烦!”

    俞莲舟和张翠山对视了一眼,他显然刚刚已经知道了空见大师的真相,因此看着江流那天真懵懂的面孔,他们又怎么说的出口你的师父已经死了这种话来?

    “也好,正巧我要带无忌先回武当拜见师尊,两位小兄弟便随我们一起吧。”

    苏景抱拳道:“如此多谢俞二侠了!”

    “好说。”

    俞莲舟打量了苏景一眼,见他举止有礼,显然不是寻常百姓,再加上他刚刚所说的门派弃徒什么的……莫非他身上也有着什么隐情吗?

    但他不是好奇多嘴的人,当下也没有多问。

    苏景自然也不多说。

    而张无忌已经拉着江流的手笑了起来,“大哥哥,我叫张无忌,你的名字是叫江流吗?”

    看到可爱的少年拉着自己,江流微微笑了笑,张口便道:“我的师父,是少林派的空见大师!都说空见大师已经死了十年有余,但我压根就不信,我无师无依,在少林派受尽了欺负,这回下山,是寻找师父来的。”

    苏景:“………………………………”

    俞莲舟:“………………………………”

    张翠山:“…………………………”

    殷素素:“………………………………”

    江流也是猛然一个激灵,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把刚刚苏施主教自己的话给顺溜的说了出来。

    他急忙歉然道:“阿弥陀佛,小僧嘴笨舌拙,说错了话,还请几位施主见谅!”

    “这……无妨,没什么的。”

    俞莲舟摆了摆手,心道这还真是个不会说话的。

    不过这样单纯的孩子也很好,总好过外面那些名门正派勾心斗角的人吧?

    想起之前那些门派的人,峨眉与武当一向交好,但牵扯到屠龙刀,连静虚师太也变的格外的咄咄逼人……

    叹了口气,俞莲舟道:“我已与天鹰教众人说好,他们稍后会派一艘船送我们到岸上,然后我们乘江舟,往武当赶去,估摸着要月余的时间,才能赶到。”

    苏景问道:“一直走水路吗?”

    俞莲舟问道:“有何不妥?”

    苏景叹了口气,说道:“屠龙刀的名头我也曾听说过,俞二侠当真觉得他们会轻易放弃吗?如果在陆路的话,也许还能转圜一二,但到了水里,他们只需要把船凿沉,我们不就抓瞎了?”

    俞莲舟闻言,没有说话,显然,他也有这方面的顾虑。

    张翠山道:“那我们走陆路吗?”

    “还是走水路吧。”

    俞莲舟叹道:“苏少侠担忧的,我也想过,但乘船江边,总能避免那些暗箭……岸上人太多,反正都是一般的麻烦,水中反倒少些阴诡手段!”

    “说的也是,俞二侠考虑到这一点了,那自然就好!”

    苏景没有再多说。

    当下,五人寻了天鹰教目前地位最高的坛主,说了要去武当之言……

    殷素素为天鹰教教主之女,说话自然极有分量,直接要了一艘船来,五人乘船,往岸边方向而去!

    大海之上,碧波荡漾,偌大的船只劈波斩浪……速度之快,倒也相当惊人。

    汪洋大海,一望无际,自然不会有任何敌人袭击……

    而在到岸边这十余日的光景里。

    江流每日里暮鼓晨钟,默念经文……

    而苏景,则是日日闭关修炼,勤奋的程度甚至于连武当派练功最为勤奋的俞莲舟都为之动容,看起来,倒仿佛是有人在追杀这位看来颇有贵族公子风范的苏少侠似的。

    可惜他们却哪里知道,苏景心底里的压迫感,却是强到了几乎连觉都睡不踏实的地步。

    见过秦政……

    才明白自己的敌人到底多么强大,才知道自己的性命只在他人一念之间的那种无助感!

    轮回位面里虽然危机重重,更有任务紧紧逼迫,但在这里,苏景反而能睡的安稳,最起码自己的性命不会在别人一句话之间,彻底覆灭。

    必须尽快逃离这种压迫感才行!

    十余日后。

    几人终于到了岸上……

    俞莲舟找人变卖了海船,换了江船,仍然在水中赶路。

    某一日……

    苏景却立在了岸边,脸上露出了唏嘘的神色,叹道:“平静的日子,终究已经过去了!”

    “是啊……不知道慕容施主的任务怎么样了!”

    苏景无所谓道:“谁知道呢?反正咱们保护好张无忌就好了。”

    “也是……他们武功高强,远远胜过我们两个,自然会顺利的完成任务了!”

    江流轻轻说道。

    “还是担心我们吧……江流,我们的任务,困难恐怕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