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三十六章 余波
    对于苏景的花边新闻,秦穹似乎很是兴致勃勃,说道:“说起来也是父皇的不是了,其他皇兄皇弟,十四岁就已经有贴身侍女侍奉,反正侍奉的意思,哥哥你应该也明白,可唯独哥哥你,今年都十七岁了……不过哥哥的桃花虽然来的晚了些,但却来的相当好啊,这个墨梦笙,不仅相貌不差,父皇也对她颇为刮目相看呢。”

    “哪有什么英雄救美,那秦亥本来就是针对我来的。”

    苏景无奈道:“小穹你别瞎说了。”

    “难道哥哥你不准备试试吗?那可是墨家的圣女哦……虽然墨家如今已经被灭门,但圣女,也可算是曾经跟我这公主平起平坐了吧?倒也配得上哥哥的身份!”

    “别瞎想了,你都说了堂堂圣女了,我一个亡国奴,怎么可能会得到人家的青睐呢?”

    “也许……同病相怜呢?”

    秦穹说道。

    苏景愣了一下,困惑的看了秦穹一眼。

    “啊……没什么……”

    秦穹脸上表情突然变的明媚了起来,笑道:“好了,不说这些了,反正等过两天你也要去修文馆的时候就知道了。”

    苏景道:“我其实更想多休息几日的。”

    在家里多好,修炼修炼内功,看着自己体内的功力逐渐的深厚……

    苏景可是琢磨着,至少先把炼气境第一脉给打通再说。

    毕竟自己的功力实在太弱……

    但凡正常人的话,在进入炼气境的时候,基本上第一脉都是通的,可自己如今虽然是炼气境,但奇经八脉却尽数未通……说起来也是怪异的很。或者说,弱的怪异的很。

    秦穹关切道:“不行的,哥哥,你每天里都在这里躺着,会憋坏的,明天的话,我来接你,我们一起去进学呀。”

    “好吧,随你了。”

    苏景叹了口气,心道如果再休息的话,恐怕秦政就要起疑了吧?

    还是老老实实的去上课去吧。

    第二天。

    秦穹果然一早便来寻苏景了。

    两人一起相携着进了稷下学宫。

    果然……

    数日未来,再到这里,风景依旧,但周围的人望向苏景的眼神却已经和之前截然不同。

    如果说以前是带着轻蔑和鄙夷的话,那么现在……

    则是震惊中带着淡淡的恐惧。

    托了秦政的福,因为秦亥与苏景争斗一事,本来不过寻常皇子之间的争执,结果最后却生生扯到了大将军王的身上,更累的堂堂军中二号人物几乎丧命……

    虽然秦政本意是为了树立自己的威望,但在他人眼中,却也难免会让人误会,也许秦政是因为苏景被打伤,所以愤怒发作,这才让大将军王王翦遭了秧了呢?

    反正经此一事,王翦在军中的威望大降,王美人在后宫中的地位大降……

    唯一的赢家,大概就是秦政了。

    而苏景,属于被连带着沾了点光。

    但事实上,这种光苏景还真是一点都不想沾。

    尤其是当进到了修文馆内,望着周围那些人那古怪中带着忌惮的眼神,苏景转头,继续欣赏窗外的荷花了。

    算了,反正清静了。

    没过多久……

    随着上课的钟声响起。

    一袭万年不变的墨黑色裙衫,面色苍白的少女走了进来,口中道:“各位殿下,昨日里,我为大家讲解了我墨家兼爱的精义所在,相必大家都已经有所了解了,对各位而言,也不须深入研究,只要稍作了解就好!所以,今日里,我给大家讲述非攻的精义。”

    秦穹兴冲冲的举起了手,笑道:“先生,可这几日里有人请假,未曾听过怎么办?要不要私下补课呢?”

    墨梦笙面色不变,说道:“十一殿下前几日既然未到,那么烦请公主殿下为其稍作讲解便可!三个月的时间有限,不能为单独某一人而浪费。”

    说完,轻巧的跳过了秦穹的问题,继续讲解起了墨家精义。

    秦穹沮丧的对苏景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自己上……

    苏景却无奈的叹了口气,不搭理她了。

    这小姑娘……这段时间里,从自己原谅了她之后,她似乎在自己身边的时候,有点开始闹腾了,是缓缓释放了自己本性的原因吗?

    闭上眼睛,保持姿势不动,苏景缓缓的开始修炼体内的明玉功,他如今功力虽然极其浅薄,但对于这门功法的了解,如今却还要更在邀月之上,因此,哪怕是坐着练功,也不用担心!

    或者说……现在的他,就是想走火入魔都没有资格!

    …………………………………………

    之后的时间里,时光如流水无痕!

    秦穹所说的墨梦笙还特地的找她打听了苏景的消息这话,已经被苏景给彻底当成了小姑娘在忽悠自己。

    足足一个多月的时间。

    墨梦笙只是每日里例行给所有的公主和皇子讲课……并没有给予苏景任何特殊的待遇,甚至于,可说招呼都不曾打过。

    虽然苏景对这个女人本身就没什么想法,但毕竟男人都有自恋心,加上之前秦穹的撺掇,反正她对他的忽视,其实反而让苏景颇为失落了一阵。

    只能说……男人的通病啊。

    苏景无奈的叹了口气。

    眨眼间,就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

    这一个多月里,托了秦政的福,再没有人敢找自己的麻烦,秦亥的话,已经不再入修文馆了,据说是秦政给的王翦的特殊优待,老人家身体不适,就让他的外孙陪在他的身边,顺带的,接受他的教导。

    功力大降这等前所未见之事,也被解释为根基不牢,突遭大变,身受重伤导致本来就不稳的真气直接弱了些许。

    似乎在这个位面,并无可吸纳功力之功法,甚至于这等功效根本就是前所未见,这才让苏景避过了一劫,苏景也心底里暗暗决定,日后定然不能暴露自己的功法可吸纳他人功法之事,实在太遭人红眼了。

    但这件事情在有心人的眼里,又认为这是故意赶走秦亥,好以此让苏景生活的更为安全。

    听说有些大臣们也相信了这个传言,更曾经在朝堂之上对秦政上谏。

    当下……

    那些王公大臣、三卿九公之后,以及公主皇子,对于苏景,是更为忌惮了,再不敢对苏景有半点的为难,倒是让苏景落得个清闲。

    但就算努力修炼了一个月,体内的功力比之之前深厚了不少,若相对而言,却仍然可谓弱的可以。

    甚至于连第一脉都不曾打通。

    眼见手腕上的轮回表时不时的灼烫一番……

    苏景心头也有了了悟,恐怕第二次轮回历练,就快要来了。

    而这次……

    不再是自己一人,而是真正的,团队作战!

    可特么的到现在我竟然连一脉都不曾打通,虽然移花接木已经入门,但只会这一招的话,恐怕也是捉襟见肘。

    苏景最近,也是颇为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