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三十七章 看我过得惨你就放心了?
    苦恼归苦恼,每日里例行修文馆的上学还是需要的……现在苏景需要做的就是循规蹈矩,隐藏自己。

    不是没有考虑过逃跑的问题,但一来现在内功太浅,武功太弱,机会只有一次,如果失败,日后恐怕再没命来尝试第二次。

    二来的话……

    小心的躲开了脚下的一块突然出现的香蕉皮。

    很离奇的,明明刚刚看着还什么都没有,怎么等到自己走到的时候,突然就出现了呢?

    苏景目光左右望了望,然后看着树上一只目光灵动的猿猴对着自己咧嘴笑……

    并不会无端出现,但每次但凡有不好的事情,必定会沾上苏景的边。

    这种事情,基本上每天都要发生几次。

    得到明玉功的代价相当大,可怕的坏运气一直跟随,时不时的爆发一回,让苏景哪怕做好了准备仍然难免一阵狼狈不堪,因此,他确定,在得到足够多的气运值摆脱这所谓的坏运气之前,他就算本来能平安逃出阿房宫,恐怕也会在半路出现什么意外状况,然后直接被抓回去了!

    “必须得再历练一次,得到足够的气运值才行啊。”

    苏景慢慢的往自己的尸山别院里走着,面色严肃,心底里却在盘算着什么时候试炼会再度到来。

    没走几步……

    他停住了脚步。

    前面不远处,绿萍幽幽的草地上,依水而立的那一名墨衫少女,面色苍白,双目漆黑如点绛星辰……

    可不就是他这段时间的老师墨梦笙么?

    苏景惊奇的左右看了看,周围并无他人,这条路向来清冷,王公大臣之后走的是出宫的道路,公主皇子们走的是入宫的道路,唯独苏景,走的是去往尸山的道路。

    这么说来……她是在等我的?

    苏景脑海中莫名响起了月余之前,秦穹在自己耳边的那句戏语。

    她真跟小穹打听过我的踪迹?

    苏景不确定,毕竟这一个月来,她对自己的态度与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二致,甚至于因为自己无心上课的缘故,可能待遇还要差些,但……

    看着她望着自己的那一双纯净眼眸,苏景顿时肯定,她就是在等自己的。

    避而不见可不好。

    想着,苏景慢慢的走了过去,问道:“先生是来寻我的?”

    墨梦笙淡淡道:“今日下午弘武殿无课,所以才忙里偷闲,在这里等你!”

    还真是等我?

    苏景问道:“等我做什么?”

    墨梦笙道:“月前,十一殿下为我出头,不惜开罪二殿下,这才有之后受伤之祸,我心中愧疚,只是身份特殊,却不便多说些什么,今日里方才得以对殿下道谢,失礼之处,还望殿下海涵!”

    说着,学着男儿礼节,对着苏景一揖到底。

    苏景还了半礼,微笑道:“事实上,先生不怪我连累你就好,秦亥那家伙话里有话,从一开始就是针对我,你的话,只是被误中副车罢了。”

    “副车?!”

    墨梦笙困惑的歪头,道:“那是什么?”

    苏景这才想起在这个世界上,可没有象棋这东西,随口解释道:“只是……被牵连的而已,先生的话,是特地在这里等我感谢的吗?”

    “这个……”

    墨梦笙犹豫了一阵,道:“并不只是感谢,我还想认识殿下一下。”

    “认识?!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曾经跟青莲殿下聊过,殿下本名,似乎唤作楚南?!”

    苏景嘴角不自觉抽搐了一下,道:“没错,名副其实,有问题吗?”

    墨梦笙看着心情似乎一下子阴郁下来的苏景,不解他为何突然不高兴了,但还是问道:“听闻公主殿下说,殿下您乃是前朝皇子?所以在皇宫中受尽了排挤?!”

    “没错……”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

    墨梦笙轻轻的嘘了口气。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景挑眉道:“你这是到我这来找优越感来了?”

    “不……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墨梦笙苦笑道:“我并不是很会聊天,如有得罪,还请殿下海涵。只是殿下可能不知,我本为墨家圣女,地位之高,仅在我墨家钜子之下,可三年前,墨家却在秦朝赤龙卫铁蹄之下,尽数化为灰烬,三万弟子,十万门徒尽皆惨死……”

    苏景道:“我知道,只有你一个人活了下来,而且据说还是背弃了你的师门兄弟,投降才得以活命。”

    “确实如此!”

    墨梦笙苦笑道:“儒家与墨家号称诸子百家两大显学,弟子学说在诸子百家中,也可排在前列,我为墨家圣女,与儒家言夫子当年也颇有交情,当年言夫子于我,如兄如父一般,可如今,同在稷下学宫,他却对我视若不见,置若罔闻……我几次想要拜访于他,却都被其拒之门外。”

    苏景道:“然后呢?”

    墨梦笙道:“我在稷下学宫已有三年时光,这三年来,我将我墨家诸多学说精要,武学典籍,乃至于当年各种不传之秘,尽数留在了修文馆之内……世人轻我傍我,辱我蔑我,个中滋味,怎一句难熬可以形容,在给诸为殿下公子讲课之前,这三年的时光,我一共只说了十七句话……第一日被那秦亥那般诬蔑,我本想反击,但太久不曾说话,嘴笨舌拙,情急之下,竟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所以呢?”

    “所以……这种活在这个世界上,却被世界上所有的人排斥的滋味,我已经体验了整整三年,这三年来,生不如死,不外如是!”

    墨梦笙定定的看着苏景,那深邃的瞳孔深处,带上了一抹燃烧的火焰,“所以……当我被那秦亥痛骂之时,当我听青莲殿下说起,说在这阿房宫中,有一人过着与我一般无二的生活,而他比我更甚,更是过了整整十二年的时候……我就在想,那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这样绝望的生活,他是怎么平安无事的扛过十二年的?”

    “就那么扛过的呗。”

    苏景无所谓的说道,心道哪里是什么平安无事?楚南可是生生被折磨的心灵扭曲了,最后甚至于连唯一对他还有点情分的妹妹,他都想打她的主意……可见这种生活对心灵是多大的折磨。

    不过……

    苏景上下打量了墨梦笙一眼,无语道:“感情你还真不是在我身上来找优越感的,你是来找平衡感的,是不是?!看我过的比你惨,你就放心了,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