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四十三章 脸……打错了?
    “十一殿下!!!”

    一声严厉的喝声,打断了苏景的思绪。

    苏景抬头,看到那站在讲台上的墨衫少女,一脸严厉的看着自己……

    她似乎总是喜欢穿着一身墨色衣衫,是想以此来证明自己是墨家最后且唯一的子弟吗?

    不过这段时间,两人时常单独聊天,倒是让她慢慢的习惯了,似乎面对自己的时候,她不会那么紧张了,说话也不会结巴了。

    当然,对自己也就与对他人不同了,好比这会儿正在上课,走神者比比皆是,但她却一眼就逮住了自己,而且还叫出声来了。

    一点都不结巴。

    苏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起身,道:“墨先生有何指教?!”

    听得苏景称呼自己墨先生,墨梦笙脸上浮现一丝浅浅笑意,这是两人约好的,不让外人知晓他们两人其实已经互为挚友。

    这种私下称呼名字,明里却尊称先生的偷偷摸摸感觉,似乎让墨梦笙这乖乖女很是喜欢。

    她的声音也不自觉轻柔了些许,道:“十一殿下……刚刚我讲课,你可有听?”

    “这个……”

    苏景左右看了看,或交头接耳的,或幸灾乐祸看着自己的……

    他迟疑道:“似乎很多人都没在听。”

    “我没问别人,我只是问的十一殿下……”

    “好吧,我没在听。”

    秦穹眼底浮现一丝笑意,低声道:“哥哥……你可是跟别人不一样的,别人不听也就罢了,你怎么能不听?”

    苏景:“………………………………”

    他苦笑,以前的话,看在墨梦笙的面子上,他其实还是会听一听的,毕竟墨家学说,其实很多都能开阔眼界,听来也是无害,但问题是前几日里韩无垢来寻了他一遭,然后说了一通乱七八糟的话又突然离去……

    现在,苏景心思杂乱,哪里还听的进去课?

    这不,直接被墨梦笙给逮了个正着。

    “既然如此的话,十一殿下,就烦请你来回答一下我这段时间讲解过的墨家主张精要吧!”

    墨梦笙眼底笑意盎然,看来着实憋闷了太久,突然有了朋友,她哪怕是在课堂上,也忍不住想和苏宁互动一下。

    但问题是……这互动可是让我有点尴尬了。

    苏景左右看了看,周围的视线俱都是颇为嘲讽,似乎是在看自己的笑话一样。

    他忍不住摇头叹息,楚南自然是什么都不懂,但苏景前世里好歹也是文科毕业的大学生狗一只,再加上如今两个残魂融合,灵魂反而比寻常的灵魂要强大些,导致过往看到的诸多东西,甚至于随眼一撇都能过目不忘。

    他慢慢的回忆着自己过往记忆中曾经浏览过的诸多贴子,感谢曾经看过的一款节目百家讲坛,里面可是很明确的讲述过墨家理论的。

    苏景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说道:“墨家有十大主张!分别是兼爱、非攻、尚贤、尚同、节用、节葬、非乐、非命、天志、明鬼十大主张!兼爱是指不分阶级差别,人人平等互助互爱,非攻是指反对不义战争;尚贤是指任人唯贤,不分贵贱唯才是举,反对奴隶主贵族的任人唯亲;尚同乃是上下一心为人民服务,为社会兴利除弊。节用是指反对奢靡,提倡节俭;节葬是指反对厚葬,提倡薄葬;非乐是指反对繁饰礼乐,将心思放在更有用的地方,而不是这些享受之处;非命是指否定天命,相信人力定可胜天;天志是指以上天的意志为法令;明鬼是指承认鬼神的存在,毋要多做恶事,人在做,鬼神在看,多行不义必自毙!而且当年墨翟先生也并非固执的相信这十点,而是很灵活的运用!”

    他停顿了一下,众人也都不自觉随着他的呼吸而摈住了呼吸,只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

    苏景继续道:“便好比国家昏乱,则语之“尚贤“、“尚同“;国家贫,则语之“节用“、“节葬“;国家熹音湛湎,则语之“非乐“、“非命“;国家淫僻无礼,则语之“天志“、“明鬼“;国家务夺侵凌,则语之“兼爱“、“非攻“。”

    一口气说出了一大串话来,苏景微笑道:“墨先生,我说的可对?”

    这回莫说墨梦笙,甚至于连其他诸多皇子,还有王公大臣之子,那些年轻俊彦,也无不是目瞪口呆,苏景短短几句话,却将墨梦笙这一个多月来的辛勤讲述,给直接概括了一个遍,而且其精要之处,半点也未曾遗失……

    “你……你……”

    墨梦笙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十一弟说的很好呀……”

    之前曾经为苏景挡住秦亥的秦苏脸上露出了惊喜神色,赞叹道:“这段时间以来,墨先生所讲所述,高深莫测,我时常思之觉得困惑,便好像非命和明鬼,既要否定天命,又要相信鬼神,明显互相矛盾,原来否定的并非鬼神,而是自己作恶的心,相信有鬼神在旁观看,便会让人心生约束,不敢再过多作恶……十一弟果然厉害!”

    “没错,感觉竟然比墨先生说的更为精辟!”

    “开什么玩笑,墨家圣女对墨家学说的理解竟然还不如一个外人?”

    “是他说的太精辟了吧?感觉好像在墨先生的说辞上,推陈出新了!”

    “是呢……说的全对了。”

    墨梦笙竟似是最为震惊的那个,她惊道:“十一殿下……你竟然将我墨家理念理解的如此透彻?”

    这个……还真不是我,事实上,是前人的学说。

    不过前世里的东西,估计在现世里没人知道吧?

    苏景心下恍然,在自己那个时代,百家争鸣一直持续到了最后,这才逐渐消亡,所诞生的理念都已经经过了后人的补充和理解,趋向于完美的境地,而在这个时代里,秦政实力强大,直接以蛮力镇压诸子百家,导致诸多门派尽皆中途夭折,其学说也未曾经过归类,仅仅只是笼统的朦胧说法……

    自己所说的几句虽然简单,但却凝结了无数前人的智慧,其他人只觉得自己说的好有道理,似乎比墨家圣女说的更为精炼,但恐怕只有墨梦笙一个人才清楚,自己所说的,恐怕比他师尊所理解的,还要来的更为精辟!

    他看着左右那震惊的神色,心下顿时颇为后悔,感觉自己似乎出了不该出的风头了。

    自己应该韬光养晦才是!

    估计要不多久……

    这件事情就会传到外人的耳中,甚至于秦政的耳中吧?

    但事已发生,也无其他方法可想,好在自己展现的并非武学上的天赋,不然的话,恐怕必死无疑!

    姑且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当下,苏景拱了拱手,坐下了。

    墨梦笙脸上带着震惊神色,却也并没有多说些什么,而是迟疑了一阵……继续讲解自己的学说了。

    到得下课,她匆匆的留下一句下课,整个人直接急匆匆的离开了,看起来,倒好像是受到了打击似的。

    下方一阵哄笑声传来……

    显然都是在嘲笑,做为讲师,却被下面的学生在自己最熟悉的领域给打击了。

    秦穹也悄悄的凑到了苏景的耳边,低声道:“哥哥……这回你可把墨先生打击的不浅呐,待会儿记得去道歉去,呃……哥哥,你这是什么表情?”

    苏景:“………………………………”

    “没什么……”

    他捂着自己那突然灼烫起来的轮回表,灼烫的感觉时常有之,但这回……却格外的强烈,是因为……

    历练……来了吗?

    在这个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