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三十五章 秦亥是个好人
    秦政淡淡道:“他的运气自然是很不好的,运气若好,也不会被困于樊笼之内,不得逃脱了!”

    “我说的运气不好,可不是这个运气不好!你能挥秦灭楚,更能领悟至高之道,显然运气绝对很好,楚南运气再好,面对你,也只能变的不好了!”

    黑衣人声音里带上了几分佩服,说道:“他的运气不好体现在周边倒霉的事情都会找上他,甚至于本来没事都能搞出来事情,他似乎也知道他的运气不好,所以故意跟着自己的坏运气走,提前做好防备,这样本来是他的坏运气,却反而落在了秦亥的身上!”

    “所以才有那一系列的巧合?!”

    秦政皱眉,纵然是他,也感觉很是不可思议。

    “不错!从这点来看,楚南的战斗天赋,还是挺不错的,知道利用身边可以利用的东西,不过他恐怕也是被逼急了吧,毕竟如果不反抗的话,依照秦亥那凶悍的性格,估计至少也是会被打的半死,如果这样的话,恐怕你会杀了那秦亥吧?你的计划,差点就被你的蠢儿子给破坏了!我没想到,你竟然还会留他一命。”

    “因为孤的计划并没有被破坏!所以……现在的话,以楚南的性命为第一要务!”

    秦政淡淡道:“刚刚,孤已经派赵喜警告过王美人了,如果她再敢有破坏孤计划的举动,再敢让亥儿接近楚南,那么孤也只好不念夫妻父子之情了!”

    当着所有人的面,黑衣人对秦政颇为恭敬,但私下里,他却全然没有半点对他的敬畏,反而讥讽道:“这话说的,夫妻之情,你又何时念过呢?”

    “念不念……反正楚南不能死!不能伤……不能有事!”

    秦政道:“安排你做的事情,怎么样了?”

    “基本上,应该差不多了吧?”

    黑衣人道:“做了那么长时间的戏,他应该已经不会再怀疑了。”

    “那就好,加快进度吧。”

    “明白!”

    黑衣人重新看向了楚南,叹道:“可怜的孩子,他身上最后一丝利用价值,就要被你榨干了,之后呢?打算怎么处置他?”

    “这是孤的事情,轮不到你来问。”

    秦政转身离去,身在高空,却如履平地!

    这却是实力达至先天之境时,方可做到的事情!

    而此时……

    苏景哪里知道自己正堕入了一处阴谋的漩涡中,他现在只是在为之前那一场战斗的收获而欣喜不已。

    不仅仅是以后再不会有秦亥这等不长眼的家伙来找自己的麻烦,这回自己把秦亥给打的毁了容,估计那些对自己颇为敌视的所谓兄弟姐妹们,一个个应该都不会再针对自己了吧?

    借他们两个胆子……

    到时候,苏景也就乐的清静了!

    而更让他惊喜的却是……

    体内才刚刚孕育而出的明玉真气,本来至少也要月余之功,这一丝真气才能真正发挥作用。

    但秦亥强行把他的真气送入自己的体内,这就好像苏景的功力明明还不到可吸纳他人功力的地步,但他却非要很执着的让苏景收下……如今在将这些真气尽数吸收后,苏景体内的功力增强了何止一倍。

    虽然仍然很微弱。

    但已经不再是如同之前那般微小,而是真正登堂入室,甚至于距离打通奇经八脉的第一脉阳跷脉,距离也不算太远了。

    若是让苏景自己修炼的话,恐怕至少也要三月之功,方可达到如此境界。

    “所以说……秦亥真是个好人啊。”

    在静静的休息了几日,确定了自己跟秦亥一战后,得到的全都是好处后……

    苏景发出了如是的感叹。

    “哥哥你又说胡话了,那家伙哪里是什么好人了。”

    秦穹白了苏景一眼,用小刀熟练的削出了一片苹果,然后递到了苏景的嘴里。

    “其实我觉得我已经没事了……”

    苏景表示可以自己来,但却被秦穹很坚决的拒绝了。

    “哥哥你有所不知,秦亥的实力虽然不强,但他王家的擎炎神火诀威力却真的很厉害,据说那灼热的真气甚至可熔金化玉,所以哥哥你不能大意的。”

    说着,秦穹脸上带上了不满的表情,抱怨道:“所以父皇也真是的,听说前两天,他派人送了一壶石乳玉液到秦亥的行宫,石乳玉液价值连城,若敷在脸上,更有美容养颜的功效,本来还想着以后再也看不到秦亥那张讨厌的脸了呢,这回,又要失望了。”

    “是吗?这算不算是打一棍子给一个甜枣?”

    “可他为什么不给哥哥你甜枣吃?”

    秦穹哼了一声,道:“不过这家伙日后恐怕也不敢这么嚣张了。”

    “怎么了吗?”

    “哦对了,哥哥你消息闭塞,很多东西都不知道的。”

    秦穹笑道:“秦亥的话,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也许是基础不牢,也许是重伤难愈,他本来进入炼气境有数年光景,已经通了三脉,可如今,已经打通的第三脉竟然又重新闭塞了!哼,也是他活该!”

    笑了一阵,秦穹又道:“还有,哥哥你不知道啊,前天的话,父皇不是要打死那王贲吗?”

    “对啊……杀鸡给猴看嘛,借这王贲来给自己立威,让所有人都不敢再对他的命令有半点违腻。”

    苏景撇了撇嘴,“不稀奇。”

    前世里电视经常看到这一幕的。

    “但他其实没死,大将军王王翦,主动跪到了乾元殿前,让血龙卫在他身上狠狠的打了二十杖,这才算是把王贲的性命给保了下来,不过就算如此,大将军王王翦本来就已经近乎百岁高龄,挨了这二十杖,据说性命都去了大半,如果不是父皇赐下一株万年血参当场给他塞了进去,恐怕这老东西早就魂归幽冥了!”

    秦穹冷笑起来,“王翦乃是父皇之下军中二号灵魂人物,如今却因为这件小事被狠狠的责罚了一顿,身体大损,日后怕是再也入不得军中了,五色龙军,日后再无人有胆量忤逆父皇了!”

    “是吗?”

    苏景不置可否,心头却一阵钦佩……这秦政果然厉害,借王贲之事发作,却生生把军中威望仅次于他的王翦给赶出了军中!

    但如果王翦对自己儿子性命视而不见的话,王家却要就此绝后!

    到那时,王家就更无威胁了!

    无论王翦如何选择,秦政都稳坐钓鱼台,稳输不赢。

    “厉害啊!”

    “是啊……父皇一惯很会借题发挥的。”

    秦穹显然也明白这些,跟着小小吐槽了一句,望着已经在床上躺了好几日的苏景,眼波流转,露出了玩味的神色,说道:“不过哥哥,你上回英雄救美,可是有了作用哦。”

    苏景奇道:“什么意思?什么英雄救美?”

    “就是那个墨梦笙啊……”

    秦穹嘿然笑道:“你这几日里没去修文馆,她还曾经特地找过我询问你的伤势如何呢。”

    苏景:“……………………………………………………”