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四十一章 法家高手
    和秦穹在小溪边又聊了好一会儿。

    直到日头西沉,夜色降临……

    两人这才分开,各自回去了自己的住所。

    房间里……

    依旧冷清,但却早已经有热腾腾的饭菜摆放整齐,看来经过了之前自己痛殴秦亥的事件之后,这些下人们也都搞清楚了,自己这个落魄皇子纵然落魄,到底也是皇子,不敢再轻易招惹自己了。

    虽然对于身外之物并不在意,但这些家伙们学乖了也算是不错的连锁效应,毕竟阎王好斗,小鬼难缠,苏景也乐的少些麻烦。

    “起码不用担心饭里会吃出针来了吧?”

    苏景想了想这两天在这周围碰到的侍人们,似乎都是陌生的面孔……估计秦亥的人都已经被送走了。

    应该不是穹干的,她的话,估摸着只会用自己公主的威严来压迫那些侍人听话,压根就意识不到这些人其实是秦亥宫中的人,那么到底是……

    苏景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道佝偻的身影,那总是带着讨好笑容的赵喜,秦政身边的舍人赵喜。

    算了……换又或者不换,对自己又没有什么分别。

    粗粗的把送来的饭菜吃完……

    味道比之前好了许多,只可惜比起现代社会却仍然差了太多,无法满足苏景的味蕾。

    不好吃就不要计较了。

    吃完后碗随手一扔,苏景就着尸山上的流水洗了个透心凉的澡,以前还要烧水才能洗,可现在,自从修炼的明玉功之后,他对于冷热更为敏~感,但却已经再难有寒冷的感觉……

    姑且也可算是意外之喜吧?

    坐到床上,正准备盘膝修炼……

    耳边却突然响起了一道极其熟悉的笑声,“怎么?我的风流小殿下,这就打算休息了?”

    “谁?!”

    近在咫尺的声音,让苏景瞬间心头大骇,他猛然睁开了眼睛,左右张望,心道竟然有人潜藏在自己的房间里?自己竟然懵然不知。

    倘若那人再晚一会儿发声,估计自己这会儿已经开始修炼内功了……到时候,恐怕就真的都暴露了。

    而睁眼望去……

    却看到一名白衣中年男子正满脸笑容的坐在桌边,眼含笑意,五官俊美,虽然眉眼之间已经可见皱纹,显然不在年轻,但也可以想见,若年轻二十岁,他定然是风靡万千少女的类型!

    而此时,他脸上正带着揶揄的笑容,道:“小殿下,你最近生活可是越发的丰富了,我看到你的时候你在跟一名墨衣小姑娘聊天,后来又跟青莲公主聊天……一段时间不见,你的女人缘当真好了不少呀,果然也到了少年慕色的年纪了么?”

    “韩叔叔?!”

    苏景下意识的叫出了口来。

    这人他自然认得……

    自当初到如今,楚南被囚禁阿房宫近十二年,这十余年来,作为楚国唯一的皇室后裔,楚国忠良从未放弃过对他的营救,不时便会有高手潜入这阿房宫中,然后饮恨于血龙卫和秦政之手!

    而这白衣人,大概可算是进入阿房宫后,唯一一个幸存者了?

    已经灭亡的法家第一高手韩无垢!

    就身份而言,可算与如今的楚南同病相怜,都是秦政暴行下的牺牲品,再加上他当年曾经与秦政一起追求楚南之母楚倾心,两人还为此大战过几次,不过那时韩无垢乃是儒家门徒,浩然之气威力极强,而秦政剑道未成,那时候反倒是秦政几次败阵,但也许是对败者的怜悯,楚倾心却反而下嫁于秦政了。

    但纵然情场失意,韩无垢对楚南之母的一腔深情却从未散过……对小楚南一直极好,当初楚国未曾灭亡时,他便时常来看望他,后来楚国灭亡,韩国也未能幸免,他也就失去了消息。

    等到再出现时,却早已经弃了儒家浩然之气,改修法家之力了!

    但无论于公于私,他都有必须要救楚南的理由。

    他也确实这样做的,一开始还是想要行刺秦政,后来发现秦政实力远超于他,他便退而求其次,想要救楚南出去!

    这几年来,韩无垢共有三次前来营救楚南……却都被秦政挡住,不仅没能把楚南救出去,反而累的自身也几度重伤……

    但他也不气馁,失败了就躲起来养伤,养好了再来……

    后来发现实在没办法避开秦政,以自己的实力,根本救不了楚南,便闲暇时经常来陪他说说话……

    韩无垢实力高强,非秦政亲至不能奈何,而他若一心逃跑,秦政也奈何他不得,因此……秦政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听之任之了。

    而此时,韩无垢脸上带着莞尔的笑意,说道:“不过现在看来,你在这阿房宫内,过的可是越发的舒坦了……怎么样?现在这么舒服,还想逃出去吗?”

    苏景叹了口气,如果是楚南的话,恐怕早已经欣喜的扑上去了,但他体内到底是苏景占据了上风,因此对于这个韩无垢,他虽然心头很是感激,但脸上却没有什么过于惊喜的神色,叹道:“自然是无时无刻不想着出去……”

    “是啊,刚刚偷听你们说话,你听那个墨家的小姑娘描述外面的景物,眼神里的渴望是骗不过我的。”

    韩无垢叹息了一声,说道:“被囚困在这里十二年,到现在不见尽头,秦政那厮,是想把你活活老死在这阿房宫内,到那时,楚国便再无半点皇室血脉流传于后世,日后哪怕楚国复兴,百姓心中的那个楚国,也终究是灭亡了!”

    “但现在不同了!”

    他脸上突然露出了欣喜的神色,道:“南儿,你有希望逃出去了。”

    “希望?什么希望?”

    苏景不置可否,他现在内功太过稀薄,想要逃出去,至少也要经过几次历练,打通奇经八脉,达至神海境之后,才勉强算是有一丝希望吧?

    韩无垢叹道:“唉……纵然我同时身兼法家儒家之力,但到底不入那个境界,始终无法与秦政抗衡!真是可恶,之前的时候,明明我比他更厉害的,他到底是怎么突飞猛进,把我给撇下了这么远的?”

    “韩叔叔,您没听过好汉不提当年勇吗?而且现在也不是抱怨的时候吧?”

    苏景无奈的叹了口气,倒了杯白开水放在他的面前,说道:“如果您是炫耀您当年的丰功伟绩的话,我可以听您说个痛快,反正以您的实力,就算秦政亲自出手想要留下你,您逃跑的可能性也很大,这阿房宫虽然大,却也任你来去自由,但你刚刚不是说有办法让我逃出去吗?到底什么办法……不妨说来听听……”

    “哈哈哈哈……果然急了,这么长时间不见,还以为你真的成熟了不少呢,没想到一听到可以逃出去,还是这么急躁,这可不行啊。”

    韩无垢顿时笑的更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