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四十章 别误会 我们只是朋友而已
    宁静的小溪边上……

    一名相貌俊秀的年轻人和一黑衣娇俏佳人对面而坐,嘴里低声的商议着什么。

    明媚的阳光,潺潺的流水、清新的空气……以及那轻声细语的年轻男女,看起来,好一对神仙眷侣。

    尤其是两人轻声呢喃,已经聊了至少有一个多时辰的时间……若非热恋的情侣,如何能够热络的聊这么长时间?

    可若近听之下,却会发现两人说的,压根并非你侬我侬的情话……反而是……

    “是吗?想不到秦朝之外,竟然还有国力武力都丝毫不逊色于秦朝的国家……而且这样的国家还不止一个?”

    “没错,如果不曾去过的话,根本就没办法知道世上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地方。”

    回忆起自己曾经去过的地方,墨梦笙脸上流露出了一抹怀念神色,怀念的,或许不是地方,而是那段时间里,与自己最尊敬的师父一起旅行的日子。

    “说起来,我一直都很好奇……”

    “好奇什么?”

    墨梦笙醒过神来,看了苏景一眼。

    苏景上下打量了一眼那黑衣少女一眼,白净的脸庞,深邃的瞳孔,如果不是有着那样的缺点的话,简直就是个完美的小说模板中的圣女。

    他说道:“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不算太长,但我个人觉得,你并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为何……当初秦亥却会那样的辱骂于你?”

    “我……”

    墨梦笙闻言,怔了一怔,脸上露出了苦涩的表情,轻轻道:“死很容易,活着却很辛苦……我若想死,随时都可以,但我如今已经是墨家的最后一人,我的师父,师兄和师弟他们都已经杀身成仁,我若再死,我墨家传承数十代的武功学说,岂不尽数都毁于一旦了吗?那是我墨家无数先人的心血浇灌,我又怎么忍心……”

    苏景惊奇道:“这么说来,你是为了将墨家武学流传下来,所以才投靠秦政的?”

    “这并非我的意思,而是墨师的意思。”

    墨梦笙低声道:“我们各有各自的任务,墨师他们用他们的鲜血来证明墨家的不屈和英勇,而我则用苟且偷生来延续墨家的传承,墨师临死之前才醒悟过来,他说墨家的学说本就是要留给天下人的,之前拘泥于一家一户实在是不该,因此派我活着将墨家学说武学留在这修文馆内,姑且也算是延续了我墨家知识了吧?”

    “所以你是为了活着,才……”

    “所以无论多大的骂名,我都必须要承担住,因为我背负的,是整个墨家数十代的传承和心血,我必须坚持!”

    墨梦笙擦了擦自己有些湿润的眼角,强笑道:“对不住,我有些失态,让你看了笑话了。”

    “没什么,你才是不容易的那个啊。”

    苏景由衷道:“死很容易,只需要一瞬间就可以解脱,可活着却很难,承受了三年的苦痛,也许仅仅只是刚刚开始而已,梦笙,你很坚强……比我想象中坚强的多。”

    “谢谢……你……”

    墨梦笙看了苏景一眼,又犹豫了一阵,这才低声道:“殿下,我提个冒昧的请求,你能不能把你的肩膀借我靠一下?我其实也很累了……想……想休息一下……”

    “嗯,我明白。”

    “谢谢。”

    墨梦笙轻轻的往前坐了坐,把头靠在了苏景的肩膀上,慢慢的,把脸埋了进去,娇小的身躯抽噎了起来。

    她哽咽道:“这话我从未对任何人说过,我不怕任何人误解我,但唯独你……殿下,你是这世上唯一了解我的人,我们两个同病相怜,我不想你对我误会,不想你心底里看轻我。”

    “我明白,我都明白的,我已经是你在这世上唯一的朋友。”

    “嗯,朋友。”

    墨梦笙又哽咽了一阵,抬起了头,红肿的眼睛里,还有泪水残留……但她脸上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是啊,任何关系,都是从好朋友做起的嘛。”

    突然,一道轻快的女声插入了两人那和谐的氛围中……

    “小穹?!”

    苏景挑眉,看着慢慢走过来的秦穹。

    墨梦笙一惊,急忙起身,对着秦穹行了一礼,道:“见过公主殿下!”

    她似乎想要辩解些什么,但考虑到自己嘴笨舌拙,一旦让人看到自己结结巴巴的神态,到时候对墨家声誉,恐怕也是致命性的打击。

    当下,只得住口不言了,求救的目光却望向了苏景。

    苏景郑重道:“小穹,别瞎说,她只是我的朋友而已。”

    “是啊……只是朋友而已。”

    秦穹撇了撇嘴,说道:“有那种专门撇下自己正在传授的学生不教,跑去跟朋友私会的人吗?”

    “说私会就太难听了吧?”

    苏景心道小穹到底是倍受宠爱的公主,哪里知晓那种孤独许久的心灵,突然碰到可相依者后的悸动?

    也真是多亏了自己的灵魂两世加起来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霜,早已经无比成熟,不然的话,恐怕比墨梦笙的反应更为激进。

    “算了,你们两个的事情,我懒的管,就是刚好下学回来,想找哥哥你好好的聊聊天而已,没想到你竟然跟墨先生在这里待着……幸亏碰到了,不然的话,恐怕我又要跑了一个空。”

    秦穹笑道:“看来今天的话,我是不受欢迎的了?”

    “别瞎说。”

    苏景对墨梦笙笑道:“墨先生,今日天色已晚,就这样吧……日后若有闲暇,我们再叙。”

    “嗯,耽搁了殿下许多时间,抱歉。”

    墨梦笙起身,学着男子模样对着苏景行了一礼,然后对着秦穹行了一礼,慢慢的往稷下学宫的方向走去。

    秦穹望着她的背影,轻声道:“原来她的投诚,竟然还有这一层原因在里面,如果不是面对哥哥的话,恐怕她还不会说出来呢。我现在终于理解,为何父皇会对她另眼相看了,恐怕他们是有无言的默契在里面吧?她是唯一知晓墨家学说的人,父皇想要她的学说,她想要将自己的学说和武学流传下去,所以……才会……”

    “是啊,活着都不容易。”

    苏景感叹了一句,对秦穹郑重道:“还有,小穹,刚刚看到的事情,你可不许在外面胡乱风传,知道吗?”

    “知道啦我的傻哥哥,我能不知道吗?再说了,我也没有可以风传的人呐……”

    秦穹幽幽的叹息了一声,说道:“她很可怜,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找不到,哥哥你也是如此……可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你最起码有我吧?”

    苏景摸了摸秦穹的小脑袋,小姑娘如今已经不太抵触苏景的碰触了。

    之前楚南留下的裂缝,如今在苏景的悉心修复之下,兄妹两人,也终于慢慢的回到了之前的模样!

    “是呐,我还有哥哥呢。”

    秦穹开心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