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四十二章 居心不良啊这家伙
    笑了好一阵,韩无垢这才转为正经的神色,仔细的看着苏景的脸,眼底闪过一道怀念神色,轻叹道:“南儿,你越发的像你娘了,好像秦政那王八蛋的血脉就没在你身上显现出来,如果你穿上女装的话,一定跟倾心一模一样!”

    “韩叔叔!!!”

    苏景怒道:“有办法吗?没有的话就赶紧走吧,这里很危险的,如果是来找我开涮的话,那我可真的不奉陪了。”

    “哈哈哈哈……你这孩子,脾气还真是像极了你娘,看起来很文静,但一点就炸……记得当初我曾经为了追求她,在楚王宫前铺了一条玫瑰花海,可她却压根不喜欢,我本想让她多看几眼,她却直接把我给推进了花海里,然后还狠狠的踩了我几脚……说她不喜欢的东西,谁也别想强迫她喜欢……”

    看着苏景那脸色瞬间变的极其古怪的神态,他急忙摆了摆手,抱怨道:“唉,你这孩子真是的,一点都不孝顺,听长辈发发牢骚,畅想一下过往都不行吗?”

    苏景面无表情道:“我记得四岁那年,你曾经偷偷趁我……我娘不在,想让我喊你做爹爹占她便宜,然后被她给拿着皮鞭追着打了半个王宫!”

    “咳咳咳咳……”

    韩无垢脸色顿时尴尬了起来,叹道:“算了,说正事,说正事……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总是记在心里多不好。”

    说着,他低声嘟囔道:“真是,记性这么好做什么!”

    清了清嗓子,他正色说道:“你听说过襄桓吗?”

    苏景道:“楚国第一大剑师襄桓?!”

    脑海中蓦然浮现出了一道慈祥的面孔,轻声道:“他曾经抱过我……在我两岁的时候,还喜欢偷偷给我吃糖,那时候我牙不好,我……我娘不让吃,他就偷偷喂我。”

    “没错,所以说你的记忆真的是让我惊叹啊,两岁时候的事情还记得。”

    苏景没有说话,楚南自然是不记得的,但他融合了楚南所有的记忆,以一个成熟的灵魂来说,他甚至于能够清楚的记得自己从母亲体内生出来时候的压迫感,更遑论这些小记忆了。

    “襄桓……”

    提起他,苏景心头一阵惆怅,叹道:“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一开始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韩无垢叹道:“但这段时间以来,我时常入阿房宫中看望于你,有时,也趁机搜索一下这阿房宫中的隐秘之处……想要找到秦政的弱点,结果,还真让我找到了一张卷轴,你猜里面有什么东西?”

    苏景也来了兴趣,问道:“莫非是……襄桓留下的毕生武学典籍?!”

    襄桓此人,在楚南的记忆中,不过是个很慈祥的老人而已,但在他人眼中,他却是楚国不败的神话,一生活了两百余岁,纵横天下,不曾有过一次败绩。

    最强战绩曾以道器惊雷剑引动天上雷霆,一剑覆灭十万军!据说当初连秦政都曾接受过他的指点,实力之强,几乎堪称天下无敌!

    若真有他的武学秘籍,莫说自己这刚刚入门的武学小菜鸟了,恐怕连所向披靡的秦政都要忍不住动心。

    “事实上……他并没有留下什么武学典籍!”

    韩无垢严肃道:“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死!”

    “什么?!怎么可能……”

    苏景震惊道:“若他未死,当初秦政根本不可能毁灭楚国的,秦政再如何厉害,实力较之襄桓,恐怕也要逊色不少……他怎么可能……”

    “恐怕是因为襄桓先生对于楚国的灭亡并不知情吧?”

    韩无垢低声叹道:“据那卷轴中记载,当实力强至一定的境界之后,再想有所寸进,根本绝无可能……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去一个地方。”

    韩无垢正色道:“据我所知,襄桓先生那时的武艺,早已经天下无敌,但他确实也曾经说过,他已经多年未有寸进,因此,当时事实上他并不是死了,而是诈死,而后去了一个世上最神奇的地方,而很明显,那个地方是只能进,不能出的!所以这些年来,襄桓先生从未出来过,也不知外面白云苍狗,世事变幻,他的国也早已不在了。”

    “所以……”

    韩无垢轻轻叹道:“南儿,以前,我时常来看望于你,可到今日里,我已有多久未曾来过了?”

    听得韩无垢突然这么问,苏景皱眉,想了一阵,答道:“八个多月没来过了。”

    “是啊……事实上,这一年来,我一直在苦心追查那个地方,到最近,终于有眉目了。”

    韩无垢叹道:“南儿,你可知晓今日里我为何要来看你?”

    “为何?”

    “因为我怕我今日里不来,日后,怕是再没机会看到你了。”

    韩无垢眼神一阵迷蒙,看似是在看着苏景,却又似乎通过他的脸,看向另外一个人。

    他幽幽叹道:“我怕日后,便再也见不到你了。”

    声音迷蒙轻柔,倒好像……

    苏景顿时皱眉……

    他的相貌确实如韩无垢所说,偏于清秀,倒是有七分酷似其母楚倾心,韩无垢这般殷切的想要救他,估计这个原因反倒占了大多数吧?可以看人思人……

    只是这却让苏景心头一阵下意识不喜。

    虽然嘴上不愿意承认,但心底深处,融合了楚南灵魂,楚南的母亲自然便是他的母亲,自己的母亲被人惦记,任谁也高兴不起来,居心不良啊这家伙。

    但韩无垢为他付出许多,他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得问道:“你想干什么?!”

    韩无垢正色道:“这段时间以来,我游历大陆,在诸多门派之内都曾经见过那一处神秘地方的记载,襄桓所在之地,名唤无上天!是个极其神秘的地方,他的实力高强,在哪里都能自保,但如今以秦政的实力,都不够资格去那里,由此可以想见那里到底是个多么可怕的地方,我此去寻他,可谓九死一生……恐怕活着回来的机会很小!”

    苏景道:“既然危险的话,那就别去了,何必白白枉送了自己性命?”

    “没办法……秦政实力太强,想要打败他,恐怕非得襄桓先生出马不可!”

    韩无垢叹道:“我本想以我本身实力打败秦政,但可惜……现在看来,已经再没有机会了,我所能做的,就只是找到襄桓先生,只可惜他老人家纵然古道热肠,但那无上天内凶险万分,以我实力,未必能够活着出来,所以我才来找你,想再看你最后一面,孩子,你且耐心等我三月,三月之内,我若能归来,定然带着襄桓先生,若不能归来……你……你日后自求多福吧!”

    说完,他伸手摸了摸苏景的头,片刻间,已经不见了踪迹!

    “韩叔叔!你等等!!!”

    苏景急忙高声叫了起来,可此时……人迹廖廖,哪里还有韩无垢的下落?!

    他竟然已经去了。

    但连二十年前便已踏入先天的法家第一高手韩无垢都称那里极度危险……

    苏景脸上不自觉露出了几分关切之情,轻声道:“可千万别把性命白白的葬送在了那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